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第279章 开学第一课(二合一)

    第279章 开学第一课(二合一)

    秦志强往寝室的方向走,刘长安却是往校外的方向走,尽管有些奇怪刘长安连竹君棠的聚餐都不去,但是魏轩逸和孙书同都不怎么在意,只是跟在竹君棠的背后。

    竹君棠中等个子,在南方女孩里甚至有点身材高挑的感觉,毕竟班上的女孩子里除了一个有一米七以外,其他的女孩子都没有竹君棠高了。

    她走起路来和一般女孩子也不一样,看上去特别从容而优雅,也没有因为习惯的坐姿站姿带来松松垮垮摆动身体和四肢的小动作,尤其是她今天穿的白色丝袜和坡跟鞋,那丝袜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然散发出犹如肌肤般细腻润泽的感觉,裙子后摆随着她的走动摇曳着,总让人觉得是风被她吸引,在她身边嬉戏,也总是让人想起那句“仙女的裙子下是宇宙”。

    人类对于宇宙的好奇心是亘古以来就未曾消退过的热情啊。

    大学确实是一个能够改变人生的地方,无论是魏轩逸和孙书同,都很清楚如果是在别的交际环境中,根本不可能认识竹君棠这样的豪门大小姐。

    更不用说刚认识就可以到对方的私人餐厅里吃饭了……谁家的餐厅都是私人的,但是竹君棠所指的应该有些不一样吧?

    难道是像顶级餐厅一样的设施,大厨,佣人,偌大的餐厅只为竹君棠一个人服务的那种?

    简直梦幻。

    魏轩逸和孙书同跟着竹君棠,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个让青涩少年心跳脸红,浑身散发着知性性感的成熟女子,露趾高跟鞋前段几个粉嫩如珍珠的脚趾头都像白巧克力一样诱人。

    “秦志强真是个沙雕!居然要回去打游戏。”魏轩逸压低声音对孙书同说道。

    “管他呢,这就是肥宅啊!那个刘长安不去,倒是有些意外,我感觉他和竹君棠的关系一般,他说不去就直接走了,竹君棠也不喊他。”孙书同十分擅于观察。

    魏轩逸很愿意认同孙书同的观察结论,竹君棠这样的女孩子,一定眼高于顶,但是自己长得高,又会打篮球,先建立一些好感也不是没有机会。

    “这两位是?”竹君棠在仲卿身边停住了脚步,仲卿有些疑惑地看着背后走过来的魏轩逸和孙书同。

    两个大男孩都露出了阳光而略微局促的笑容,毕竟这种轻熟性感风格的女子,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他们体内的荷尔蒙躁动的气韵。

    “我的同学,去聚餐。”竹君棠继续往前走。

    仲卿略微有些奇怪,不禁回头看了一眼魏轩逸和孙书同,同时露出职业素养必须的笑容,微微点头后,伸手示意他们前行。

    魏轩逸和孙书同对望了一眼,这个大概是竹君棠身边的人吧,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女总裁,女总监之类的,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而竹君棠根本没有介绍的意思。

    从前方一栋楼的观景电梯上去,魏轩逸和孙书同才看到一辆直升机停在楼顶。

    竹君棠吩咐了一声,仲卿走过去,让机组人员把吊绳放了下来。

    “呐,看到没有,那就是直升机的吊绳。”竹君棠指着一团卷在一起的吊绳说道。

    “看到了,这直升机好大啊。”魏轩逸有些兴奋地说道,直升机虽然不是什么稀罕难见的东西了,但是国内要坐一下直升机并不是十分方便,一般只有景区啊,或者一些飞行培训学校可以去体验,体验的价格昂贵不说,机型也都很普通,竹君棠的这辆直升机看上去就感觉十分豪华,大概相当于直升机里的劳斯莱斯那种级别。

    “这是进口的吧,国产的直升机做不到这种品级。”孙书同很有见识地点评了一下。

    “等会儿你们就抓着吊绳,我捎你们过去。”竹君棠随意地说道,“今天风也不大,很安全的,很快就到了。”

    魏轩逸和孙书同又对望了一眼,愣愣地站在那里,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就这样吧,我不习惯别人坐进来我的私人飞机。”竹君棠说完就准备登机了。

    “等等……竹君棠……你是说让我们抓着绳子吊着?”魏轩逸喊住了竹君棠,难以置信地指着吊绳。

    “不然呢?”竹君棠不耐烦地说道,大小姐的私密空间怎么能够随便让不认识的陌生人进来呢?这是大小姐的基本素养。

    “你开玩笑的吧?”孙书同讪笑着,感觉她不可能真的这样安排,“我们又不是成龙,也不是汤姆克鲁斯。这……这拍戏呢?”

    “谁跟你开玩笑?”刚刚才认识,怎么可能随便开玩笑,竹君棠想起开玩笑就有些生气,因为刘长安老是和她开玩笑,根本不正经理会她,刘长安和周咚咚说话都认真一些,竹君棠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刘长安啊,sing ging啊!”

    说完,竹君棠就登入了机舱,仲卿早已经见惯不怪了,大小姐在刘长安面前是一副样子,在其他人面前是另外一幅面孔才是理所当然吧。

    “二位是吊过去,还是打车?”仲卿温和地问道。

    “吊你……吊……”

    魏轩逸气的差点跳了起来,被孙书同一把拉住。

    仲卿也不在意对方没有脱口而出的脏话,自己登上了直升飞机。

    地勤把魏轩逸和孙书同拉开,直升飞机带起的强风刮的人脸疼,看着竹君棠离开,魏轩逸和孙书同站在原地,面面相觑之后气的面红耳赤,最重要的是男孩子的自尊心和羞耻心,被这个前后判若两人的大小姐给践踏的无法忍受。

    “她怎么可以这样?”

    “呵呵,这些人就是这样,其实还是看不起我们普通人。”

    “呸,难道她高人一等?”

    “早知道还不如和秦志强回寝室打游戏。”

    “她在班上装可爱,她这副真面目,必须得揭穿!”

    “你傻啊,那我们不也跟着丢脸?”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大学的第一天就被教育了一次,回到寝室,看到拿着手机美滋滋的秦志强,突然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幸福和满足的味道散发出来。

    “你们怎么回来了?”秦志强好奇地问道。

    魏轩逸和孙书同没有说话,各自回到了自己床上躺着,拿出了手机玩了起来。

    这时候刘长安刚刚走到橘洲大桥上。

    和平常一样,刘长安慢慢悠悠地在并不宽敞的人行道上总是会被共享单车,助力车啊,电动车之类的碰一碰,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在妨碍交通,走路也是一种交通方式啊。

    桥的建成年月久远,始建于1971年9月,但是在1972年10月就建成通车,用工主要是当地居民义务建设。

    这种速度和模式,在现代来说很难想象,现在想想感慨之余大概会有些难以言语的复杂情绪。

    这座桥现在依然是全国最大的双曲拱桥,旁边有一座10:1验证新技术的实验桥,这座实验桥至今依然没有拆掉。

    刘长安记得当时的实验要求是,超过设计承压力4倍,还没有问题才会动工。

    好桥啊,好桥啊,刘长安亲昵地摸了摸桥。

    秋风渐起啊,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刘长安想着赶在这一层秋的光景,晒几斤豆豉出来才好。

    刘长安要做的豆豉和常见的老干妈的豆豉不一样,没有油浸的工序,和那些一包一包的单单只是黑豆或者黄豆制成的豆豉也不一样,他做的豆豉加了干豆角和辣椒,大蒜,装在坛子里收着,用来炒肉是最合适的。

    只要把猪肉下锅煎一煎,再倒入豆豉翻炒,就是一份香气四溢无法抗拒的豆豉炒肉,抗美援朝时期,因为这种豆豉咸辣下饭,兼且营养丰富,曾经大批量配备给前线战士。

    那时候的战士当然没有那个条件制作豆豉炒肉了……可是豆豉炒肉却是豆豉各种用途做法里,最具有家常风味而美味的菜式了。

    刘长安先去买了黑豆子来。

    回到小区,遇见了周书玲接周咚咚回来,小区离学校不远,周书玲打算带周咚咚多熟悉几次,以后就让她自己一个人上学和放学。

    “这个学校真好,老师和校长都很客气,一直问我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周书玲很有些人生圆满的感觉,要知道现在让自己的孩子读一个好学校,那是多么费劲的一件事啊,许多人都是全家出动撬动了所有亲戚朋友的关系人脉了。

    “那你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吗?”刘长安随口问道。

    周书玲连忙摆手,她当然没有什么意见和要求了,她隐约觉得校长不可能闲的单独见每一个家长,多半是秦雅南打招呼的缘故,她的性子里有几分娇憨而天真,但是并不傻,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

    “我说我不想上小学,要回去读幼儿园,老师和校长都只会笑。”周咚咚的印象和周书玲就截然不同了。

    刘长安也哈哈大笑起来,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好笑的,可是看到周咚咚遭受重大打击,孩生没有希望的样子,刘长安就要用笑声安慰她。

    周咚咚嘴巴微微张开,生气地看着刘长安,看,都是这样的笑,有什么好笑的?小朋友难道不是应该一直在幼儿园里玩吗?

    “我的手表不给你玩。”周咚咚小声说道,自己一个人先往小区里走了,本来想向长安哥哥炫耀她的儿童手表,然后和他一起玩的,但是现在改变了注意。

    “你准备做豆豉啊?”周书玲和刘长安也跟着回去了,这边人买黑豆子一般就是用来做豆豉了。

    “是啊,豆豉炒肉,豆豉炒饭,都是制作简单又好吃。”

    “对了,我给她买了个儿童手表方便一些,但是手表设定的时候要求至少输入两个紧急联系人号码,我想在郡沙靠得住又不怕麻烦别人的,也只有你了,就把你的号码输到她的手表里了……平时也没事,就是输一下,输一下……”

    “你输了就输了吧,现在偷看我脸色干什么?”

    “我这不怕你不愿意嘛……”

    “那你说不怕麻烦我?”

    “我就……”

    “别啰嗦了。”

    “哦……”周书玲发现刘长安也挺能凶人的,明明她是觉得礼数要周到,这难道有错吗?

    回到家里,刘长安把豆子丢了一些在梧桐树下,都说种子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说不定就可以收获一片豆苗呢?

    剩下的豆子洗干净,先用水泡着,得泡的松软一些才能用来蒸煮。

    刘长安坐在泡豆子的水盆边上,一边拿着一本书看起来,一边捏着水盆里的豆子吃了起来。

    看了一会书,嘴里吃到的豆子也越发松软了,感觉差不多了,刘长安放下书本,翻了翻豆子,开始在一旁把烧火的大灶搭起来。

    在楼上看到刘长安准备烧火的周咚咚急急忙忙跑下来了,毕竟她是刘长安册封的烧火积极份子。

    “我火都还没点着!”刘长安打了一下周咚咚的手,她一跑下来就在楼梯下捡了根木棍丢进了大灶里。

    “反正要点着的啊!”周咚咚当然有自己的道理。

    “你的作业做完了没有?”刘长安试图驱赶周咚咚。

    “今天的作业是看电视。”周咚咚高兴地蹦了蹦。

    “哦,看什么《开学第一课》。”

    “我不想看电视,我要烧火。”

    “你烧吧,别又把眉毛烧了。”

    “我才没那么笨呢。”

    刘长安把锅子架起来,点起了火,就把烧火的任务交给了周咚咚。

    “长安哥哥,你煮这么多豆子,是因为姐姐也要吃吗?”

    “哪个姐姐?”刘长安正在想晚上吃什么,周咚咚叫谁都是叫姐姐,刘长安屡次教育她要叫阿姨,一直都学不会,愚蠢的小孩就是难教育……也不全是,她叫过秦雅南阿姨。

    “鸡蛋姐姐啊。”

    “鸡蛋姐姐是谁?”刘长安不认识这号人物,能够叫鸡蛋的人,想必一定相当的了不起,这份勇气就了不起。

    “就是鸡蛋姐姐。”

    “你怎么认识的?”刘长安换了个问法。

    “有一天早上,我高高兴兴的下来玩,看到鸡蛋姐姐坐在树上,我就和她说话,后来我们成为了好朋友。”周咚咚指着树说道。

    这又是谁啊?刘长安和周咚咚一起抬头看着树,尽管这时候树上并没有什么鸡蛋姐姐。

    这一章是和昨天晚上发的那一章一起的,还了一个三合一了。原计划凌晨两点半完成,没有想到拖到了四点半,累死了,睡觉去了,睡前求个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