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第一侯

355.第348章 没有消息不是好消息

    第348章 没有消息不是好消息

    李明楼不是每个州府的城池都进,因为听到她到来,官民都日夜不停的准备,商人们也闻风而动,携带着无数的货物涌来。

    这样的事一次两次可以,让民众和商人们知道她在而安定就可以了,次次这样就没必要了。

    大多数时候,她随军驻扎,去向哪里也不会让人知道。

    当然,道衙和兵马总营是知道她的动向和所在的。

    宋观察使坐在桌案前,最后一份文书写完放下笔,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和肩头。

    “把这些给夫人送去吧。”他说道。

    厅内同样忙碌一夜的当值官吏们上前应声是。

    “大人快去休息。”

    “我们整理好,交代给信兵送出去才交班。”

    宋观察使点点头,如今淮南道衙门已经运转良好了,他不用寝食不安熬的心力交瘁,该休息就好好休息。

    他向后走去想到什么又停下脚:“夫人昨天有信来吗?”

    官吏们对视一眼互相询问,最后确定答案摇头。

    “大前天来过消息,送回来批示过冬准备的文书,说下一处去申洲。”一个官吏道,看了眼一旁悬挂的淮南道图,“这两天在路上,明天应该就到了。”

    那新消息也应该在路上了,今晚睡一觉明天早上就能收到了,宋观察使点点头,又问:“元爷中五他们在哪里了?”

    一个官吏再次看舆图:“五爷到宣武道了,六爷说那边最近好像有些问题,有人在聚集宣武道的散兵游将。”

    “元爷现在在光州窦县整合大营。”另一个官吏道,“昨天的消息是已经结束要启程回来了。”

    楚国夫人的大将,元吉在淮南道为首,中五借着那次韩旭的事一直留在宣武道,以保证宣武道和山东沂州的通路,此次领兵对战马江由方二压阵。

    马江的残兵已经被杀光了,安德忠新派来的也差不多解决了,宋观察使算了算日子:“差不多明天方爷那边也就有消息了,消息送来就告诉我。”

    官吏们应声是,宋观察使又想了一遍确认万事顺利都是好消息,才轻轻松松的踱步离开。

    天色大亮,道衙里官吏们忙碌,差役们进进出出传达着官府和淮南道最新的动向,兵马不时在街上疾驰而过,路上的行人避让但没有什么惊慌,小贩的叫卖声都没有被打断,与街边的讨价还价,说笑议论混杂在一起。

    扬州城嘈杂忙碌又生机勃勃。

    ......

    ......

    原野上奔驰的兵马像决堤的洪水,卷起黄泥拍向前方的逃散的兵马。

    奔逃的兵马很快就被身后的追兵吞没。

    张庆浑身浴血的从洪水中奔回来,看到楚字大旗下站着的那个男人,黑布遮住他的脸,只余下一双眼。

    像楚国夫人一样喜欢遮着脸的大将,必然是亲信,只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脸上有伤不能见人,还是像楚国夫人那样美若天仙.....

    听说楚国夫人爱美人。

    这个男人被称为方大将,名字不知道叫什么,张庆昨天偶尔听到有人喊他芳儿,吓得他没敢多听.....

    “还有叛军来吗?”方二问。

    张庆的胡思乱想顿消,他现在脑袋还不稳,哪有资格想别人是美是丑。

    “没有了。”他恭敬答道,“这是最后一支叛军,已经持续三天没有新的叛军了,前方斥候也说叛军都撤回浙西境内了。”

    方二点点头不再理会张庆,对身边的亲兵道:“给夫人和道衙送消息。”

    亲兵应声是。

    “夫人到申州了吗?”方二问。

    亲兵想了想摇头:“没有消息送来,应该还在路上。”

    方二眉头皱了皱:“距离上一次消息送来已经三天了吧?”

    亲兵应声是。

    不过消息这种事晚和提前一两天都是正常的。

    “最迟明天应该就会收到了。”亲兵道。

    方二默然一刻点点头:“去吧。”

    ........

    .........

    一队五人的信兵在大路上奔驰,他们身背令旗,所过城池关卡畅通无阻。

    一直到夜色降临,前方的堡寨在夜色里亮着点点灯火。

    “到前方更换马.....”为首的令兵伸手指着前方说道。

    话音未落,有犀利的破空声从前方夜色里袭来,穿透了他的咽喉,带着他和尚未说完的话飞了出去。

    “敌....!”

    余下的几人第一反应就是解马背上的盾甲,但还是晚了一步,箭如雨从四面八方来,眨眼连马儿嘶鸣都停下来,人马皆亡。

    ........

    ........

    火光吞噬一片夜色,照耀着一个大坑,坑里已经躺着一堆兵马的死尸,伴着怪叫声新的尸首被扔了进去。

    在另一个方向的一处,路边燃烧着几具尸首,尸首的旁边散落着箱子,里面的文书随着火不断的卷起变成灰烬.....

    火光渐渐熄灭,夜色恍若一张网,罩住了这边的天地,密密麻麻连飞入其中的鸟儿都剿灭了。

    .......

    .......

    晨光亮起的淮南道衙比别的时候更忙一些,宋观察使的声音在厅内响亮。

    “这不可能!这一定是是出事了!”

    他顾不得穿上官袍,人从厅内疾步而出。

    “不可能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

    官吏们有些无奈又有些不解,只是比往日多了两天没有消息而已,宋观察使怎么像个被父母丢下的孩子,一大早醒来就慌神了?

    “一两天没有消息又怎么样啊?”一个官吏道,“这是在淮南道境内啊,夫人身边又有兵马。”

    是啊,一两天没有消息又怎么样?宋观察使站在道衙内,看着进出的官吏忙碌的差役,清晨正在苏醒的州城......不,这件事不对!

    “去查!”他肃穆喊道,“派更多的兵马,去申州。”

    ......

    .......

    一队兵马在大路上疾驰,他们的速度很快,身后大批的兵马远远的被抛在后方。

    方二的马又在这队兵马的最前方。

    “方大将,这边就扔下了吗?真的交给张庆?”身后亲兵死命的追赶,“太危险了。”

    “没有比夫人没有消息更危险的事。”方二道。

    “可能是改了路线,也可能在某地多留了一两天。”亲兵道,“夫人只是一两天没有消息,又怎么样啊?这是在淮南道境内,她身边有五千兵马。”

    是啊,一两天没有消息又怎么样?方二握紧缰绳疾驰,南边守的密不透风,没有半个叛军能跑进来,东边有元吉在调配兵马,北边有中五以宣武道做屏障,东边有周献驻守......不,这件事不对!

    快马,加鞭,快,快去申州!

    .......

    .......

    一两天没有消息会怎么样?

    一两天会有什么变化?

    营地外厮杀声声,无数的烟火腾腾,曾经平整的大地恍若被天上来的拳头砸过,黄土翻开,一个坑接着一个坑,坑弯弯曲曲围绕一圈又一圈。

    最远处的壕沟可以看到堆积如山的尸首。

    “夫人,对方已经攻到第三道壕沟防线了。”包包举着黑伞道,“再这样下去,最迟今晚,我们就守不住了。”

    他俯身下跪。

    “夫人,请让我们护您突围吧。”身边数十个将官也哗啦下跪,他们的身上也都鲜血淋淋,连将官都亲自参战了,可见状况的险峻,“夫人,不能再撑下去了。”

    李明楼站在焦土血水中,白纱衣裙恍若绽开血色的花朵。

    “不行。”她摇头,“此时无退路,唯有死战才能求生。”

    死战吗?

    诸将回头看,视线所及的四周密密麻麻无边无际似乎都是叛军的身影。

    如果有援兵.....

    两天的时间被阻隔,援兵再来也来不及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