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第一侯

611.第602章 婚期到啦

    第602章 婚期到啦

    后院柴房里的哭声,时而高时而低,呜呜咽咽.....

    “大喜的日子。”梁老夫人踹开柴房,“你还有完没完了?”

    柴房里梁振坐在地上,背对着门,佝偻的身子不时的抖动,听到动静回过头,花白的胡须上都是眼泪。

    梁老夫人又气又好笑:“你说你还没哭够啊。”

    梁振指着地上:“李奉安,他一个死人欺负我,我就是死了也哭不够。”

    地上摆着一个草人,梁振自己扎的,写了李奉安的名字贴上去.....

    梁老夫人哎呦一声上前将名字扯下来:“你差不多行了啊,他可是乌鸦儿的岳父。”

    听到这句话,梁振的鼻涕眼泪再次涌出来,拍手捶地:“李奉安死了也不放过我!让我成了天下的笑话,还骗走我的小乌鸦!”

    想起两年前的那一刻,梁振还觉得像噩梦。

    齐山项云举旗讨伐女侯他第一时间也知道了,本来想带兵来援助,武鸦儿从这里经过,说不用担心他会亲自去。

    夫妻同心还有什么可担忧的,梁振安坐,果然很快就听到项云被斩杀,齐山溃逃的好消息。

    但与此同时,有一群将官跑来跟他大呼小叫。

    有人喊“真是看不出来,老大人你跟李奉安明结仇实相亲啊。”

    有人笑“你们这真是一段佳话!”“这才叫肝胆相照!”

    还有人呜呜的哭“我太感动了!”“我从没见过世上有这般深厚的情义。”

    梁老大人被这喊的笑的哭的搞懵了,为什么在他面前提李奉安的名字?还你们,你是谁?们是谁?这是在说谁和谁的情义,谁和谁的佳话?

    “老大人,你不要隐瞒了。”一个将官感动的含泪,“女侯已经揭露身份了,她就是李奉安的女儿,剑南道的大小姐,李明楼。”

    梁振恍恍惚惚,他好像听过剑南道大小姐这个名字,一个小丫头片子,当初写信骂他......

    “原来老大人你说的替武鸦儿挑的世家好亲事,就是李奉安啊,这果然真的是一门好亲事!”

    梁振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

    等他醒来,就开始骂,骂李奉安,骂李明楼,骂完了又哭,哭武鸦儿可怜,哭自己可怜,哭他们被人骗了......

    女侯现在的身份,梁家人可不敢让外人听到梁振这哭骂,只能将梁振关在家里。

    后来武鸦儿将京城的房子给他们赎回来了,但因为梁振一听京城就哭,大家也没敢搬回来。

    为了安抚梁振,隔绝了外界,不让在他面前提李明楼提京城的事,两年过去了好容易勉强好起来,现在,武鸦儿要成亲了。

    “当初梁老大人你说的就是定亲。”送信的将官眉飞色舞,“女侯去京城就是为了见您,然后由你主婚,遇到乱世耽搁了,现在太平了,武都督要和女侯举办婚礼,当然还得梁老大人您主婚!”

    梁振便又晕过去了,醒来又开始哭。

    但这一次,无论梁振怎么哭,大家也要回京了。

    梁老夫人坐下来,劝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差不多就算了吧。”

    “我咽不下这口气。”梁振哭道,“李奉安欺人太甚。”

    “你这就不公平了。”梁老夫人道,“这事说白了,是乌鸦那小子骗你的。”

    梁振气呼呼:“乌鸦是个老实人,被他们骗了!”

    梁老夫人瞪眼:“骗了什么?人家骗他什么了?”

    “要不是乌鸦。”梁振伸手指着外边,“那小丫头片子,能有今日?”

    梁老夫人似笑非笑:“怎么不能?你说说哪里不能?是剑南道没武鸦儿兵马多啊,还是不如武鸦儿有钱?”

    梁振说不出来,转过身不理她。

    “我倒是觉得,没有那位小姐乌鸦不能有今日。乌鸦在信上给你说了,当初他母亲怎么遇难,又怎么被李小姐搭救。”梁老夫人转过来面对他,语重心长道,“后来两人又怎么齐心协力,患难与共才走到今日,他给你道歉赔罪,不是故意瞒你,实在是形势逼迫。”

    梁振再次转过身不看她。

    梁老夫人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听没听我说话!”

    梁振嗷嗷叫着转过来:“都这时候了,你也欺负我!”

    梁老夫人道:“别的时候你闹就闹,现在是乌鸦的大婚,你再闹就是跟他闹。”

    梁振不扭头低下头不说话,只擦泪。

    “我知道,你觉得丢人,但为了乌鸦儿。”梁老夫人道,“乌鸦儿也没别的亲人,就一个瞎眼的老娘,那李家什么排场,到时候成亲,乌鸦这边冷冷清清,多丢人。”

    她伸手戳梁振的头。

    “到时候丢的还是你的人。”

    梁振依旧低着头不说话,但没有再擦泪。

    “这样吧,让孩子们回京城去,我们就不去了。”梁老夫人站起来,“我们还住在这里,一辈子不见那位小姐就是。”

    说罢向外走去。

    “我现在顾不上哄你,京城那边婚期就要到了,他们去了还要帮忙,不能再耽搁了。”

    老妻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走,带的柴房门哐当响。

    梁振看了眼门,哼了声小声嘲讽:“现在也不用别人搀着扶着走路了。”

    哼完了打算接着哭,又一时哭不出来,呆呆一刻从地上拿起扎的草人。

    “李奉安,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他咬牙用力的晃了晃草人,“你都死了十年了,还能扬名天下,而且还将世世代代传下去......”

    他哼哼两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天下马上就要姓李了。”

    他将草人按在地上,咬牙切齿愤愤的捶打。

    “李奉安你怎么那么命好?你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你真是气死我了。”

    又是哭又是摔打,上年纪的他很快就累了,草人扔在身边,靠在柴堆上喘气,外边有欢声笑语热闹传来。

    他扶持长大的乌鸦要成亲了,娶的还是李奉安的女儿。

    梁振的眼神有些茫然,看了眼旁边的草人。

    “哎,你说,莫非当初我们真约定了这一门亲事?”

    .....

    .....

    不管武鸦儿和李明楼的婚约是怎么回事,现在他们是要成亲了,梁家人日夜不停终于在婚期前赶到了京城。

    京城的热闹超过他们的想象。

    刚进京城界就看到城镇村落处处张灯结彩,好像到处都要成亲,路边还有很多施粥的地方。

    “现在还需要施粥?”梁家的人们很惊讶。

    这几年在漠北偏远之处都很少见流民了。

    路边的人看到他们风尘仆仆知道是外地来的,笑着解释:“不是那种施粥,这是很多人为了庆贺女侯大婚做的善事,里面不只是粥,有肉有酒,招待所有人免费吃。”

    李明楼成亲虽然只通知两家亲朋,但这种消息当然瞒不住。

    世家商人官员们都涌来送礼,意外的是一向没有理由也要找理由收礼的女侯拒绝了。

    “夫人说了,这是她人生大事,想要自己来操办。”姜亮感叹道,“多谢诸位好意了。”

    诸人很遗憾,但姜亮给他们提个建议。

    “大家可以与民同乐啊。”他笑吟吟道,“既能为夫人婚礼增添热闹,又能让诸位扬名。”

    诸人义正言辞“我们才不在乎扬名。”然后立刻行动起来。

    梁家人们看着这粥棚飘扬的大旗,上面写着某地某氏,再看路边悬挂的彩灯架起的彩楼,也都有某地某商行的旗号......

    京城真是熟悉又陌生,但比记忆中更加的繁华热闹。

    梁家人们更加急切的奔向久别十年的老宅,家宅已经被武鸦儿提前收拾好了,一家老少舒舒服服入住,也顾不得休息,立刻来武鸦儿这边帮忙。

    “不用。”武鸦儿笑着道,“都准备好了。”

    王力在一旁补充:“交给女侯的商人做了,花了很多钱。”

    女侯的商人,也就是自己人吧,梁家的人有些听不懂。

    “既然花钱的有人做了。”他们拍板道,“那我们就做不花钱的,撑门面。”

    有了梁家的人,尤其是妇人女子小孩们进进出出,武宅的喜庆气氛就更浓了,似乎很慢又似乎一睁开眼,成亲的日子就到了。

    宅院里的喧闹从天不亮就开始了,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说笑,酒水不停歇的传来,一直到要迎亲的时候,胡阿七从人群中挤出来,在一间屋子里找到了坐着喝小酒的王力。

    “这个最忙的时候。”胡阿七瞪眼,“马上要迎亲去,你竟然躲起来喝酒?”

    王力喝的脸发红,冲他嘿嘿笑:“要去迎亲了吗?”

    胡阿七道:“是啊,就要出发了,到处找不到你!”

    王力拎起酒壶对着嘴就灌下去,胡阿七吓了一跳抢过来:“你干吗?”

    “我高兴啊。”王力哈哈笑,笑着笑着又哭了,“乌鸦终于要成亲了。”

    胡阿七哭笑不得:“高兴你哭什么?你可真是喝多了。”

    “我能不高兴吗?我终于可以放心了。”王力袖子擦着眼泪哭,“你不知道我多担心,那个女人谁能管得了,谁又能拿她怎样,乌鸦白白当了八年九年假丈夫,她现在位高权重喜新厌旧另娶新人,乌鸦就被始乱终弃了。”

    胡阿七愕然又喷笑:“你喝多了语无伦次胡思乱想什么呢。”

    他们说笑,外边的喧闹陡然拔高“新郎出来啦。”

    胡阿七丢下王力不管了,跑出来就见院子里挤满了人,发出惊叹声欢呼声。

    屋檐下站着婚服的武鸦儿,面对众人的欢呼微微一笑。

    胡阿七站在人后手拢着嘴一声高喊“接亲喽!”

    ......

    ......

    李明楼没有住在侯府,而是在李奉安当年买的宅子里。

    这里地方小,来的人也不多,相比武鸦儿那边有些冷清。

    虽然到处披红挂绿,穿梭其间的宫女像仙子一样美丽,但总觉得少点人气。

    “小姐。”阿柳压低声音对李明华道,“不管怎样,也该把家里人叫来吧,只来小姐你一个,这家里人也太少了。”

    李明楼此次成亲,没有让李家的人来,李家的人都被关在剑南道。

    除了李明华。

    李明华纠正道:“我不是作为家里人来的,我是来进奏院叙职,顺便参加婚礼。”

    阿柳失笑,又无奈,一摊手:“行吧,你们姐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明华忽的停下脚,对前方抬了抬下巴:“只要这个人来就够了。”

    阿柳向前看去,见一个穿着礼服的少年从门外冲进来,一边走一边端详自己的礼服,问身边的随从“怎么样?好看吧?合身吧?”

    正是李明玉。

    李明华没有上前,目送他被人簇拥着向内而去。

    “明玉公子也要去大小姐那里。”阿柳道,“我们也跟着去吗?”

    李明华道:“不去了,我们是客人,找个地方.....”

    不过来这里的好像都是自己人,也没有人来招待客人,在哪里坐卧歇息呢.....虽然这也是李宅,但她一点都不熟。

    正左右看,前方有一个老者走来,看到她陡然眼睛一亮。

    “啊!是明华小姐!”

    李明华看着这个陌生的老者......

    “老夫姓姜.....”他主动自我介绍。

    说到这个姜字,李明华认得了,施礼:“是姜亮姜大人吧。”

    姜亮很高兴:“明华小姐认出我了。”

    李明华道:“久仰大名,刘范刘大人也提到过你。”

    姜亮笑眯眯:“哪里用他提,咱们可是很熟的。”

    很熟吗?今天算是第一次见吧,虽然的确久闻此人奸诈贪财油滑大名.....李明华不解。

    “来来,歇息处在这边,明华小姐我们坐下说话。”姜亮却不说了,伸手引路,又感叹,“真是快有三年不见了。”

    这个老先生是不是糊涂了?李明华皱眉,他们这是第一次见吧。

    或许是说小姐是明楼小姐的姐妹,早有耳闻,阿柳对李明华眼神猜测。

    也可能是,李明华释然,对姜亮一笑:“姜大人请。”与他并行而去。

    李明玉推开了屋门,一眼就看到坐在镜前的李明楼。

    李明楼已经穿上了嫁衣,带着华丽的凤冠,对着镜子似乎出神,听到门开她转过头。

    “姐姐今天真好看。”李明玉喊道。

    李明楼对他一笑。

    李明玉跳进来,展双手转了一圈,问:“姐,你看,我背你去拜堂的时候,穿这个怎么样?”

    他说完听不到回答,抬起头,见李明楼有泪滑落。

    他吓了一跳。

    “姐,怎么了?”

    李明楼轻轻拭去泪珠,一笑:“看到你长大了,连父亲的衣服都能穿了,我高兴啊。”

    李明玉啊了声,道:“你竟然认出来这是父亲的衣服啊,我还想让你猜呢。”

    李明楼道:“这有什么猜的。”

    她可是亲眼见过的。

    “姐你骗我呢。”李明玉不信,笑道,“这是父亲和母亲成亲时穿的,你只是比我大三岁,你也没出生呢。”

    李明楼笑而不语,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人都来了吗?你把大家都招待好,父亲母亲那边也安排人了吗?”

    李明玉一一回答“都来了”“我会招待好的。”“元吉叔留在家里了,他说陪着父亲母亲。”

    李明楼点点头,轻轻抚过李明玉的肩头,感受衣衫的真实触感。

    “姐。”李明玉道,“姐夫快来了,我去外边看看。”

    这就喊姐夫了,明玉就是这样,他真心喜欢她喜欢的一切,李明楼含笑点头:“去吧。”

    李明玉离开了,金桔进来看到李明楼的脸很不安:“小姐,眼妆有点花了,我给你补补。”

    李明楼坐下来任她轻轻施妆,听着外边说笑声越来越大,她忍不住站起来。

    “小姐。”金桔忙问,“你要去哪?”

    李明楼向外走去:“我出去看看。”

    金桔道:“武都督还没来迎亲呢,就算来了,你在屋子里等着就好。”

    李明楼摇摇头:“我不是,我就是想去看看外边。”

    外边?金桔虽然不解,但大小姐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别说去外边,就是此时她去武都督家也可以。

    李明楼推开门走了出去,入目一片火红,就像那时候一样。

    她慢慢的走向院子里,穿着喜庆衣衫的宫女们端着美酒佳肴,看到她也不惊讶,纷纷含笑施礼,然后从她身边穿过,继续忙碌。

    她看到院子里摆出了一张张桌子,桌子前有人坐着,有人站着。

    她看到了李敏,李敏和姜名不知道在说什么,李敏似乎不高兴,正甩袖子。

    她看到向虬髯,坐在一张桌子前一手抓着肉一手拎着酒壶仰头喝,李明华站在一旁,皱眉。

    她看到李明华看到她,戳了戳向虬髯,似乎要他打招呼。

    她从这边看过去,门外有李明玉跳进来。

    “姐。”他招手喊,“姐夫来了!”

    门外锣鼓齐鸣喧天,院子里的人都站起来,层层叠叠涌去,李明楼越过影影绰绰的人群,看到武鸦儿出现在视线里,大步向她走来。

    成元十三年五月初九,女侯李明楼与朔方节度使武鸦儿成婚。

    .......

    .......

    (还有个尾声,晚上一定写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