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老师傅

    第99章 老师傅

    刘长安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在安暖靠着他肩膀等人的时候,在他看到赵晨晨和马依琳的时候,他都没有提醒安暖。

    好在赵晨晨和马依琳没有大惊小怪的笑话安暖,在她们看来安暖和刘长安早就是一对了,高中已经毕业了,男女朋友在一起又没有搂搂抱抱过份亲密,只是靠着肩膀,这不是稀疏平常的事情吗?

    安暖一个人脸红,偏着头摇晃她长长的马尾。

    反倒是那些高一高二的,亲眼目睹之后才十分震惊,原来传闻是真的,附中人气最高的网红美少女,真的归属了不声不响俘虏了人家的刘长安。

    有人认为是刘长安救人大出风头,才让安暖真正心有所属的,这种猜测同时还伴随着那应该是白茴做刘长安女朋友的说法。

    隔了年级和班级,八卦流传起来终究还是越发的不靠谱了。

    上午依然是练球,第三节课有两个排球队的队员刚好是体育课,便一起练了一节课,刘长安也没有区别对待,敝帚自珍。

    安暖也习惯了他做事时的认真,没有去计算他和谁谁多说了几句话,还有语气助词之类的东西了,但是感觉到他对自己说话时也不见得语气特别点,哼哼了好几声提醒他。

    下午分开时,刘长安把包打开,把衣服交给了安暖。

    “啊?”安暖看着塑料袋,上边写着“金苹果服装市场”,这是郡沙十几二十年前很出名的服装市场,卖着各种“HK,GD,TW”产地作为卖点的“名牌服装”。

    “你给我买的啊?”安暖语气平静,心中暗呼,这个家伙终于知道送女孩子礼物了!安暖咬着嘴唇,提醒自己千万别露出喜滋滋的表情来,人家随便在批发市场买一件衣服,你就高兴的找不着北了,有点出息!

    “我做的。”

    “啊!嗯?”安暖重新打量着刘长安,确定他没有和自己开玩笑,“我还刚想说,你去批发市场买衣服肯定会被宰,为什么不到网上买,还可以比价……”

    “我怎么会被宰?我能站在那里和店主讲一天价,让他把饮水机里的水都喝干。”刘长安对此十分自信。

    “只怕店主不会喝水,倒是会把水倒你头上……衣服真是你做的啊?”安暖把袋子打开,看了看衣服料子和针脚,这时候真的吃了一惊。

    “老师傅了。”刘长安点了点头,“论手艺,郡沙最出名的裁缝翁四枚,也要甘拜下风。”

    至于这句话,安暖自然是忽略的。

    “拿回家再试。”刘长安阻止了安暖拿出来。

    女孩子从来不缺少看衣服的眼光,这件衣服只是看了看布料和针脚,安暖就知道做工堪称顶级,安暖难以置信这是刘长安的手艺,但是她也知道,平常刘长安再怎么喜欢开玩笑,可既然是送给她的礼物,他说是自己亲手做的,就绝无可能去买一件衣服来冒充,没这个必要,他也没这么做作。

    自己对刘长安好像真的了解的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从那个惊艳了整个附中的表姐出现开始。

    这种感觉让安暖有些不适应,抬起头来看着刘长安,还是那熟悉的脸,熟悉的神情,这才露出女孩子矜持而微微羞涩的笑容,轻轻点头。

    女孩子真的很开心的时候,往往会矜持起来,拼命的想要压抑住那种前所未有的喜悦。

    “可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啊?”这是一件旗袍,要想旗袍穿在身上不会显得松松垮垮,又不至于太绷紧,尺码就尤其重要了。

    “偷偷量了一些数据,再加上目测,手感。”

    “偷偷量也就算了……手感?”安暖脸颊涨红,要不是气氛正好,心正喜悦,现在刘长安一定会领悟到什么是真正的“意外”。

    “我抱过你,手掌从后背往腰移动的时候,基本就能够确定腰部弧线了,爬墙的时候你总是笨手笨脚,我拖着你的屁股,能够感受到臀线的大概幅度和数据,还有你老是跳到我身上来……”

    “住嘴!”

    刘长安伸手拍了拍安暖的脑袋,笑道:“头围也知道了,下次给你做帽子。”

    “你……平常你是不是老占我便宜?”安暖生气的害羞,这个刘长安,平常不动声色,原来他也知道吃女孩子豆腐的!

    “我哪有占你便宜?按照你的总是你欺负我的设定,这些都应该是你故意的,不然就变成我欺负你了。”

    “就是你欺负我!”安暖毫不在意自己的设定被抛弃了,扑过来搂住刘长安的脖子。

    安暖想像平常一样欺负他,可是却发现自己不经意地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站在他身前停下了动作,脚跟正好是微微踮起的状态,更像想要撒娇。

    没有影视剧里表现的那样踮起的很明显,但是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他刚刚好低下头来,鼻子之间隔着一个硬币的距离,她踮着脚,昂着头,胸口起伏着贴住了他,阳光微微西斜地从麓山顶落下来,渲染着他和她的睫毛,眼睛,唇色。

    原来他已经长高到可以让她感受踮脚的幸福了。

    他的眼睛正注视着她,两个人的眼眸直直的对上了,他的眼神中温柔而波澜不惊,只是看着她,仿佛能够透过她的眼眸,看到她那刚刚还在蹦蹦跳跳的心脏,现在却像被猎人射中的小鹿一样,在空中停滞下来,放弃了挣扎。

    她的眼眸在颤动,犹如春日里的一池水,突然有雨落了下来,满池子的水纹。

    安暖一阵心慌意乱,脸颊上涂抹了一层桃色,连耳垂上柔嫩的绒毛都紧张起来似的,慌慌的贴服着,连忙松开了刘长安的脖子,脚跟落下,顺势退后了几步。

    他都还没表白呢……安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了,然后便是感觉自己太没用了,就算没有表白,刚才那样的情景好像让人根本没法拒绝啊。

    都是他的错,谁让他不迅速亲她一口……这个念头让安暖又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眼眸含羞,却满盈了少女的妩媚。

    “感受到踮脚的幸福了吧?”刘长安笑了笑。

    “才没有!”安暖本能的否认,双手背在身后,又退后了几步,抿着嘴左看右看,暂时没有勇气直视刘长安,总觉得刚才自己的种种心事和情绪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柳月望的电话不合时宜而又准时地响了起来,她知道给安暖陪练的是那个刘长安,但是既然已经高考结束了,柳月望也不想管的太严格,只要安暖矜持点就好,再加上她的远程管控也能起点作用……既然没有办法说服刘长安去割包皮的话也只能这样了。

    安暖和刘长安分开,拿着衣服回家了,柳月望一眼就瞅见了安暖手中的塑料袋子。

    各种求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