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393章 我爹的日记有你妈的模样

    第393章 我爹的日记有你妈的模样

    山有榛,隰有苓。

    云谁之思,西方美人。

    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邶风·间兮》——卑微的爱情只能遥望

    ……

    ……

    颜青橙十分惊讶地确认了刘长安就是刘建设教授的儿子,从她进入湘南大学以后,就有寻找过刘建设在湘南大学的痕迹,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刘教授已经从人间消失,而刘教授的儿子却和自己成为了同学。

    她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知道刘建设,而刘长安居然知道颜花叶……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刘建设来说,颜花叶也许并不是一个被遗忘的名字,甚至可能有一些重要,让他在某些地方铭刻或者提及过,否则刘长安怎么会知道刘建设当年一个普通学生的名字。

    颜青橙连连退后了几步,站在田埂上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刘长安,这种从上一辈延续下来的相遇仿佛命运的羁绊感,和她对刘长安的固有观感与相处心态,产生了一种无所适从的冲击感。

    刘长安蹲在田鼠洞前,抬头看着颜青橙,本班姿色仅次于竹君棠的少女,有着高挑的身材,大长腿尽管比不得安暖那般惊人,却也颇为吸引眼球了,脸颊儿没有太雪白细嫩的感觉,普通的肤质似乎仅仅只是遗传,缺少养尊处优的生活带来的娇柔,仔细看了看,和印象中的颜花叶并没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并非每一对母女容貌都像柳教授与安暖同学一般形如姐妹。

    印象中的颜花叶,是那种网络上找出来的老照片中的女孩子,干净清爽,天然雕琢的好看,稍稍化妆就可以放在那个年代的写真挂历上了。

    “你妈真是颜花叶啊。”刘长安感慨着,尽管他满世界都是故人之后,可是年代离的近一些的故人之后,当然更有时光沙漏的感觉,也更能生出几分照拂之意。

    “你爸真是刘建设?”颜青橙似乎是被刘长安带着重新反问了一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刘长安的容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让她觉得刘长安和照片上看到过的刘建设确实有点儿像……或者说是气质上的相似,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一个让人看着觉得眉眼温和,从面相看得出来品行端正的人。

    当然,这只是第一印象,颜青橙对刘长安“品行端正”持极其强烈的反对态度,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以后湘大我罩你,遇到学校领导老师学生欺负你,都可以找我……班上你罩我吧。”刘长安点了点头,又感叹了一句,“我真是太天真了,包里居然还带来了蛇皮袋,想要带点什么回去……我去找找有没有蛇洞。”

    “刘长安,开餐了,今天食堂用的都是农林基地的菜,平常在学校和城里吃不到的。”颜青橙对刘长安关于我罩你你罩我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她急忙喊住了转身就往墙边走去要抓蛇的刘长安,这人真是让她无话可说。

    正常情况下,大家应该撇弃了其他事情,露出惊喜和重新审视彼此感觉的笑容,聊一聊对方的父母,聊一聊自己所知道的他们当年的事情……这个人呢?转身就要去抓蛇。

    “那先吃饭。”平淡的人生中,不可能每一天都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么基本上每一天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吃饭了,既然没有抓到老鼠,蛇也不一定能抓到,那还是吃饭重要。

    “你怎么知道我妈的名字?”颜青橙跟在刘长安身后问道,想尽量多了解一点。

    “你妈长得好看,自然就记得了。”

    “啊……你见过我妈的照片?”颜青橙心中的某些猜测似乎得到了印证似的。

    “我爹的日记里写着……嗯……写着……”

    “写着什么,怎么写的?”

    “别催啊……我的回忆也像日记一样,翻到一页看看很简单,但是要想看到相邻的一页,就要再翻翻……写着:九月三日,星期五,跑步时遇到一个女孩子,姓颜,长得真好看啊,她额头前的刘海沾染了一些细碎的露珠,清清淡淡的。十月八日,又见到那个姓颜的女孩子了,才知道她的名字叫颜花叶,收作业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手,竟然流露出微微羞涩的笑容,煞是可爱。十月十五日,又遇见颜花叶了,和她一起跑步的应该是她男朋友吧?君子不夺人所好,祝福。”刘长安读了读刘建设的日记。

    颜青橙听着,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父母辈的大学校园,这样的感觉,才是校园恋爱简单美好的模样吧,只是这位刘教授,为什么见到自己母亲和别人一起跑步,就认为是她的男朋友呢?那个年代的校园中,经常有许多活动男男女女一起参加的啊……不过至少可以证明自己的某些猜测,这些文字说明了刘教授对母亲是有相当好感的,甚至打算追求,这才有了后面的君子不夺人所好,祝福。

    “还有呢?”颜青橙连忙接着问道。

    “我记得不多。”刘长安想了想说道,转头看着颜青橙,她表现的太感兴趣了一点。

    颜青橙正在看着刘长安的侧脸,迎上了刘长安的眼神,连忙有些生硬地转过头去。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父亲吗?”颜青橙看着前方问道。

    “这个没有什么好好奇的,有些人就像日月当空,低头不见,却不会忘记它的存在。”刘长安理所当然地说道,“刘建设是一个低调的人,但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不会忘记他。”

    刘长安这种底气十足的自信倒是一如既往,不过他不是用来形容自己,用来讲述别人,哪怕是他父亲,颜青橙倒是能够接受一些,不会觉得他狂妄自大。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餐厅,颜青橙没有再继续追问,她觉得刘教授的日记里,颜花叶绝不只有这么多点,刘长安也没有必要刻意记住和颜花叶相关的所有内容,他能够随口复述一些片段,已经足够说明刘长安的记忆力惊人了,终究是学霸级别的人,虎父无犬子。

    不知道自己要是问他借刘教授的日记看,刘长安会不会愿意……贸贸然的提这样的要求,好像不大合适,毕竟日记那么私人的东西,也许有一些不适合给外人看的记录,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影响。

    颜青橙思虑了片刻,也没有找到现在可以向刘长安说明她为什么对刘教授如此感兴趣的理由。

    为了自己那可怜的母亲,总要搞清楚母亲和刘教授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而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不是刘教授……眼前的刘长安,和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颜青橙看了一眼刘长安的背影,莫名紧张。

    “有空我们再聊聊。”正寻思间,刘长安突然回头对颜青橙说了一句。

    颜青橙连忙点头,生怕被他认为她没有兴趣,这样的机会必须得抓住才行。

    颜青橙一直跟在刘长安身后,看着他在餐厅选择了一个红薯,一个玉米,一份水煮鱼,还有一份杂粮饭,吃的可够多的。

    颜青橙只要了一份杂粮饭,一份鸡汁萝卜。

    看到刘长安坐下,颜青橙正想问能不能坐他对面,感觉到了有几道注视自己的目光,连忙坐到了隔壁过道旁的座位上了,她知道平常在女寝那边,女生们时不时会议论刘长安,颜青橙出于知情人的好心,往往会奉劝那些想太多或者太感兴趣的女生,不要太关注刘长安……接过她现在却一副要凑到刘长安身边的样子,可想而知女生们会在背后给她戴上多少诸如“绿茶婊”“心机婊”之类的称呼。

    竹君棠看了一眼颜青橙,也没有问,就直接坐在了刘长安旁边……一般情况下,普通同学甚至朋友,都只会坐在对面,竹君棠选择了在四人位置上直接坐在了刘长安身旁。

    也没有人多用异样的眼神看竹君棠,似乎这倒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谁都看得出来,竹君棠就爱和刘长安玩儿,偏偏就没有那种男女间极其暧昧,或者散发出暧昧气息的感觉。

    “你又不吃,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刘长安瞟了一眼竹君棠,她端着个空餐盘坐在那里。

    “你的红薯给我吧。”竹君棠捧着餐盘面向刘长安。

    “叫爷爷就给你。”

    “爷爷。”竹君棠乖巧。

    尽管声音不大,可是刘长安也没有料到在公共场合,周围都是同学的情况下,她也能喊的出来。

    于是刘长安把红薯给了她。

    竹君棠仔细看了看红薯,这是蒸的红薯,慢慢地剥着皮,然后把一整个红薯剥的干干净净,随手丢到了刘长安的碗里。

    尽管不能理解她为什么突然要帮他剥红薯,可是刘长安也没有试图去理解,拿着红薯啃了起来。

    “我刚才看见,颜青橙在那里和你讲了好久的话。”竹君棠压低声音,为了防止被旁边似乎在偷看自己的颜青橙听到,凑到刘长安耳边说道。

    刘长安用手背推开了竹君棠的脸,说话有口气这是刘长安不能忍受的,一般的口臭也就算了,她嘴里的气味居然是香甜香甜的,以为自己是水果吗?

    “关你屁事。”刘长安回道。

    “你居然说粗话!”竹君棠惊道,“你和你孙女讲粗话!粗鲁的爷爷!”

    “下流!”尽管刘长安是第一个这么骂竹君棠的,可竹君棠还是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自己也在家里学过,可是出于自己是仙女的原因,竹君棠是不会说的。

    “一边玩去,我要吃饭。”吃饭这么认真的事情,被骚扰的有点烦人。

    “你没有抓到老鼠吧?”竹君棠有些得意,他原来居然还想这么吓唬她。

    “我抓到了蛇。”刘长安指了指自己的包。

    竹君棠惊恐地站了起来,连忙跑的离刘长安远远的,也不敢去确认刘长安的包里有没有蛇了,要知道王母娘娘当年派七仙女来抓白素贞都被白素贞水淹七仙,自己只是一个没有法力的小仙女,普通的蛇就要敬而远之了。

    刘长安看着竹君棠逃跑的背影,笑了笑,相比较起来最开始认识时,竹君棠表现的比在显得机智勇敢一些,但是人都是这样的……刚开始认识时是一个印象,相处下来往往会惊叹,这是我当初认识的那货吗?

    他也很清楚,他能对付得了仙女,但是小仙女在别人面前,绝对是冷艳得高不可攀的类型。

    午餐之后,活动是继续参观农林基地的实验室,相比较起校区里的实验室,这里的设备明显差了许多,毕竟只是一个验证和检测基地。

    一天的活动很快就结束了,太阳当空照,小鸟喳喳叫,随随便便拉便便,大家兴奋地议论着今天的活动,纷纷表示增长了见识,并且下定了决心,在将来的社会主义建设中,要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有的同学说想当一名农业科研人员,在田野里高歌青春,有的同学说想从事农业机械化设备的研究,提高生产效率,减轻农民伯伯的负担,同学们兴高采烈,今天的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

    大巴车已经停在了下车的地方,带队老师正准备嘱咐各班班长清点人数上车,却看到七八个当地闲汉模样的男子聚集在一起,神色不善地看着往来的学生,其中一个身材精壮的光头男子旁边站着一个抱孩子的少妇。

    “是谁,是哪一个?”光头男子怒气冲冲地朝着旁边的少妇喊道。

    “没见着……”少妇的目光漏过刘长安,她原本只是随口说了下现在的大学生嘴花花的很,居然连年纪比他们大的小嫂子也随口调戏,名字她也是记着了的,听那“催乳师”的同学是喊他刘长安。

    哪里想到丈夫喝了点酒,今天不知道是气特别不顺还是咋的,非得要在这里把人堵住不可。

    对方这么多人,更何况又是大学生,真的闹起来,事情闹大了,绝对是自己丈夫这边吃亏。

    “刘长安,哪个是刘长安!”光头男子怒瞪着周围的人,喊了起来。

    尽管认识刘长安的人很多,但都不是蠢人,这时候有些同学不由得转头看了看,却又马上移开了目光。

    也有人看刘长安不爽,倒是想指证一下刘长安,但是刘长安可是打完同班同学打学生会干部的主,自己现在指证一下刘长安,以后还在不在学校里混了?

    “我是!”刘长安听到有人喊自己,连忙举手。

    “你疯了啊!”颜青橙吓了一跳,急忙想去把刘长安的手拉下来,不管自己和刘长安有没有别的关系,她可是班长。

    “等等……”带队老师站在了刘长安身后,一边伸手拦住刘长安,一边伸手挡在前方,“怎么个情况?”

    “你个宝崽就是刘长安啊!大学生了不起啊,调戏我堂客,你看怎么办吧?”光头男子走了过来,身后的闲汉也跟了过来,对周围的同学说道,“大家都是文明人,我只找他——刘长安,调戏我屋里堂客!不关你们事,你们该上车上车,该散的散!”

    “我没有调戏她。”刘长安摇了摇头。

    “你没有调戏她?你看到我堂客在奶崽,你跟她讲你是催乳师?你催什么?你催什么啊?”光头男子怒气冲冲地看着刘长安。

    颜青橙微微张嘴,都不好意思拉住刘长安了,这家伙真的是……无可救药,在学校里当花花公子也就算了,这社会人的媳妇也敢去调戏。

    “刘长安……你……是不是这样?”带队老师目瞪口呆地看着刘长安,这个学生他也是听说过的。

    “是啊。”刘长安点了点头。

    “你没话说了吧?我看就这样吧,你既然是催乳师,你就给你自己挤点奶出来,这事就算了。”光头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刘长安,“否则我找到你们学校去,看你怎么办!”

    “你老婆眼中带血丝,双目无神,耳垂红肿,脖子比正常人都粗上一些,胸前皮肤下血管青中带紫,紫中带黑,整个胸型异常,明显是乳腺发炎,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一定是有些时候奶中带血,有时候胀痛难忍,多以夜半剧痛难忍惊醒为多,用挤奶器也难以畅通。”刘长安看了看站在外围的少妇,解释了一番。

    “你怎么知道……”光头男子愣了一下,脸颊赤红,毕竟这本不是什么大庭广众之下聊的事情。

    “关键是这时候其中有硬块是很正常的,不过我原来见着上沿隐约有红肿硬块,情况就十分严重了,还是尽快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你这个丈夫平常太不称职了,你知不知道女人这时候一旦乳腺不通,恨不得割下来,就和你裆下时时刻刻被人踢的疼痛感相似吗?”刘长安挥了挥手,皱眉道,“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带你堂客去医院?宝里宝气。”

    “好……”光头男子被刘长安的气势吓的急忙回身,焦急地对那少妇说道,“他说的对不对啊?对不对?”

    “是痛的要死啊……你妈总说没事,忍忍就好,不让我去医院,说打消炎针,就不能奶孩子了,对孩子不好……”少妇眼泪汪汪的委屈。

    “要死个人咧!你听她的,她个文盲知道什么!”

    光头男子连忙招呼他的伴当们离开了,簇拥着那少妇上了旁边的一辆面包车。

    刘长安挥手告别。

    周围的老师和同学面面相觑,愣愣地看着刘长安,原本以为就算不打起来,刘长安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哪里知道是这么一个结局。

    竹君棠十分佩服,不愧是爷爷,连她招呼过来的面包人队伍中的两位精英都没有用上……其实不管怎么样,肯定都用不上的,竹君棠也知道。

    颜青橙长吁了一口气,她有点分不清刘长安原本就是真的看出了那少妇有身体问题,还是说他只是把人糊弄走了,但是这个人除了学习能力遗传了刘教授的本事,想必行事风格与品行还是差了他父亲许多……很难想象当年犹如校园偶像一般的刘教授,会连闲汉家的媳妇都要去调戏一下。

    “刘长安……你这个事,我会告诉你们辅导员。”带队老师的想法和颜青橙差不多,他一个大一新生能是什么催乳师?不过这番话听起来倒是有理由去,令人信服的样子,总之没有把事情闹大就好,不然他作为带队老师也麻烦。

    魏轩逸,孙书同,秦志强等人却是知道,告诉辅导员等于没有做任何处理,那个伏弟魔哪里能够处理刘长安。

    颜青橙作为女孩子,想的就有些不一样了……刘长安有这份心思,想必将来秦老师会受益良多,据说胸越大,哺乳期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越大,颜青橙难免有点想象将来秦老师的情况,刘长安一定是自己动手,不会像这个光头闲汉一样,真是丢人,让自己老婆跟着丢人不说,还受这么大罪。

    刘长安看到这群人居然还在稀稀疏疏,不紧不慢地没有从看热闹的状态中回神的样子,自己先上车了,今天有些失望,既没有抓到田鼠,也没有抓到蛇,还好事先没有向周咚咚夸下海口,否则的话她一定放学连米粉店都不去了,坐在梧桐树下等着吃好吃的了,到时候要面对那没有吃到好吃的怔怔的感觉孩生都失去所有幸福了的眼神,真让人头痛。

    颜青橙看着竹君棠去坐她自己的车子,才想到刚才竹君棠一直神色平静的模样,竹君棠似乎已经猜到了结局,看来她对刘长安的了解远远超过了一般人。

    颜青橙最后一个上车,原本以为刘长安身边肯定没有人,却看到了一个有点儿胆大玩的开的女生,有些紧张而期待地坐在了刘长安座位旁边,刘长安依然拿着书靠着窗,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恢复了那副云在青天水在瓶的淡泊高远模样,仿佛刚才在上车前和闲汉少妇们搅合的家伙根本不是他一样。

    怎么有这么多变难懂的人?

    今天眼睛红肿的更严重了,买了两块钱一支的红霉素软膏,我对这些便宜的药更有信心,现在2750票,到明天晚上8点,有3750票,夏花就万字更新,如果少一点,也会尽量多更,如果差距太大,夏花就少更一些趁机休息。

    双倍月票,这个要求并不高,今天更新的章节是6000字,希望有些同学别凭印象说是什么两千字三千字,毕竟如果上班你明明加班了,老板却说你没加班,那也不好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