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第一侯

92.第91章 为了吃肉

    第91章 为了吃肉

    四百多的民壮在鼓声和旗帜的号令下变阵列队挥刀刺矛一番,演武便结束了。

    随着鸣金收号穿着各异的民壮列队站在演武台前,汗流浃背精神奕奕,视线都凝聚到台上。

    主簿长长的舒口气:“练的不错,练的不错。”

    其他官吏们也回过神纷纷点头称赞。

    这一次真心实意。

    元吉也真心的谦虚:“现在还不算什么,大家都是普通民众,只能慢慢来,天又越来越冷,练的越来越苦.....”

    主簿机敏,是要要钱吗?忙握住元吉的手:“元爷再辛苦几天,道府的官兵就要到了,等他们来了,大家就轻松了。”

    元吉看起来并没有多高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应声是。

    台下有人抱着一把色彩不等的旗帜蹬蹬跑上来,单膝跪地举起:“请大人们选优胜者。”

    这是什么意思?官吏们不解。

    “军中练兵有奖罚,适才的演武请大人们选最好的一支队伍,我们会给与奖励。”元吉解释,伸手做请,“主簿大人请。”

    不错不错,很会练兵,主簿高兴的上前一步,目光扫过台下,见台下站立的队列都有不同的旗帜举在阵前,应对这护卫捧过来的旗帜。

    随着主簿的视线扫过,台下的队列中民壮们的神情更炙热。

    主簿视线又转回来对李明楼:“夫人你们来选。”

    主要是哄着她们高兴嘛,官吏们也纷纷邀请,李明楼没有推辞,也没有思索斟酌从护卫手中便捡出一把青色的旗帜举起来。

    台下顿时响起吼声,青龙旗所在的队列人人欢腾,其他的队列的人们则满脸羡慕遗憾。

    想都不想,是看哪个颜色好看的吧,适才看的眼花缭乱他们都没记得住哪队是哪队,不管怎么样,大家都高兴就好,主簿等官吏跟着点头表示赞同:“正是这队最好。”

    元吉对李明楼道:“请少夫人赐甲衣。”

    护卫从一旁抬了一摞摞铠甲兵服,又有一架兵器陈列,官吏们这才恍然,原来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兵服,也不是专门训练一批可以穿兵服的,能穿兵服的是优选者。

    李明楼邀请主簿等官吏:“由大人们亲手发放是为荣光。”

    主簿等人没有推辞,只要不出钱的事都好说。

    青旗一队二十人走上台,接过官吏们赐予的兵服兵器,然后转过身高举激动的欢呼,台下虽然羡慕但也发出祝贺的欢呼。

    演武台前再一次掀起喧闹。

    主簿想象不出一个兵服兵器竟然可以让他们这么高兴,以前那些官兵们没这样啊,然后听到元吉在一旁道:“可以去领号牌了。”

    这二十个民壮发出更激动的喊声抱着兵服兵器奔下台。

    “号牌是什么?”有官吏问。

    真正的官兵们倒是有身份碟牌。

    “就是那种。”元吉道,“当然,他们不是真正的官兵,这个号牌只在我们这个军营里作数,得到号牌的民壮可以每日吃肉。”

    主簿愕然,旋即恍然,又失笑,原来是为了吃肉。

    县衙和民众都知道军营里管饭,稀饭管饱,三天一顿荤菜,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这是很不错的伙食,给人做工也吃不了这么好。

    演武结束就到了开饭的时候,军营的伙食营帐排起了两队,最长的一队是普通民壮,今天他们吃的是稀粥饼子一碗素菜,另一边是一百人左右穿着兵服的民壮队伍,刚拿到兵服的那二十人也在其中,神情兴奋的向前张望。

    “这边除了稀粥饼子素菜还有炖羊骨。”元吉对主簿等人介绍,“每天都有。”

    虽然肉没有多少,骨头啃起来也能让人幸福的冒泡,而且每天都有,更何况还是别人没有你自己有,官吏们看着这两队人,很明显看到一队的得意自傲,一队的羡慕和不服。

    人有时候比的不是吃喝,是不一样,虽然只是一碗羊骨头。

    “不止是一碗羊骨头。”元吉说道,“穿了兵服的民壮在回家的时候可以领取三斤肉。”

    主簿神情惊讶:“每次?”

    为了保护家人主动前来当民壮,并没有让他们丢下家人,民壮们轮流七天一归家。

    元吉点头:“每次。”

    当初县衙门前一招呼很多人来军营,但最后真正留在军营的大多数都是平民百姓,穷苦人家居多,听到军营管饭来混饭的。

    三斤肉对于很多人家来说可不少,这岂不是一人吃肉全家吃肉…..

    民众们来军营是为了剿匪保护家人,现在还没有为亲人浴血奋战,就已经让亲人们得到了好处,怪不得他们担忧的民壮们会跑并没有发生,反而来的人更多。

    为了吃肉,为了吃更多的肉,为了让家人也跟着吃肉,这么短的时间就将一群民壮练的如此像模像样,主簿等官吏看着元吉,小手段好手段巧手段啊,振武军名不虚传。

    主簿心思转了几转,一咬牙:“这花费不小,但为了窦县万民,县衙的库中想办法也要支援。”

    在他身后的官吏们顿时如同鸡崽缩起来。

    四百多人呢,四百多人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不知多少张嘴,有精熟物价的文吏心里开始飞快的计算,如今一头猪也不过净肉七八十斤,一头羊更少,这一军营的人一天要吃掉多少,一个月…..文吏窒息。

    元吉对主簿道谢:“暂时还不用。”

    文吏一口气活过来,又神情惊讶,暂时还不用?这暂时其实已经暂了很久了…..

    “元吉。”李明楼忽道,“有肉不能没有酒。”

    主簿等官吏惊愕,进了军营后这武家的两个妇人一个瞎眼安静一个蒙脸不语几乎都没有说话。

    “凡得兵服的人,再加一碗酒。”元吉立刻领命。

    也许不是这个意思吧,主簿等人心里喊,慎重再问一句吧!

    李明楼微微一笑,想到了那一世自己做过的趣事:“天气越来越冷,在军营外立了大缸,每日练完,每个人都可以饮酒一碗,回家的时候再接了带走。”

    大缸,每个人,每天,可带走。

    原本已经停下计算的文吏,脑子瞬时自己转起来,数额滚滚累计,他的眼不由一黑。

    “传令!少夫人赏酒!”

    “传令!营外立酒缸!”

    天下人都爱吃肉,天下男人都爱酒,军营里欢呼声如雷滚滚。

    ......

    .......

    (今天出门,只能一更,我再慢慢的尝试二更了,会越来越规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