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第174章 中毒

    第174章 中毒

    狗狗被吃了,周咚咚拿着大象去上学了。

    刘长安依然和周书玲去卖粉,今天刘长安炒了整整两只大公鸡,毕竟生意是越来越好了,离刘长安攒钱租门面开店的小目标又近了一步。

    “昨天半夜,周咚咚大概是饿了,起床就去冰箱找吃的,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她站在冰箱门口把你做的那只苹果狗给吃了,吃完她自己又回去睡觉了,早上起来根本就不记得是自己吃掉的,还哭了好久,说狗狗跑掉了……”周书玲不好意思地对刘长安解释,“我只好给她重新做了个那东西。”

    请别人帮了忙,最后却把人家做的东西给弄没了,总是要有点惭愧的,当然周书玲也是在为自己的动手能力表示不好意思,自己做的那个“大象”肯定被周咚咚拿去给刘长安看了。

    “不是梦游吧?”刘长安想起了竹君棠说秦雅南梦游的情况。

    “那倒不是,她就是饿了去找吃的而已,迷迷糊糊就忘记狗狗是用来干什么得了。”

    “她怎么这么能吃?”

    “我也不知道。”

    “难道你也特别能吃?”

    “我……我哪有?我最近……我最近也就稍微多做了几次夜宵而已。你看我又不胖。”周书玲急忙转了一圈证明自己不能吃,因为能吃往往意味着圆滚滚的。

    刘长安点了点头,“能吃不胖也厉害。”

    周书玲无奈,正准备说什么,却看到这几天都来吃粉的那个戴眼镜的美女,又领着另外一个女孩子来吃粉了,连忙推了推刘长安。

    “吃粉吗?”刘长安对仲卿和竹君棠说道。

    “来这里不吃粉,难道是来看你的吗?”竹君棠先看了看周书玲,然后对刘长安说道。

    “要不要加鸡蛋?”刘长安笑容可掬,做生意当然要笑脸待客,他才不管竹君棠的语气和表情。

    “加。”仲卿说道。

    竹君棠慢慢点头。

    仲卿从手里提着的食盒里拿出一套碗,对刘长安说道:“麻烦你用这个碗装米粉,这个碟子装鸡蛋。”

    让顾客满意是做生意的根本,小小的要求当然要配合,刘长安没有意见。

    又来了几个人搬了一张桌子放在了最平整的地方,放了两张椅子,打开了一把大大的C字型遮阳伞,竹君棠才走过去坐下。

    周书玲在一旁看得目瞪口袋,忍不住问刘长安,“这是干什么?”

    “有钱人的臭毛病。”刘长安无所谓地说道,“这是前两天来吃粉的那位太太的女儿。”

    “我以为那位太太和我差不多大。”周书玲吃了一惊,“没有想到她女儿都这么大了。”

    “所以你要老老实实和我合伙做生意,多赚钱才能好好保养,否则周咚咚像这位仙女这么大的时候,你就又老又丑了。”刘长安趁机说道。

    刘长安说话太难听了,却也很有道理,周书玲暗暗下定决心。

    刘长安泡好了粉,送了过去。

    “你怎么能用手指肚压住碗的边沿?”竹君棠挑毛病地竖起了眉毛,“看看你的手指肚有没有沾着汤水?”

    “爱吃吃,不吃走。”刘长安换了一副面孔,反正仲卿已经付了钱,他又没有打算把竹君棠发展成长期客户。

    “做生意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竹君棠今天可是来照顾刘长安生意的,是他的顾客,竹君棠从来没有在这种路边摊上吃过东西,纡尊降贵,自己坐在这里,就是给他招揽生意的活招牌,别人看到美丽的仙女都来吃他的粉,一定会让他生意兴隆,他居然这种态度!

    “你不是听见了吗?当然有。”刘长安不理会竹君棠了,对仲卿说道:“今天给你这碗多加了一点葱花,前几天看你好像特别喜欢吃葱花的样子。”

    “谢谢。”仲卿有些受宠若惊地说道,然后又感觉到有些郁闷,自己居然因为刘长安多给了她一小撮葱花而有这种感觉,果然自己是势力而现实的女人吗?大概是瞧着三太太和三小姐都很在意刘长安的样子,自己也没办法一直把刘长安当成臭流氓了。

    “你为什么给她多加葱花?”竹君棠不可思议地问道,一边狐疑地打量着刘长安和仲卿。

    “她来我这里吃了好几天早餐了,每次都是她付钱,这是真正的主顾,而且是优质客户,每天都吃的干干净净,从不废话,也没有你那么多事。”刘长安很欣赏这样的顾客。

    “谢谢。”仲卿被刘长安这么夸,感觉有些羞涩。

    “我……我也要多加葱花!”竹君棠感觉刘长安说的居然很有道理,但是很不服气,只好要求葱花。

    刘长安去给竹君棠加了一勺子葱花,竹君棠看着面无表情的刘长安,一点强迫他给自己公平待遇的成就感都没有。

    刘长安回去泡粉,不出意外的是,今天生意确实比第一天的时候强多了,周书玲的早点基本上只是顺便卖卖,两个人忙着泡粉卖粉,周书玲本来就是个能干的,几天下来和刘长安的配合也利索了很多,眼看着除了原来的老顾客,还总有不少看上去收入不错的人也经常来吃粉,这让周书玲对进军宝隆中心更加有信心了。

    “你对那位小姐,态度好像不是很好,以后我们还要在宝隆中心卖粉啊。”周书玲和刘长安闲聊,决心已经下了,当然要考虑现实的问题。

    “也是哦。”刘长安点了点头。

    看他明显没有当回事,周书玲也不好多说,她也不是那种一味现实一味低头的人,否则怎能到现在还一个人单着?尽管是带着孩子的女人不好再婚,但是她要愿意将就和勉强自己,总不至于真的没人要。

    竹君棠犹豫了半天,一直在看着仲卿吃粉,她终于自己开始下筷子了,刚尝了一口,顿时辣的眼泪双流,喊道:“仲卿!”

    仲卿急忙到车里取了水过来递给了竹君棠,摊子上售卖的两块钱一瓶的矿泉水,竹君棠是不会去喝的。

    “怎么这么辣?”竹君棠又要顾及形象,又辣的不行,小口小口频繁地把一瓶水都喝完了,眼睛湿湿润润地问道。

    “是有点辣,我忘记提醒你了。”仲卿可是在郡沙长大的,就算这几年在台岛没怎么吃辣,但是现在吃这种口味,就像身体里的基因重新得到了欢愉的激活一样,吃辣也要闲庭信步。

    “这是毒药,吃了会死。”竹君棠心有余悸地说道。

    周围其他吃粉的人都笑了起来,当然没有人会认为这粉有毒,这个美丽的女孩子,脸颊粉粉润润的,在斜斜的阳光下,裙子边沿仿佛弥漫着金光似的,匀称而修长的双腿即便在她哭喊的时候也紧紧并拢在一起,淑女的仪态让市井街头的爷们感觉到了大小姐的魅力,这才是毒药一样的诱惑,让人心头喟叹。

    高原地区的太阳真是毒辣,昨天拒绝了涂防晒霜出去浪,回来跟煮熟了的虾一样,浑身刺痛,折腾了一晚上,今天稍微好些了,晚上还有更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