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九州风雷剑客(P)

    第172章 九州风雷剑客(P)

    晨间的空气里仿佛盈满了一粒粒极细的清新的珠子,深深的呼吸,总让人有不一样的感觉。

    刘长安从窗户里看着安暖,柔软的身段靠着墙边,白皙的脖颈慵懒地下垂,侧着头,长发披散摇摇摆动,和平日里在学校里总是梳妆整理过的少女模样不一样,这时候的她显得更加绵绵如棉。

    刘长安放下手里的柳枝,推门而入,安暖退后了两步,手里捏着自己准备换的衣服,脸颊微红,“干嘛啊?”

    “我想知道被吸血鬼咬一口是什么感觉,你快变吸血鬼给我看看。”刘长安打量着安暖,其实男人对长腿的美少女也很难抗拒,安暖短短的睡裤下,修长的双腿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哼,给你看看我的虎牙,你就知道厉害了。”安暖咬住自己的下嘴唇,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眉头紧锁,像威风凛凛的小老虎。

    “一点也不厉害,反而会让敌人的战斗力增强,获胜欲望增强,力量速度反应增强,爆发力增强。”刘长安挥舞着双拳擂着胸口,“我都快要变身成为金刚了!”

    “讨厌!快出去,我要换衣服了。”安暖噗嗤笑出声来,和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笑点都会变低。

    “要我帮忙吗?我看很多书里都有女孩子的文胸背扣扣住肉啊,拉链拉不上啊,卡住肉了啊,十分危险而疼痛难忍,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留下来好了。”刘长安十分乐于助人。

    “哼,你家白茴这种肉乎乎的女孩子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安暖当然不能直接说别的女孩子胖了,那会显得自己刻薄,肉乎乎这个词多好啊,很多男孩子就喜欢肉乎乎的。

    “唉,那你小心点,一旦有危险,马上叫我,我能够撞穿墙来帮你。”

    刘长安说完就准备走,安暖却又喊住了他,“对了,昨天晚上好像就讲到那位九州风雷剑客出海,然后我就睡着了,后来呢?”

    “九州风雷剑客此次出海,已经不同于以往找根木头挖个洞就当船了,他准备了一个船队,其中一艘堪称艨艟巨舰,携带着从十岁到十八岁不等的数十名歌舞姬与侍女……”

    “十岁!”安暖不可思议地说道。

    “又不是十岁就把她怎么的了,先养着啊。”

    “那也年纪太小了。”安暖愤愤不平地说道,“这是变态。”

    “古时候女子一般十五岁嫁人,主要集中在十四到十八之间,宋代嘛……尽管有人批评女子结婚年龄越来越小,却也是事实,十二三岁嫁人的多了去了。九州风雷剑客只是收养了诸多身世可怜的女子而已,不变态的不变态的……”

    “他应该叫九州风雷大色狼,还数十名!他这是要全球布种去了吗?”

    刘长安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古时娱乐匮乏,男女之事便越发显得动人,否则怎么有那么多诗词是写妓女,或者送给妓女的?”

    “那这个九州风雷剑客,有没有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她长得怎么样?这几十个女孩子,安定下来,他总得找一个当正宫吧,不然这么多女孩子争风吃醋,没有个老大怎么行?”安暖很客观而现实地为九州风雷剑客着想,虽然她很希望九州风雷劈下来,把这剑客给劈了。

    “也许很好看吧。”

    “那这些女孩子后来怎么样了?”

    “都死了啊。”

    “啊?”

    “除了长生不老的九州风雷剑客,其他人肯定都会死啊,于是就都死了啊。”

    居然是个这样团灭的结局,安暖郁闷地想着,宫斗剧里还能活下来几个人呢,其实人与人斗,总有胜负,人与时间斗,却有败无胜。

    “难道这个九州风雷剑客的故事,最后都是其他人死了,就剩下他一个,然后他又跑到别的地方去,认识一些新的人,如此循环?”安暖倒是有些同情这位剑客了,想必这人要么心伤累累,要么犹如枯木,古井不波吧。

    “是啊,是不是很浪漫?”

    “浪漫你个大头鬼,出去吧,我真要换衣服了。”

    刘长安便出去了。

    水缸里的鲫鱼土腥味去的差不多了,没有开膛破肚,而是简单在鳃下割一刀掏出脏腑,冲洗掉鱼血就把鲫鱼串在了柳枝上。

    早上吃到了烤鲫鱼的便是昨天晚上留下来的同学,除了补觉的白茴,等大家吃完早餐,玩了一会准备散去的时候,白茴才重新起床。

    苗莹莹已经慎重警告了高德威,她没有自杀的意思,高德威很相信她地表示相信。

    安暖今天的球赛在下午,刘长安和她一起去的,打完比赛才分开,尽管柳月望原来答应过安暖和刘长安在一起时不打电话催她回家,但是昨天毕竟发生了一些不一样的情况。

    “我昨天问了我的一个朋友,他说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个暑假,更何况男孩子如果真的想做那些事情,一定殚精竭力,想法设法,处心积虑,会抓住一切时机。”柳月望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他说,关键还是女孩子要自己做好防护措施就好了。”

    说着,柳月望从兜里掏出一盒安全套来。

    尽管是在家里,柳月望依然东张西望看了看,赶紧塞到了安暖的口袋里,然后嫌弃地拍了拍手,仿佛终于栽赃嫁祸成功了似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她路过好多个成人用品店,都没有鼓起勇气进去,毕竟说不定会有熟人看到,就算是陌生人看到,也会觉得羞耻。

    好不容易才想到网购,让快递送到了提货柜里,自己再去偷偷拿了,还特意用了一个备机的号码和假名。

    “我不用!”安暖面颊赤红,尽管母女关系远比一般的家庭中的母女关系更多了一些朋友的感觉,但是当妈妈的开始为她做这种准备的时候,安暖还算感觉格外羞耻。

    “已经……已经那个了啊?”柳月望大吃一惊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没有!说了我和他连接吻都没有过。”安暖赶紧把那个盒子塞回柳月望包里。

    柳月望好像接到烫手山芋一样,又掏出来丢给安暖。

    两个人丢来丢去,最后丢到了垃圾桶里了,终于省心了。

    柳月望心中琢磨,别看现在接吻都没有,但是谈恋爱难道是解题吗,还得一步步来。

    就算是解题,还有“略去此步骤”的做法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