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五月的白鱼

    第30章 五月的白鱼

    安暖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以前杂志对学生的采访都来自各地教育部门,重点学校的推荐,但是今时不同往日,网络媒体的发达,连中央的许多机关杂志都放下了身段,其他传统媒体自然也要主动寻找更多的关注点来丰富内容。

    安暖很热心地表示,自己班上有打排球很厉害的男孩子,可是对方显然没有兴趣多去采访一个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安暖那么多社交媒体粉丝,有排球美少女的噱头,而且品学兼优。

    放学后,安暖去打排球,杂志的记者还没有走,要去拍一些安暖训练的照片和视频,刘长安把书包放在学校里,自己走了回去。

    “正月菜花鲈,二月刀鱼,三月鳜鱼,四月鲥鱼,五月白鱼……”来到江边,刘长安看着江水,感觉好久没有吃鱼了,对于刘长安来说,在学校食堂和附近的小餐馆吃饭,只是满足肠胃的饱满感觉,自己做的菜,才是为了美食。

    于是刘长安把手机装进塑料袋里层层包好,放进带拉链的裤兜里,再从桥上一跃而下。

    江风扑面,刘长安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着水面的扑打。

    “啊!”远处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刘长安空中转身,食指和拇指圈起来,打了一个手势,冲进了水面。

    正常人在这样的高度跳下水中,其实十分的危险,水面的冲击力撕裂的滋味让刘长安只觉得浑身的肌肉一阵舒爽,然后从水里钻了出来,迅速游向了江岸中心。

    那女子一直在惊叫呼喊,马上有人群聚集起来,然后便看到了在水中钻出来不慌不忙游泳的刘长安。

    要不要报警?

    大概是神经病吧。

    搞什么极限运动的吧?

    说不定是主播。

    一定是户外主播,铁锅炖自己之类的那种。

    在议论纷纷中,刘长安已经游走了,他听不到桥上的声音,游到了洲头附近水草密集的地方,找来找去,终于在两块巨石的缝隙中找到了一条大鲫鱼。

    五月虽然最好吃白鱼,然而终究可遇而不可求,鲫鱼也不错,在挑选鲫鱼的时候,一定不能选择黑脊背身形浑圆的,这种鲫鱼肉块僵硬骨头多,不好吃,正好眼前这条身扁而带白色,一般来说肉质鲜嫩松软,煮熟后提起骨头,鱼肉就会自然脱落。

    刘长安也不贪,抓了一条鲫鱼塞进裤兜里,拉上裤兜拉链就往岸边游去。

    好久没有横渡郡沙江了,现在的江面也比以前窄多了,水流急了很多。

    除了极少数的游泳爱好者,现在还时不时地横渡郡沙江的人也少了许多,不像解放后若干和平和好年景的时期,伟人效应带来一大批的横渡爱好者。

    一身湿漉漉的,刘长安回到小区,在小卖部买了一瓶二锅头,小卖部的老板娘谢婶子看到刘长安这幅样子,吃吃笑了起来,伸手拉了拉刘长安的裤子,有点恶作剧地想让他光腚。

    女人年纪大了,就喜欢调戏小男孩,这和男人喜欢小女孩并没有什么区别。

    刘长安反应快,拉住了,笑了笑,这谢婶子是离婚了的女人,向来泼辣利索的很。

    “哎呦……看不出来嘛……”谢婶子继续吃吃的笑。

    刘长安把拉链兜里的鲫鱼给拿了出来,这个年纪的女人如果让她误会刘长安对她有兴趣,今天半夜她就能来敲门,哪怕是在几百年前尚且有翻他墙的红杏,更何况是现在的风气。

    谢婶子有些失望,却还是觉得好笑。

    “回头给你送钱。”

    “好。”

    刘长安回家换了衣服,把鲫鱼杀了,加一点酒和秋油蒸,这鲫鱼要蒸的好吃,关键是锅盖的水汽不能滴到鱼身上,鱼肉蒸成玉色最佳,要是太白了一点,味道就不那么鲜嫩了。

    吃完鱼,刘长安看着房子前的货车,这东西就一直放在这里?总觉得有些不合适,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安置到哪里去。

    刘长安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声音闷闷的,刘长安把手机从塑料袋里取了出来看信息。

    “今天我看到有人在大桥上跳河,吓死我了!”

    “那是我。”

    “呵呵,那么巧?”

    “真是我,我跳河的时候,旁边有个女人惊叫了一声,个子好像挺高的,是不是你?”

    “不是我,我后来赶过来的,过了好久。”

    “真的?”

    “真的!”

    “遗憾,我也没怎么看清她的长相,不过她的叫声挺好听的。”

    “呵呵,哪有人夸奖别人的叫声挺好听的,那种情况下都是夸张的惊叫啊……”

    “你叫的好听。”

    “讨厌,说了不是我啦!”

    正聊着,范建的电话打了进来,工地今天晚上缺少一个守夜的人,一个晚上有三百。

    守夜不是体力活,但是要熬夜,也比较无聊,所以价格比搬砖还要高一点,范建这么解释。

    刘长安很开心的答应了。

    晚上十点钟刘长安准时来到了工地上见到了范建。

    范建今天依然西装革履,看得出来特别熨烫过了,比上次刘长安见到的时候笔挺了一些,见面依然习惯性的掏出了槟榔。

    刘长安不吃这个,笑着摆了摆手。

    “十一点的时候,工人基本上就撤了,你要四处走走看看,看有没有电闸没关啊你就关上,水龙头没关啊你也关上,除此之外就是要小心有人来工地偷材料,除了你还有几个人,你们各干各的,不用管他们。”范建上下打量着刘长安,压抑着心头的疑惑没有多问什么,那连老总都小翼伺候着的黑丝女秘书到底什么来头啊,更夸张的是一个劲缠着个年轻民工,现代童话故事吗?

    “好。”

    范建把安全帽和手电筒交给刘长安,刘长安就按照范建指点的路线走动起来,转一圈之后可以休息一阵子再去看看,并不是说要一直走来走去。

    工地逐渐安静下来,刘长安慢慢等待着。

    今天晚上的事情,毫无疑问还是仲卿安排的,仲卿自己对他肯定是没有这么大的兴趣,看来那个无所事事的小姑娘,终究是打算没完没了的纠缠下去了。

    刘长安不喜欢这样,但是他也不着急,更不会感觉到烦躁,他看着手里的手电筒,现代科技真是让人惊叹,这东西要是在古代,作用就可大了,光线聚拢,散射角度极小,用来当信号灯就十分强大了,甚至在夜间突袭时,这灯晃来晃去,可以让前方所有敌军失去战斗力,军心涣散之下,以十敌百完全不是问题。

    坐着玩了玩手电筒,刘长安继续巡夜,走到围墙旁边,就看到了仲卿牵着那条黑色的大狗,身边跟着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精壮男子正站在出口处。

    “晚上工地禁止闲杂人等出入。”刘长安十分尽职尽责地说道。

    仲卿的眼角跳动了一下,刘长安这个人的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上次见到他,他向她推销芥菜和高笋,这次自己明显还是冲着他来的,他又在想什么?

    竹君棠显然是希望用比较柔和的手段把刘长安找来,但是仲卿觉得没有必要,既然不是竹君棠中意的男子,只是要见见他,那么当然要用简单而更有效率的方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