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诸天最强大佬

878.第871章 无敌了

    第871章 无敌了

    一处低洼之地,一名将领正一脸疑惑的看着种师中道:“将军,我们在这里设伏,效果只怕不会太好啊!”

    这等地方到底适合不适合设伏,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将领都能够看出一二来,更何况是种师中这等久经沙场的老将。

    种师中只是看着远处的道路微微摇头道:“本将军根本就没有指望能够伏击成功,但是万一对方大意没有防备呢?”

    说着种师中嘴角露出了几分笑意道:“况且就算是被发现了又如何,本将军正好也想见识一下楚毅手下这些人马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

    要知道随着楚毅率领大军一路杀奔京师而来,这一路之上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自然而然就被传的神乎其神,在那传言当中,楚毅手下的人马就是一支无敌之师。

    种师中身为大宋军中将领,尤其是统领种家军,可以说他对于大宋如今的境况非常的了解。

    大宋别看拥兵百万,但是真正可堪一战者却是非常之少,就算是有也大多在边关之地,也只有在大战不绝的边关之地方才能够磨砺出真正的精锐之师。

    至于说楚毅手下的那些人马,看一看就知道,其中可是没有什么出自边关的那一支队伍,完全就是禁军士卒罢了,,甚至还有楚毅所收拢的地方厢军。

    这些军队到底是什么样子,种师中如何不清楚,就算是楚毅有着惊人的手段,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将一支本来就是烂泥的部队给打造成精锐之师,说破了天,种师中是不信的。

    此番种师中可是带了数千种家军,再加上上万的禁军,他最大的信心所在就是他所带来的种家军,有数千种家军在手,就算是面对数万大军,种师中也敢与之一战。

    一阵快马急奔而来,正是种师中所派出去的哨探。

    就见那哨探翻身下马,很快便到了种师中近前,向着种师中一礼道:“将军,叛军来了,叛军来了。”

    种师中闻言顿时精神为之一振,眼中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

    就在种师中设伏的所在差不多有数里远处,林冲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正率领先锋大军前行。

    林冲已经得到了消息,前方有官军阻路,对于这一点,林冲丝毫无惧,反而是生出几分期待感来。

    他们这一路过来,几乎就没有怎么打过仗,几乎就是大军抵达,对方便会举城投降,就算是林冲他们想要大战一场都寻不到对手。

    如今总算是有人敢在前阻路了,这让林冲如何不感到兴奋的,最重要的是,根据情报,此番前来阻路的赫然是名动天下的种家军。

    以林冲的身份,如何不知道种家军的威名,那可是在边镇之地靠着一场场的厮杀所杀出来的名头。

    在大宋境内,提及种家军,谁敢说这不是一支精锐之师。甚至林冲还生出几分担忧来,毕竟种家军的威名太盛了,便是林冲都有些担心,他所率领的大军是不是对方的对手。

    不过很快林冲心中的念头便被压了下去,回首看了身后的一应精神饱满的士卒一眼,按照楚毅所传授的练军之法,这段时日,他们可是一直都在操练兵马,这些士卒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全都看在林冲等人的眼中,正是亲身感受到这些士卒的变化,所以林冲才清楚这些士卒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士卒距离成为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所差的就是一场大战,只要经过一场大战而不崩溃,那么一支精锐之师就算是铸成了。

    数里距离而已,大半个时辰过去,林冲就看到前方一片树林,当即手中长枪一举,沉声喝道:“止步!”

    顿时数千先锋士卒一个个的令行禁止的停了下来,这些士卒队列齐整的站在那里,看上去就像是雕塑一般,其他不说,单单是这令行禁止就让人为之惊叹不已。

    暗中的种师中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不由的为之一震,那令行禁止的一幕别人看到最多是觉得非常的震撼,但是想要达到这般的效果到底有做到何等的程度,也只有真正的将帅之才才明白。

    如果说先前种师中根本就不将楚毅所部兵马放在心上,认为关于楚毅手下的人马的诸多传言都是谣传的话,那么这会儿种师中却是渐渐的有些信了。

    不信也不行啊,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实在是林冲一声喝止,其手下的人马的反应太过震撼了。

    深吸一口气,种师中当先起身,一声长啸,随即就见一道道的身形自埋伏之地冲了出来,很快一支队伍便出现在前方。

    林冲看了一眼,眼中不禁流露出几分钦佩之色,不过当其扫过远处的一部分士卒的时候,却是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如果说以种师中为核心的数千人马浑身散发着一股子煞气的话,那么周遭的那些士卒却是软绵绵的,看上去简直是泾渭分明的两支人马。

    很快林冲就反应了过来,不用说,种师中身周的那些人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种家军,至于说那些在种家军衬托之下简直没有什么可比性的一部分人马,想来也就是禁军了。

    真正的种家军也不过是只有两万余罢了,此番赵佶将种家军直接自边镇之地征调了一万而来,而种师中则是带来了数千,此刻就是这数千种家军让林冲感受到了几分压力。

    驱马上前,种师中手中一根长矛遥指林冲等将领,沉声喝道:“对面的叛将听好了,朝廷大军在此,本将劝尔等迷途知返,弃械投降……”

    林冲拍了拍身下马儿,上前几步,看着种师中,拱了拱手道:“在下林冲,不知将军如何称呼。”

    种师中眉头一挑看了林冲一眼道:“原来你便是那有着豹子头之称的林冲啊,本将种师中是也。”

    林冲神色肃然道:“原来是种家种将军,久仰将军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能够被自己的对手所称道,却也是为将者的一种荣耀,种师中捋着胡须,脸上虽然带着几分傲然之色,却也没有因此而放松了警惕,只是冲着林冲道:“林冲,你也是大好男儿,为何要做那大逆不道之逆贼,若是愿意投降的话,本将可以保你安然无恙……”

    林冲哈哈大笑,手中长枪遥指种师中道:“种将军,林某素来久仰种家军之大名,今日却是想要领教一下种家军的厉害。”

    虽然相隔十几丈远,但是种师中却是能够看出林冲眼中的认真之色,顿时神色为之一肃,嘴角露出几分笑意道:“如君所愿。”

    林冲一挥手中长枪,长啸一声道:“众将士,随我杀!”

    林冲身后的一众士卒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鲜少有人露出为畏惧之色,一个个的踏着整齐的步子,保持着齐整的军阵,如同浪涛一般向着前方压了下去。

    正常来说,大军交锋,两军碰撞之间,双方士卒鲜少有能够像这般保持着齐整的军阵的,可以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住军阵的,都可以算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了。

    其他不说,单单是这在冲阵之间还能够保持军阵的表现便让对面的种师中眼中流露出慎重的神色来。

    不过种师中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想当年在边关之地,就连西夏人的铁浮屠,他都直面过,相比那如同钢铁怪物一般的铁浮屠来,尽管说林冲所率领的这些士卒看上去非常的震撼,却是差了不少。

    “杀”

    只是一声断喝,种师中一马当先,而在其身后则是悍不畏死的种家军。

    一声轰鸣,就见林冲同种师中碰撞在一起,二人手中兵器每一次碰撞就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可怕的冲击波席卷八方,二人周遭数十丈范围内,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站稳。

    与此同时双方人马也碰撞在了一起,顿时喊杀声,惨叫声传来,种家军毕竟是种家军,这些士卒在边镇之地经历了一场场的血腥厮杀,能够幸存下来的不敢说是百战老兵,至少也都是见过血的悍卒了。

    相比这些悍卒来,林冲手下的这些人马却是差了太多,但是也就是刚开始的碰撞,一时之间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以至于种家军冲进军阵之中,甚至还将一部分军阵给搅乱,但是随着军中将士的呼喝命令传达之下,原本混乱的大军竟然神奇的渐渐稳定了下来,甚至靠着那再简单不过的军阵,愣是将种家军的冲势给挡住。

    正在同林冲交手的种师中却是分出一部分心神关注这双方交战的情形,一开始的时候种师中自然是很是欣慰,不愧是他们种家花费了几代人的心血方才打造出来的精锐之师。

    中原之地根本就没有哪一只人马是他们种家军的对手,然而这般的想法还没有出现多久,种师中脸上便露出了几分惊愕之色。

    原来种家军的攻势竟然被迟滞了下来,甚至渐渐的有被拦下的趋势。

    尽管说种家军韧劲士卒,哪怕是被拦下来也不用担心会丧失了冲劲,可是对方能够拦下他们种家军便已经表明了一点,那就是楚毅手下的这些人马绝对不容小觑。

    种师中分神的情形自然是被同他交手的林冲所察觉,同样林冲也察觉到了双方兵马交手的情形。

    一开始的时候林冲真的是捏了一把冷汗,真所谓人名树影,种家军名声在外,再加上先前看到种家军那种煞气弥漫的情形,在林冲看来,种家军真的是名不虚传。

    察觉到种家军的强大,林冲自然是担心他们所训练出来的人马到底能不能挡得住种家军,虽然说他们也能够感受到经由他们之手所训练出来的这些人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没有同强军交手过,林冲他们根本就感受不到这一支人马的真实战力如何。

    直到这会儿,林冲的一颗心才算是真正的放了下去,虽然说先锋大军仍然是被种家军所压制着,但是要知道压制他们的可是大宋少有的几支强军之一的种家军啊,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足可以自傲了。

    况且看这情形,他们所训练出来的大军随着渐渐适应沙场厮杀,未必不是种家军的对手。

    当大军陷入到迟滞状态之后,双方的死伤自然是直线飙升,眼看着一名名手下战死,种师中都不禁为之心疼起来。

    要知道每一名士卒的死伤对于种家军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损失,要知道这些士卒可是他们种家花费了好大的心思方才磨砺,挑选出来的,一旦损失太多的话,想要补充都非常的困难。

    一声低吼,种师中同林冲交手的时候原本并没有倾尽全力,在他看来,他手下的精兵强将只需要一个冲锋就能够将林冲手下的人马给冲垮,一旦大军垮掉,林冲还不是任由他拿捏吗。

    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所以种师中有些急了。此时种师中再也没有保留,一身强大的气息弥漫开来,赫然是一尊半步天人级别的存在。

    林冲实力在这几年当中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但是同样被卡在了瓶颈处,难以突破之天人之境。

    按照楚毅所说,林冲所差的就是一场畅快淋漓,无所顾忌的厮杀,也只有在厮杀之间,林冲才有可能有所突破。

    只可惜林冲最近这几年当中根本就寻不到机会,所以哪怕是鲁达、武松等人都达到了天人之境,而林冲却是差了那踢门一脚,难以真正的迈入天人之境。

    感受到种师中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强悍无比的气息,林冲不由的眼睛一亮,脑海之中闪过楚毅的一番话,这让林冲不禁生出几分期待来,或许这是自己突破的契机。

    就在林冲同种师中两军大战的时候,无论是楚毅还是种师道都接到了消息,只不过两人的反应却是不同。

    种师道只是神色平静的挥手让那哨探下去,楚毅则是命令大军加速前进。

    马车之中,原本同楚毅对弈的林灵素已然消失无踪,就如同其来的突然,走的也极其突然。

    楚毅自马车当中走出,遥遥看向前方,空中两道身影正拼杀在一起,两股强大的气息正在疯狂的攀升,不只是楚毅,就是鲁达、卢俊义等人也都注意到了交手当中的林冲。

    站在楚毅身旁,卢俊义眼中闪烁着几分喜色道:“林师弟被卡在天人之境,如今总算是遇到了对手,希望他能够把握住这次的契机。”

    楚毅微微一笑道:“林冲乃是福缘深厚之人,此番定然能够有所突破。”

    倒是一旁的鲁达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正同林冲交手当中的那人,深吸一口气向着楚毅一礼道:“提督大人,鲁达有一事相求。”

    看了鲁达一眼,楚毅微微一笑道:“鲁大师莫非是要为种师中求情不成?”

    鲁达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不过却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一礼拜下道:“鲁达昔日曾在种帅账下听用,能有今日,也多亏了种帅,况且无论是老种相公还是种二将军,皆是我大宋之难得将才,若是就这么战死,却是太过可惜了……”

    难得鲁达这般沉默寡言的性子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的话,楚毅不禁笑道:“你鲁达都能够意识到这些,难道楚某还意识不到吗?”

    说着背着手的楚毅一脸淡然的道:“大师放心便是,不管是种师道还是种师中,他们都死不了。”

    听得楚毅这么一说,鲁达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一脸感激的向着楚毅一礼。

    正说话之间,忽然空中传来了可怕的气息,紧接着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不是种师中又是何人。

    种师中积累实在是太浑厚了,一朝突破,修为却是暴涨,而正同种师中拼杀的林冲在种师中突破的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距离死亡是那么的近,心中自是生出无限的不甘,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怒吼。

    下一刻林冲就感觉自己的心灵一下子充满了大欢喜,身体上的枷锁仿佛一下子被打碎,无穷无尽的力量自体内涌现而出,这一刻,林冲就算是反应才迟钝也意识到自己修为突破了。

    种师中大喜的同时,下意识的就想要斩杀林冲,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心悸不由生出,下意识的便向着身后拍了过去,然而令他感到惊恐的却是,以他刚刚突破天人之境的可怕实力,那一掌下去竟然无功,甚至就是自己拍下去的那一只手都被对方给死死的抓住。

    当种师中身子僵硬的扭过头来看到仅凭一只手便制住他的那一道身影的时候,虽然不认识,可是看到楚毅的瞬间,种师中便禁不住道:“楚毅,竟然是你。”

    楚毅一只手抓着种师中的手臂,被种师中点破身份,轻笑一声道:“种将军此番回去,还请告诉老种相公,就说楚某坐等他的选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