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第230章 大魔术师(2合1)

    第230章 大魔术师(2合1)

    无论是安暖还是白茴,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梦幻级别的少女,刘长安也觉得赏心悦目,现代的女人只要身体健康,正常发育,稍稍管理身材,打扮打扮,都不难看。

    以现代人的审美来看,女性的美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整体提升的,从身体健康和精神气质这方面来衡量,排除掉扭曲的癖好,从17世纪到20世纪初期之间,女性的美呈现一种陡坡下降的状态,无论是身体健康素质还是精神气质面貌。

    这是一个整体的趋势,挑出个例说叶巳瑾和苏眉这种女子并没有反证的意义。

    当然,这个时期的男性也是如此,那种奴性,自私,冷漠和麻木的精气神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毕竟被压着喊了三百年“奴才”,差不多就是把民族的精气神给泼了一层厚厚的猪屎牛粪,臭不可闻。

    好在总有几根脊梁骨没有被打断,重新站了起来,只是有些东西依然荼毒至今想,洗刷难尽。

    刘长安收敛了自己发散的思维,目光回到了安暖身上,说实在的,自己所见过的所有母猴子加起来,都没有安暖一块手指甲漂亮。

    女性是自然进化中最赏心悦目的成果,现在回想下远古时期的女性,差距真的太大了。

    或者也只是审美的变化吧,人类还住在树上或者山洞里的时候,应该也有公认的类似于“安暖”,“秦雅南”这种级别的“绝世美女”。

    安暖和白茴发出躲避的惊叫声,原来是海盗船和小朋友在对射,难免殃及鱼池。

    这是一个游乐园的活动,海盗船上扮演海盗的工作人员拿着水枪,游客区的树荫或者休息区也有很多水枪,游客可以拿起水枪和“海盗”战斗,玩这个的基本都是小孩。

    “BIU!”

    白茴又是一声惊叫,原来在升降机区域叫喊最大声的小年轻笑嘻嘻的,继续拿着水枪朝着白茴喷射,旁边安暖的外衫也被打湿了一些。

    “美女们,来玩湿身PLAY啊!”小年轻不依不饶追着射了起来。

    刘长安走了过去,抓住了小年轻的水枪。

    “干什么?”小年轻一米七多一点,面对刘长安还是有些发悚。

    刘长安面无表情,随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你怎么打人?”

    小年轻感觉很没面子,火大的跳开,一般招呼刚才在旁边给他加油打气的几个伙伴。

    “算了!”白茴和安暖跑了过来拉住刘长安,这种想要让女孩子湿身的恶作剧很常见,关键是两个人穿的衣服都不是那种容易湿了就显露出春光的料子。

    “那就算了吧。”刘长安很好说话。

    “算了?”

    “你说算了就算了?”

    “打人不打脸不知道?”

    “今儿个没玩!”

    “乡里别,土包子,打完人想跑?”

    刘长安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随手抓起那个又蹦到自己面前的小年轻倒插进了旁边的白色大水桶里。

    水枪当然是需要补充水的,所以放置了玩具水枪的区域,都有几个水桶装满了水。

    “我嬲……我……哇哇……救……”

    第二个冲过来的被刘长安丢进了另外一个水桶里。

    过来一个刘长安丢一个,跟着那小年轻的四个人,一共五人都被刘长安丢进了水桶里。

    五个人挣扎着从水桶里爬了出来,周围一阵哄堂大笑,有些搞不清楚的游客还以为他们在玩水呢!

    海盗船过来了,“海盗”们看到湿身的游客,以为他们玩的正嗨,自然要配合点燃游客们的“嗨”情绪,连忙加大火力,火力全开,水枪喷的跟救火似的。

    趁这机会,安暖连忙拉着刘长安跑了。

    白茴躲到一个餐饮车里招呼安暖和刘长安,顺便点了油炸大香肠和臭豆腐,还有两杯西瓜汁和一杯橙汁。

    橙汁?没有想到刘长安今天才点了一杯橙汁,白茴就已经记住了刘长安的喜好,安暖不由得提起了警惕。

    “我们躲在这里吃东西,等会再出去。他们追过来,肯定也想不到我们在这里。”白茴看了看窗外,又把窗帘拉了起来。

    “所以说还是和男孩子一起出来玩才安全些。要是只有我们,肯定被他们弄的全身都湿了。”安暖厌恶而庆幸地说道,顺势搂住了刘长安的手臂。

    “有些人就是打着玩笑啊,游戏啊,之类的名义,趁机做猥琐的事情,如果你去生气,较真,他还会挺无辜的说,你看啊,大家都在玩呢,这些水枪不然放在这里干嘛的啊,这么玩不起啊,那别来水枪区域啊……”白茴愤愤不平地说道,对安暖的说法也十分赞同,这时候她才惊觉,以前自己可能真没有注意什么和男孩子一起出来更安全一些的问题,毕竟有两个跟班,好像现在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是一个人,或者和苗莹莹在一起,今天出来玩还好遇到了刘长安。

    病态的社会,病态的人性,扭曲的欲望。

    “可是我们干嘛要跑?”刘长安遗憾地说道,“我和他们玩湿身PLAY正开心呢。”

    “就你开心吧,他们好像要发狂。”白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门票可贵着呢,等会儿真打起来,刘长安肯定打得赢,但是事情闹大了,我们玩不成了怎么办。”安暖可不想自己和刘长安的约会就这么泡汤了,尽管一直带着个灯泡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倒是,等下我们去蹦极吧,难得今天没有穿裙子。”白茴跃跃欲试地说道。

    “我穿着开衫,扎起来,上衣也不会倒挂了。不过你这T恤……你跳下去的时候,估计会走光,说不定纹胸都爆开,我上次看一个蹦极的视频就是这样。”安暖想了想,有些替白茴担心地说道,一边留意着男朋友是否有眼睛一亮的表现。

    没有。

    “可以你先跳啊,你上来以后,开衫借我啊,扎在胸口就包的紧紧的了。”白茴想了想,灵机一动,没有办法,大胸胸的女孩子平常总是会遇到很多类似的问题,在这方面解决问题的思维很快捷。

    “还是男孩子好,根本没有我们这么多顾虑和麻烦,想玩水就玩水,想蹦极就蹦极,好羡慕。”安暖羡慕地说道。

    “我羡慕你可以遇见我。”刘长安微笑。

    “你应该羡慕你自己可以遇见我。”安暖哼哼。

    “吃东西。”白茴不提狗粮的事情了,面无表情地招呼送上来的小食和饮料。

    白茴和安暖吃大香肠,刘长安吃臭豆腐。

    大香肠是开了花的,所以一般不容易引起联想,不过安暖还是咬了一口后,偷偷地嘿嘿笑了一声。

    仲卿发来消息问白茴的位置,白茴发了位置过去,拉开窗帘拍了几张附近的照片发给仲卿。

    仲卿已经进来了,很快就找了过来,点了一杯可乐,长喘了一口气,“其实没有刘长安说的那么夸张,水上乐园的水质看上去还挺清澈的,不过仪器实测就难说了。我感觉作为度假村,在郡沙这种城市,一个项目丰富的水上乐园对于度假村的引流很有帮助。很幸运的是,堪称火炉的郡沙,夏天高温时长,竟然没有一个匹配的超大型水乐项目,正好是我们的切入点。”

    “成本问题,夏天太热,冬天太冷,这样一个项目投入极大,但是红火的日子不过是短短三个月多一点而已,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赚够一年的钱,门票就得极高,而郡沙的消费能力和一线城市差距还是不小的。”刘长安随口分析了一下。

    “我们会把一部分项目布置在一个超大的玻璃房子里,秋冬时机转变为冰雪王国,其中有包括冰雕赏,滑雪场等等。”仲卿早已经拿到了项目表,这些不算什么商业机密。

    “什么时候建成啊,好想去玩!”安暖积极的捧场的样子。

    “至少得三五年工期吧。”白茴不是很乐观地说道。

    “三年差不多了,进度快可能是三年内,前期工程已经展开了,真正建设和设备调试完成,是2019年就可以开业了。”仲卿笑了笑,“到时候给你们赠送超级VIP体验。”

    “谢谢表姐!”白茴又开始期待了,毕竟超大型游乐园的VIP体验门票之类的还是很实用的,例如国内唯一的那个迪士尼,最贵的VIP门票就要三千块一个人了,毕竟对于有钱人来说,热门项目排队两三个小时真是太浪费时间了。

    “对了,仲秘书,你们那位美女大小姐呢,她自己不来亲自体验下这些项目吗?”安暖有些好奇地问道,竹君棠那种女孩子,见过两次以后,就记忆犹新了。

    “她是仙女……”仲卿忍不住看了一眼刘长安,“除非她知道刘长安在这里,她才肯下凡。”

    听到这样的回答,安暖有些不开心,但是转念就露出了笑容,“她这么记挂我男朋友?”

    “准确的说……”

    刘长安踩了仲卿一脚。

    “准确的说,她是想看刘长安变魔术,因为刘长安是魔术大师。”仲卿只好换个说法,她本来想说,准确来讲是三太太对刘长安更感兴趣,想要刘长安做竹君棠的未婚夫。

    这也算是提醒安暖,要看紧点刘长安,仲卿真的不是故意挑衅,她只是很清楚三太太做事不择手段,她有点同情安暖而已。

    “你还是魔术大师?”白茴和安暖一起惊奇地看着刘长安,前同桌和前前同桌都不了解这个,尤其是其中一个同桌还变成了女朋友。

    “一般的魔术都是障眼法。另外一种魔术,就是观众的智力很低的时候,你可以随便表演,她都会当成精彩绝伦的魔术。”刘长安举了个例子,“例如你在一两岁的小孩子面前抓住一颗糖,迅速握紧迅速丢掉,又在他面前张开手,他就会以为你把糖变没了,而无法发现你那明显的丢糖的动作。”

    “竹君棠有这么傻?”安暖十分愿意相信的吃惊。

    “她没这么傻吧?”白茴略微怀疑但是也愿意相信地吃惊。

    “我跟她说我认识秦始皇,从此以后她就一直在寻找我长生不老的证据,直到我表姐告诉了她:我,秦始皇,打钱,这个梗以后,她才开始动摇。”刘长安摇了摇头,“明明我真的认识秦始皇,可是只有傻子才会相信,傻子变聪明了以后,就不相信了。”

    三个女孩子都笑了起来,毕竟竹君棠这种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家伙,被这样编排还是挺大快人心的。

    尤其是仲卿笑的花枝乱颤,安暖瞄了一眼那跌宕起伏之后,就相信母系基因对生理影响更大的观点了。

    很多人对于编排自己老板和领导的话题都很感兴趣,但是也分人分心态,要是刚开始认识刘长安,刘长安这么戏谑竹君棠,仲卿肯定会生气,现在却会笑的开心,就像女人其实也可以很污,很会讲荤段子,但是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

    吃完东西,继续游玩,那几个小年轻大概太狼狈,离开了世界之窗,路上也没有再碰见他们,安暖和白茴去玩了蹦极,刘长安嫌弃太矮,没有去蹦,当他说自己喜欢从宝隆中心蹦下来的时候,管理员给他点了个赞表示佩服。

    仲卿没有玩,因为她穿了裙子,而且觉得自己年纪大又穿着职业装,要矜持一点,但是到了玩鬼屋的时候,她却是尖叫的最凶的,甚至把白茴给挤开了,抢了刘长安的手臂抱着,安暖缩在刘长安的怀里,像小老鼠一样眼睛滴溜溜的转,看着那些突然伸出头来,或者半个身子在地上爬的妖魔鬼怪。

    离开鬼屋,几个女孩子都不好意思了,仲卿一边整理头发和衣服,一边给刘长安和安暖道歉,白茴看在自己占了很多表姐便宜的份上,也没法计较耳膜都被仲卿给震聋了。

    安暖也不计较别人占刘长安便宜了,大家都是女孩子,惊声尖叫的时候脑子里都不想事情的,能够理解。

    玩到下午,大家结束了愉快的一天,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刘长安在回家的路上买了菜,刚回小区,就遇到了周书玲,她身后跟着因为报名失败就认为不要读小学了正在高高兴兴的周咚咚。

    感谢书友太监就寄刀片后援会的打赏,新增一位盟主,明天有爆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