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可爱比漂亮重要

    第82章 可爱比漂亮重要

    后半夜又开始下雨,细细碎碎的落在雨蓬上,滚落在边沿滴下,反射着灯光,有着格外宁静的感觉。

    刘长安睁开眼来,肌肤微凉而空气间的湿润让人十分舒适,睡在屋外竟然比在浸润了潮气的被窝里舒服多了,刘长安伸了个懒腰,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雨声环绕,雨蓬下的白炽灯散发出的光芒仿佛被黑暗压迫在刘长安周围,举目四顾,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这个小小的雨蓬安静地遗落在这里。

    刘长安回屋拿了从竹君棠那里借了的书翻了起来,或者是因为普通人类的生命短暂,他们活的精彩,活的愉悦的种种欲望更加强烈,才会制造出无数美好的,丑陋的,荒诞的,阴暗的,壮烈的,无耻的故事。

    有些事刘长安也经历过,有些事不可能去经历,于是便看看别人的人生,生命漫长,却并非任何一种人生都想要去经历。

    看书到天亮,小母鸡送来了,刘长安温和地摸了摸它的鸡头就把它送进了不归路。

    “是不是汲取了足够多的生机血气,你就会从棺材里蹦出来?”刘长安看着棺材问道。

    奇闻异事见得多了,刘长安依然会看《子不语》之类的聊斋见闻,他并不认为自己就什么都见识过了,世间生命生生不息,奥妙无穷,他连自己的身体现象都不了解,怎么会轻易对未知的神奇现象失去好奇心和兴趣?

    棺材没有回答他。

    “蹦出来的是僵尸吧?按照等级学说,你属于僵尸中的哪一等级?血红衣?那你是蹦蹦跳跳的膝盖不能弯曲,还是形容如生人?”

    刘长安拍了拍棺材。

    “你若能出来,陪陪我也好。”

    刘长安关上车厢门,就看到周咚咚举着新买的小花伞跑到了梧桐树下,拍了拍树干,又跑到一颗小小的槐树下推了推树。

    一树的雨水落下来,打在了花伞上,啪啪作响,等了一会儿,周咚咚收起了伞握在手里,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弯下腰,双手后背摇晃了几下,这才双腿并拢,用力蹦向了前方的一个水坑。

    泥水四溅。

    周咚咚在几个水坑之间蹦来蹦去,一直蹦到刘长安身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这才想起来忘记带豆浆下来了,连忙又跑回去拿了两袋豆浆下来,一袋给刘长安,一袋自己叼在嘴里。

    “有本事你蹦到那个水坑里去!”刘长安说的是养泥鳅的水坑。

    周咚咚不服气,“要是妈妈不打我,我肯定蹦进去了!”

    “你以为现在你妈妈就不打你?”刘长安扯了扯她的衣服后摆,让她看那些飞溅起来的泥水印子。

    周咚咚大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子呢?一定是衣服上本来就有的。

    “反正会挨打的,再跳一次吧。”刘长安指着水坑说道。

    “我跳到这里面,妈妈打的凶一些!”周咚咚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可不是这么愚蠢的小孩。

    周咚咚没有中计,刘长安十分欣慰于她的成长。

    明天就要高考了,刘长安无心学习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晨间雨停,刘长安准备前往滨江文化园,看看新建的郡沙博物馆,图书馆,音乐厅和规划馆。

    上次没有能够进入湘南省博物馆,略微有些遗憾,郡沙博物馆虽然不如前者馆藏丰富,但也不是没有可看之处,而且音乐厅据说设计也有独到之处,其外墙表面纹理用五线谱和华夏古乐谱减字谱作为表面纹理,而乐谱采用的也是湘南地方乐“潇湘水云”和“洞庭春晓”,很能表达建筑的地域性和独特性。

    刘长安依然穿着他整整齐齐的衬衣,长裤和布鞋在滨江文化园转了一上午,十分满意,下午有一场传统音乐演奏会,门票很贵,刘长安便放弃了,坐在江边吹风度过了午间时刻,感觉肚子有些饿了,依然慢悠悠地走回家做饭。

    吃完饭,刘长安摆了两条条凳,拆了门板放在上面,再铺了报纸,将上次秦雅南匀给他的布料摊开,至于要用缝纫机的时候,可以找周书玲借一借。裁剪尺,袖臂尺和放码尺之类的工具找刘老太太借的,她年轻时不是专业的裁缝,但是这一辈人中女性基本都会熟练使用缝纫机,会做衣服的也不在少数,买布回来做衣服比去裁缝店让师傅量码做衣服更节省一些。

    仲卿来找刘长安的时候,看到他正在拿着划分片忙活的时候,吃惊了好一会儿才表达了来意。

    “明天就要高考了,我没时间啊。”刘长安抬起头来,拒绝了仲卿的要求。

    仲卿看了看他在做的事情,这居然是一个明天就要高考了的人。

    仲卿本来想露出几分笑容继续劝说,但是她发现自己在刘长安面前似乎失去了“笑”这个表情,语气还是很温和而平静的,“我看你还是可以抽出时间来的,三太太很想见一见你。”

    “既然她想见我,她自己来就是了。”刘长安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这是很显而易见的道理,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讲道理呢?

    “你应该知道,既然你和三小姐来往甚多,必然会面临这样的见面。”仲卿考虑了一下措辞,“三太太毕竟是长辈,作为晚辈的表现的谦恭一些,更有利于你以后和三小姐的来往……作为朋友。”

    “我对长辈没有兴趣,我只喜欢漂亮的小姑娘。”刘长安摇了摇头。

    “三太太很漂亮。”仲卿并没有如以前那般容易动气了,毕竟和刘长安接触也不是一回两回,还一起吃过龙虾呢,“尽管她不是小姑娘,但是和三小姐一起,还经常被认为姐妹。”

    “好的,她要是来找我,我可以见她。”刘长安不为所动,相比较起来,另一个当妈的似乎要可爱娇憨的多,那才是能够和女儿媲美当姐妹的漂亮而可爱的小姑娘。

    光漂亮有什么稀奇的,是否可爱更重要一些。

    仲卿左右看了看,解开了外套的扣子。

    刘长安有些意外,出于对女性的尊重,他没有移开目光。

    仲卿只是解开了衬衣下摆的几粒扣子,腹部上边有着两条浅浅的红印,仿佛被鞭笞过一样。她粉润洁白的脸蛋上流露出楚楚可怜的羞涩与幽怨,“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会被这样责罚。”

    “不去。”

    刘长安看了两眼之后,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仲卿扣好扣子,咬着嘴唇瞪了一眼刘长安,愤而转身离开。

    每天都有两更的,只是固定时间更新,感觉有时候赶着时间更新码出来的字里行间有些急迫急促,不符合刘长安的格调,所以没有存稿的话,更新时间就不固定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