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2章 那你呢?那你呢?

    第222章 那你呢?那你呢?

    王安石曾经在《游褒禅山记》中写,“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入之愈难,而其见愈奇……”只是王安石入洞后却因为没火了,不得不退出来,面对幽闭而神奇莫测的洞穴非常遗憾,十分后悔。

    这也怪不得王安石,一般人面对那种地下溶洞,稍稍不慎就是付出生命的代价,哪怕现在也是如此。

    刘长安就在双河洞里呆过不知道多少年岁,因为迷路了,被地下河冲来冲去,等他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外界过了多少年。

    自此以后刘长安就没有怎么去探秘过地下溶洞,因为人类文明的萌芽诞生了,这几千年来的文明发展,让他觉得有趣多了……地下溶洞其实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未知而显得神秘而已。

    离开双河洞以后,他发现这片土地上的人类和他进去的时候截然不同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千年,伴随着人类文明的成长,一直感觉到很多新鲜的,有趣的文明成果。

    就像许展成用来做手活的《唐风·椒聊》,人类文明瑰宝级别的《诗经》中的一篇,就让人感觉极好,尤其是身旁恰恰好坐了一个多多少少有这么一篇诗中描绘感觉一点的女子,那就更有映照的趣味了。

    这就是文明啊。

    这就是文明的传承啊。

    人类远古以来根植于基因之中的感动啊。

    “我不是这样的女人。”秦雅南羞涩之余必须辩解,“这篇《唐风》描写的女子,是那种一看至少生了三五个,身材高大壮硕,适合成为母系氏族生育核心的那种样子。”

    “我没说你像这样的女人,我只是背了一篇而已,你自己要对号入座。”刘长安摇了摇头。

    “你认识的那人也太下流了,《诗经》都能拿来……”秦雅南都不好意思说了,小表弟年纪小,年龄差距让当表姐的会格外矜持,要是和竹君棠一起聊的话,当然就是另外一番场景,大概会抱在一起哈哈大笑,带着优越感的嘲讽此人。

    “这是他自己一个人做的事情,他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也就是觉得有趣而已,这种事情既不会伤害别人,也无碍品行,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刘长安不赞同秦雅南的姿态,嗤笑一声,“倒是你这矜持,扭捏,而不知道为何而非得表露出来的羞涩,莫名其妙的很。”

    秦雅南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了,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个小表弟的好感还是有些来的太片面了,这个人在认真做事和说事情的时候,会很可靠值得信赖的样子,但是其他时候真想学到他那嘲讽人的本事,再喷他一脸唾沫星子。

    “那你呢?”秦雅南盯着前方的路面,脱口而出的这个问题让她确确实实有一点羞涩的感觉,但是一旦显露出来,岂不是又成为了他说的“不知道为何而非得表露出来的羞涩”,大概就是装纯的意思吧。

    很多女孩子喜欢装纯,但是最讨厌被人说她“装纯”。

    “精满自溢。”刘长安大大方方地说道。

    果然是物以类聚,大概这也是他所说的既然不会伤害别人,也无碍品行,所以能大大方方地说的事情吧。

    秦雅南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汽车尾灯和更远处的路灯,她相信此时车内尴尬的气氛已经染红了她的面颊。

    “那你呢?”刘长安反问道。

    秦雅南一个急刹车,拍着方向盘,转头怒视着刘长安,看着他那大大方方的表情,秦雅南却咬住嘴唇,眼眸凝羞,脸颊红扑扑的。

    “我不感兴趣,你不用回答。”刘长安摆了摆手。

    谁管你感不感兴趣啊!本来就没有可能说的啊!秦雅南默不作声地发动了车子,今天晚上刘长安已经是个死人了,等会儿给他做的宵夜里不倒上十斤敌敌畏,怎么对得起他?

    秦雅南把车子开回了麓山顶酒店的停车场,走出来的时候遇见了马未名。

    刘长安点了点头表示赞赏,此人真是百折不挠的好青年,尽管以后也许还会再揍他一顿,但是这并不妨碍刘长安此时此刻笑容温和。

    秦雅南首先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刘长安,因为上次有人暴打了马未名,马未名似乎至今没有查找到真凶,而秦雅南无凭无据,直觉却认为刘长安的嫌疑要多大就有多大。

    “听天气预报,今晚麓山顶有大风,小心些,早点关好门窗休息。”马未名站在离秦雅南两臂之外,毫无侵略性的姿态,似乎仅仅是对朋友的随口嘱托。

    “谢谢。”秦雅南微笑点头,一贯的矜持而礼节性的客气。

    马未名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和刘长安笑着点了点头就下山了。

    “一般来说,按照我最近看的几本小说里男主角的套路,他们在遇见心仪的美女之后,要么巧舌如簧逗她开心,要么发生口角一副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样子,要么就会发生某些意外的事件进展,可是这人怎么打个招呼就走?如果是小说剧情发展的话,都不好水文堆字了。”刘长安遗憾地说道。

    “他不是男主角,我也不是他的女主角。”秦雅南没好气地说道,扯了扯刘长安的衣袖,让他跟上电梯。

    “那就很遗憾了,如果没有这么多剧情铺垫,那他就没机会虏获芳心了。”刘长安继续表示遗憾。

    “此人心性在同龄人中属于拔尖了,是个能做事的人,但是……女人也许会觉得男人需要野心,可是把野心藏起来变成一副温柔而深情款款的样子却有些恶心了。”秦雅南和竹君棠一样,家庭环境决定了她们不可能对男人表现出来的东西太关注,去感动,去在意,想想他们这幅姿态背后的用心,就很无趣。

    “他应该去追竹君棠。”刘长安想了想,一个仙女,难道不是最喜欢这么虔诚的追求者吗?

    “怎么可能?三太太最近放出话来,她相中了你做女婿,她话都说出来了,马未名还去追竹君棠,那也太不识相了,竹家可是马未名的大金主,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三太太。”秦雅南幸灾乐祸起来。

    “玩这种风雨欲来的造势,没用。”刘长安根本不在意。

    秦雅南走进客厅,倒了一杯水端过来,递给了刘长安,自己也倒了一杯,仔细地看着刘长安,“你对安暖是一心一意吧?”

    “我会看美女,会欣赏像你一样身材极致的女子,会觉得竹君棠愚蠢的内心有美丽的皮囊包裹着,甚至就连网络上的种种情色也不排斥,但是要说喜欢一个人,想要一个人陪伴着我作为刘长安的这一生,我选择安暖。”刘长安很确定地说道,他又不是跑进玉米地里的猴子,摘一根丢一根。

    正如他和白茴聊过的,向安暖表白的,恰恰好,刚刚好,就是安暖,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关系,他喜欢的就是特别的。

    “那我就放心了,今天晚上你在客厅里守电脑看监控,我到房间里去睡觉。”秦雅南强忍住没有嘲讽,小小年纪谈什么一生,你和安暖能够坚持过大一都说不准,秦雅南可是已经知道了,今年湘大新生美女如云,诱惑无边。

    男人哪有不花心的?现在的小男孩能和曾祖父秦蓬这样的人比吗?

    “为什么要守电脑看监控,你录下来的视频呢?”刘长安奇怪地问道。

    “我都是自己看完就删掉了,我哪敢保存下来。”秦雅南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就肯定你今天晚上会梦游?”

    “最近每天都会梦游,没有例外的,你放心吧……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吓着。”秦雅南疲惫而难以忍受地揉着头。

    “行,那你去做宵夜吧,辣一点,我最近口味重,不过姜要切碎一点,这东西很善于伪装成别的食材,放肉里像肉,放蔬菜里像蔬菜。”刘长安也没有意见,自顾自地靠在了沙发上,顺手拿起一本书就看了起来。

    秦雅南白了一眼刘大爷,走进了厨房。

    明天爆发一下,为周咚咚小朋友拉票,最近起点搞了个活动,给角色比心或者送礼物,都可以提高角色的比赛排名,排名靠前有一些奖励吧,看着还可以,超过100粉丝值就有角色勋章头衔之类的东西,不过要周咚咚获得一定名次才行。

    最近想要打赏本书的同学,可以在书页选择角色送礼,每天比心也可以助力的!

    帮我们愚蠢的小孩打CALL,咣咣撞墙。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