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第一侯

27.第27章 换一个人

    第27章 换一个人

    听到李明楼这句话,元吉微微惊讶。

    昨天内宅里李明楼被抢首饰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在他看来这是抢不是借。

    没有人可以借李明楼的东西,除非是李明楼主动。

    他没有愤怒,只有更加冷静,他会给李家的人一个教训,但不想李明楼被惊扰,也不想她难堪,所以还在想时机。

    李明楼今天出来没有提半点昨日的事,这也印证了元吉的猜测。

    被自己的祖母这样欺负是伤心又丢人的事,小姑娘不愿意被人知道提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咽下这口气认了,以讨祖母欢心和姐妹们喜欢。

    她毕竟是一个没有父亲母亲的孤儿了。

    元吉心里很难过,也更要给李家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们知道,李奉安就算死了,也跟活着一样,没有人可以欺负他的孩子。

    没想到在一天就要结束的时候,李明楼提起了这件事,还是直接给出了命令。

    原来李明楼不是不提,跟她寻找大夫的事相比,李家的事不重要,现在忙完了才随口一提。

    元吉惊讶后很欣慰李明楼对待这件事的态度以及办法,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对我不敬,我便对你不客气,如她的父亲一样。

    “今天我就把消息送去,让他们回去。”元吉俯身施礼,准备退开,方二会拉着车将李明楼送到内宅住处。

    李明楼的话却还没有说完:“不是回去,再加两成,送到二叔手里。”

    元吉听到前两句时以为是李明楼自己要用钱,没想到竟然是要给李奉常,虽然以小姐为尊,但涉及到这么大的钱财,他还是问了句:“给李二老爷吗?”

    李明楼明白元吉发反问的意思。

    元吉戒备李家的人,以及随时准备与之你死我活,他上一世直到死也没有跟李家的人有半点缓和,而他死后其他人依旧遵循他的理念,直到将李家的人彻底剥离李明玉,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李明楼可以想到,项氏杀了他们以后会拿这个做成一条不忠不孝不义的罪状,夸大其词掩盖真相污蔑,这也是项云推波助澜早有预谋。

    当然元吉的戒备以及做法是有理由的,李家的人的确要夺取李奉安留下的一切。

    但这一次李明楼想要换个方法,李家是要戒备以及隔离,但不要以李氏的名义来这样做,不要让李家来消耗李氏。

    “忠孝为大,虽然父亲没有让叔叔他们帮忙做事,但对祖母一直孝敬。”李明楼看着元吉,“如今父亲不在了,我们要替代父亲孝敬祖母,我和小宝年纪小,很多事只能依靠叔父来做,叔父也相当于担起了父亲的责任,这些钱给叔父拿着是应该的。”

    元吉没有说话,思索李明楼的意思。

    李明楼继续说服:“都是父亲对家里的孝敬,如今要叔父再多一份辛苦,分两份来送没必要,一并交给叔父。”说到这里笑了笑,“叔父也是孝敬祖母的,钱,他拿着没什么不一样。”

    都是孝敬,钱谁拿着可大不一样!元吉明白了。

    李明楼见他明白了,放下车帘:“祖母年纪大了好好养着就行,其他的事不要让她费心。”

    方二拉着车向内走去,元吉俯首相送,再抬起头除了欣慰眼中还多了一丝笑意。

    大小姐,不受委屈。

    元吉没有再出去忙直接回到了住处,如果事情只是这样办就简单多了,他只需要写一封信交代给来送孝敬的管事,把意思传达到,接下来的事他们就不用管了。

    信很快写好叫人来拿走送出去,在门外等候的两个丫头便走进来:“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元大爷先洗漱吧。”

    今天不怎么累,元吉摆手:“先不洗了。”

    两个丫头神情为难:“元大爷出去一天了,骑马走路,热水泡一泡解乏吧。”

    元吉当然不认为两个丫头是真的关心自己,她们只是受李明楼吩咐怕照顾不周,大小姐不仅保持着冷静,还对想要试探的她的人出手,他要做的就是辅助,不能让大小姐为他费心。

    “好。”元吉起身,解开衣衫露出后背向内走去。

    两个丫头跟在后边高兴又认真的审视他裸露的肌肤。

    左氏看了两天,李明楼没有去讨好李老夫人,但沉默也是一种屈服,到底是个小姑娘。

    李老夫人对孩子们更加慈爱,还叫来管事娘子们商量天冷了后给孩子们开了小厨房补养身子。

    她们这些当媳妇儿子的都吃着一锅饭,小孩子们倒先吃小灶了,真是娇惯啊,左氏小小的反驳了一下,哄得李老夫人更加高兴,这件事就定下来了。

    “有钱就能大方。”左氏接过李奉常的披风笑道。

    李奉常想要点头又皱眉:“母亲本来就对孩子们慈爱大方。”

    左氏抿嘴一笑转开话题:“仙儿不出门了,看来是放弃了。”

    “本来就是瞎胡闹。”李奉常道,“你还是给她提一提正经看大夫的事。”

    左氏点头:“我让母亲来说,这样仙儿能感受到祖母的关心。”

    李奉常嗯了声,家里的这些女人小事他就不关注了。

    “奉耀他们应该到成都府了。”他算着日子。

    左氏忍不住关切:“这次能清查一下大哥的产业了吧?这都过去多久了,咱们自己家人还不知道自己家的产业,掌握在一群奴仆手里可不合适。”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李奉安这个长兄做事一向不讲道理,他的奴仆也是如此。

    “三叔为人老实,对剑南道又不熟,你还是多安排几个人去帮他。”左氏建议,除了相助还要提防老实人见了钱财变的不老实。

    李奉常要说话,门外丫头进来:“李敏来了,要见老爷夫人。”

    丫头说起这个人好像是家里的人一般熟络,其实李敏并不是李家的人,这是李奉安的一个管事,随了主姓的家仆,是他负责送李老夫人的养老孝敬。

    每次他来的时候,李老夫人那边就跟过年似的,李家上下没有人不知道李敏。

    “上半年的是该送来了。”李奉常道,轻叹一口气,孝敬依旧送来了,人却不在了,不想说这个悲伤的话题,“你去带他见母亲吧。”

    丫头提醒:“老爷,他说要见你和夫人。”

    “不用见我,这些虚套客气。”李奉常不耐烦摆手,那些钱跟他也没关系,还要陪着说废话。

    左氏抓住他的胳膊:“老爷,既然他要见我们,就请他来吧,也许是大哥有什么交代让他转达。”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