405.第394章 拉皮美容

    第394章 拉皮美容

    刘长安回到学校,去寝室换了一本要看的书。

    即便是对于刘长安来说,书也是看不完的,更何况不管是一些传统的诗词歌赋,志怪奇趣杂文笔记,还是其他文明中诞生的精华作品,都有隔一段时间重新翻翻的意义。

    近现代的自然科学,人文社会方面的严肃作品,也受到刘长安的阅读喜爱,看的书越多,才越会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有趣。

    秦雅南打来了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来一趟辅导员办公室,刘长安没什么事,便说等会就去。

    路过教学楼旁边的水池,刘长安见到了一只水雉站在水上,想来脚底踩着水面下的什么,刘长安准备吓它一跳,便丢了一个小石子过去,水雉果然吓了一跳,连忙躲到水下面去,只露出短短的喙尖在水面上,让人想起了藏匿身形的细作。

    来到辅导员办公室,除了于艮,还有两个辅导员在,瞧着有人进来,都打量了一眼刘长安。

    刘长安怀疑只要秦雅南在办公室里,这些男同事没什么急事的话,都愿意在这里呆着,也是一种十分舒适养眼的打发时间的活动。

    秦雅南看上去也没什么事,似乎是专程在等刘长安,手提包放在办公桌上,电脑也关了,手里拿着一盒牛奶在喝。

    “刘长安同学,今天你在农林基地外的表现……你有什么要说明的吗?”秦雅南背对着三个男同事,语气端正严肃,脸上的神情却别样娇俏含笑,其实已经听带队老师和颜青橙讲过事情的经过了,现在看到冒充“催乳师”的刘长安,难免有些想笑。

    “算是助人为乐吧,也没有学习的价值,毕竟这需要专业的眼光,不适合其他学生模仿。”刘长安想了想说道。

    于艮转过头来,不由得看了一眼秦雅南,站在女性的立场上,秦雅南应该比较不能忍受吧?这个刘长安,还以为叫他过来是要表扬他不成?

    另外两个辅导员,毕竟不是自己带的学生,再次打量了一番刘长安,没有谁愿意遇到这样的学生,今天的事情算是被他歪打正着解决了,真要发生冲突,酿成了群体事件,影响就太恶劣了。

    “那我就不表扬你了。”秦雅南放下手里的牛奶。

    “好。”刘长安点了点头。

    于艮和其他两个辅导员几乎是同时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这是怎么一个状况?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还是时代在变化,自己已经跟不上了学生工作的需求了?

    尤其是于艮,平常也见过一些过于宠溺孩子的家长,但是至少在当着老师和学校的面,这些家长往往都还会做做严厉的样子……这是头一回见到完全不管不顾的偏袒,似乎连工作立场都不要了。

    “你帮老师搬一下这些东西。”秦雅南趁机指挥一下刘长安,其实这也是一种心理上的享受。

    刘长安把一袋大米,一壶茶油和一盒月饼提在了手里,跟在风姿摇曳的秦雅南身后。

    中秋节快到了,刘长安看了一眼秦雅南饱满的臀线,天上月,人间月,各有风情万种。

    就随便看一眼而已,客观的描述,刘长安随即移开了目光,默念了几首咏月的诗词。

    “怎么不说话?”秦雅南回头看了一眼刘长安,发现他好像在神游天外。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在路上遇见了一只鸟。”刘长安没有说自己在回味咏月诗歌。

    “爱情鸟?”

    “你这话接的有点太老气了,一点也不像经历过非主流时代的九零后。”刘长安知道秦雅南说的是林依轮94年的专辑主打歌《爱情鸟》,十分适合在那个年代用来辅助追求女孩子。

    那个年代也诞生了很多现在说起来只记得一首代表作的歌手,但是在那文娱缺乏的年代,往往是一首歌就足以功成名就了。

    “那是什么鸟?”

    “水雉。”

    “水蛭怎么成鸟了?

    “吕雉的雉。”

    “哦……为什么突然说鸟?”

    刘长安叹了一口气,“刚才在办公室里看到那几个辅导员偷偷摸摸看你的样子,我就想到了水雉。”

    “哪有?”秦雅南略微羞涩地否认,尽管她知道时不时地有眼神偷瞄自己已经是生活常态,但是直接一副我知道我了然于胸我习以为常了的样子多不好?安暖那种矫情做作的羞涩,谁不会啊?

    “雄性水雉一般体型比雌鸟要小,但是它要承担起筑巢,孵卵和养育雏鸟的全部责任,只有某些种类的水雉,偶尔会有雌鸟插手帮忙干一点活……有些水雉还是一雌多雄的,你想象一下,一只瘦弱的雄水雉,辛辛苦苦筑巢孵孩子带孩子,某天雌水雉回来了,还带回来另外两只雄水雉,真是扎心。”刘长安感叹着。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秦雅南说完,咬着嘴唇看着刘长安,他必须把话说清楚,她可没有一雌多雄,她现在明明算是他的专职保姆。

    “我的意思是,人类自认为和绝大多数动植物脱离了同一境界,其实人类社会中的种种现象,和脑容量豆子大的很多生物其实没什么区别。所以我在想,人类的所谓智慧属性,是不是没有人类自己想象的那么高大?都不过是以繁衍本能为主导的衍生诱发反应罢了,佛洛依德学派喜欢把任何人类行为分析都和性联系起来……”

    “你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时,表现的属性都是这样钢铁直男一般的操作吗?”秦雅南打断了刘长安的扯淡,有些忿忿不平地看着他,他和安暖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会讲什么水雉和佛洛依德的关联吗?

    “为什么要说我是钢铁直男,不能你不喜欢,你不感兴趣,你就说人家是钢铁直男,女孩子这种自我为中心的诉求,要不得啊要不得。”刘长安摇了摇头。

    “我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明明是以你为中心吧?”秦雅南忍不住反驳道,对刘长安当面提出抗议她还是能做到的,她又不是只会委委屈屈地背过身小声说话的小媳妇。

    “那现在是谁给谁在当搬运工?”刘长安举了举自己手里的大米茶油月饼。

    “那你送我回家算了。”这样的话,秦雅南就不和他计较把她比作水雉这样羞耻的比喻了。

    来到秦雅南停车的地方,刘长安把东西丢到后备箱里,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我记得以前你和我说过,什么延年益寿,拉皮美容都可以找你。”秦雅南发动车子,用强烈的推背感分散刘长安的注意力,仿佛只是不经意地回想起来似的说道。

    “重点是美容?”刘长安并没有被分散注意力,他已经有所预料了,自然抓住了重点。

    秦雅南没有说话,居然被他发现了,自己果然还是转移话题太突兀了,没有把“美容”两个字嵌入更自然的话题。

    “我猜是安暖拍了脚指甲的照片炫耀,被白茴看见了,白茴发给了竹君棠,竹君棠又发给了你……你们这些小姑娘啊……”上次秦雅南的钥匙事件是秦雅南告诉竹君棠,竹君棠告诉白茴,这次反过来了……总之想来想去,重点是竹君棠这个惹事精,她要不是热衷两边传播,能有这么多事?

    感觉心中生出一种强烈的欲望,竹君棠的裙子是不是想死了?

    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昏昏沉沉,感冒来袭,吃感康都没有用,牙龈又上火,眼睛红肿发痒,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