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另一个版本

    第98章 另一个版本

    刘长安和周咚咚晚上终于顺顺利利吃到了大鹅,刘长安把吃剩下的鹅骨架搭在一起,做了一只看上去像博物馆的恐龙标本一样的东西,命名为天鹅。

    周咚咚趁着刘长安去洗澡,占据了刘长安的躺椅,懒洋洋地抱着肚皮躺着。

    周书玲回来了,看到圆滚滚的周咚咚,不由得吃了一惊,“你晚上吃了多少?”

    “噢……不知道……”周咚咚幸福地一动不动。

    刘长安洗完澡出来,裸着上身,穿了一条大裤衩,肩膀上披着毛巾擦头,看到周书玲又是化了淡妆,还戴了首饰的样子。

    “你也不怕她把肚皮撑破?”周书玲嗔怪地说道,拿出几个桃子放在了刘长安身前。

    周咚咚看到桃子,艰难地伸了伸手,又缩了回去。

    “我心里有数,其实还能吃一碗,我没让她吃了。”刘长安拿着桃子擦了擦,啃了起来。

    周书玲也没有真的责怪刘长安的意思,人生艰难,遇到刻薄粗鄙之人乃是常态,偶有温善和气相处的邻里,才让生活中多了不少温馨,对人性不至于彻底失去信心。

    “晚点我给你送夜宵,新鲜的冰镇小龙虾。”周书玲笑着把沉沉的周咚咚抱了起来。

    “谢了。”刘长安也不客气。

    晚上在谢婶子那里买了一瓶酒,就着周书玲送的小龙虾,在梧桐树下吃了起来。

    刘长安吃东西很专心,当然不会吃小龙虾还玩手机,他把收音机打开了,一边吃夜宵一边听广播,曾经是任长宏所描述的人生幸福十之八九的重要场景。

    收音机是从蓝老板那里拿来的藤木书箱里翻出来的,牌子是德生TECSUN,响当当的名牌,塞上电池现在依然能用,郡沙本来就有几个一直发展的还算不错的电台,这时候也不用担心没有频道收听。

    上次托蓝老板打听消息,他也没个信来了,刘长安有些遗憾,要是自己像电脑一样只要不毁掉硬盘,就能把大大小小的事情事无巨细的仔细记录,那该多好……只是那样子的话,刘长安仔细想了想,遗忘也是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真要什么都记得,好像也不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情。

    刘长安也不着急,大不了过一阵再催催他,要说比起耐心来,刘长安倒是很有信心问鼎,随便一件事情等上几十年或者做上几十年,他都不会轻易放弃。

    吃完龙虾,收拾好残屑,刘长安蹲下身来,拿着树枝在水坑里拨弄着,很多泥鳅都钻进了坑里,但是它们也逃不到哪里去,最多是要抓它们的时候多挖几铁揪的事情,在这些天周咚咚早晚的喂食下,这些泥鳅竟然肥嫩了一些,一点儿也没有“肥则必供刀俎,靡有孑遗”的自觉。

    刘长安也不是闲的没事养泥鳅玩,只是每日里供奉小母鸡,刘长安得确定周围的其他东西会完全不受影响。

    前些日子,梧桐树叶落还是小事,老人们身子骨弱,气血本就不足,还频繁有人生病,不用说自然是和这棺材有关的……刘长安总不能由着这棺材肆意妄为,万一老头老太太们都挂掉了,没人一起打牌搓麻,这件事情就太严重了。

    这些泥鳅依然天真活泼,说明棺材每日里食用一只小母鸡就心满意足了,刘长安去看了看那棺材盖边线上的小红点,依然缩如针刺打小。

    刘长安想了想,轻轻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尖,并没有咬破,就放在了那小红点上,顿时感觉到一股尖刺似的气息就从小红点上袭来,犹如被实物重刺了一下,刘长安迅速把手指缩了回来。

    “看来你也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并非蠢物嘛……不过你知不知道,不管是蜈蚣啊,小母鸡啊,还是大鹅啊,又或者想小龙虾和泥鳅,都是做熟的才好吃。”刘长安对棺材说道。

    棺材幽深而沉静,当然不会搭理刘长安。

    “我们会不会认识啊?古往今来,你要稍稍名气大点,不说古国老大王,就是历朝历代的三槐九棘我也认识很多啊,要是长得好看又可爱的女子,那就更好了……”刘长安想了想,又自顾自地摇头,“你这棺材虽然古怪,但是看气魄连曾乙都不如,我可不认识曾乙的……”

    光看形制其实也不能判断身份高低,有大人物因为特殊原因,用薄棺下葬的事情也屡见不鲜,更何况眼前这经历过“封魂”仪式的家伙。

    棺材默然安静,似乎恒古如此,见多了痴人说梦,见多了岁月风尘,只自顾自地吸收着周围的血气生机。

    刘长安也不觉得无趣,自说自话后关上车厢门,趁着夜深人静,把自家门板又拆了下来,赶一夜的功夫,先把要送给安暖的衣裙做好再说。

    任何东西要做的精致,绝对都是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工,就像这件旗袍上的盘扣,全靠刘长安一针一线细细缝就。

    做了一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做好了,刘长安也没有再洗一次,直接装在塑料袋子里放在包里就带去了学校。

    刘长安先来到校门口等安暖。

    看到刘长安,安暖的脸上就流露出忸怩的模样,一步步踩着地砖格子慢慢地走过来。

    刘长安笑。

    安暖也笑,然后扭过头去,打了刘长安一下,笑什么笑!

    “其实我觉得你妈妈的想法挺好的,她对高中生的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高中毕业,很多人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和心理状态,都放松了下来,继而进入放纵和放肆的生活,种种意外频发……”刘长安一摊手,“意外,你懂什么意思吧?”

    “你再跟我说这个话题,你就会知道意外是什么意思了。”安暖心平气和,面带微笑地看着刘长安。

    她早就知道了,今天刘长安不趁机取笑她,那他就不是刘长安了。

    “其实还有一个版本,你知道吗?”

    安暖想知道,但是又怕刘长安心怀不轨,埋坑等着他,这种情况发生太多次了。

    “有些妈妈会让女儿暑假做个什么微整形手术,动动鼻子,动动眼皮之类的,让她心甘情愿的在家里呆着。”

    好像没有什么坑,安暖小心地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个比让别人去割包皮靠谱的多的办法。

    “你妈妈应该也想到了,但是她没有办法啊,自己家女儿完美无缺,没有地方可以动刀子,整不了啊,所以只好要我去割包皮了。”刘长安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你太完美了的错,让你妈只能找我麻烦。”

    安暖咬住嘴唇,不想让笑容溢出来,抬起拳头,却轻轻地落下来,想起了那天自己靠在他肩膀上小小的甜蜜和幸福,一点点地靠过去,轻轻地枕着刘长安的肩膀,嗔道:“刘长安……你怎么这么讨人厌?”

    抱歉,晚了些,今天用的别的电脑,不大习惯用,各种求。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