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第一侯

26.第26章 是他非他的猜测

    第26章 是他非他的猜测

    李明楼是第一次主动掀起车帘,先前让方二救人也不过是隔着窗说了句话。

    方二和元吉放开了缰绳,要做什么?阻止这个疯子给这少年治伤吗?

    “季良,不要发疯了。”老者生气喝道,“这是你儿子,不是给你玩的。”

    季良看着怀里的少年,一双绿豆眼闪闪发亮:“我不是玩。”

    “爹。”少年不知道是否因为感受到危险醒了过来,声音弱小无力,“我不是那些野鸡兔子。”

    季良看着怀里的儿子,眼睛亮亮的在他脸上身上游走:“可是你受伤了,不治多可惜。”

    老者看不下去将一药瓶举起晃了晃:“善人给了药了,让你治,小碗跟那些鸡鸭兔子一样就死了!”

    这句话提醒了他,将另一只手拎着的三只野鸡扔在季良脚下。

    “就是这东西差点害死了小碗,你还是不改吗?”

    小碗挨打的原因老者已经讲过来,季良心疼的看着脚下的野鸡:“这不是烂了,这只是腿打断了又接上了,好了的。”

    老者呸了声:“不要疯疯癫癫了,快些带小碗进去....咿善人。”

    老者推搡季良进门,转头看到车马还在,他还以为已经走了呢。

    “善人。”他想了想试探,“山村穷舍的没有好茶,进来喝口水吧。”

    季良不高兴了:“又不是来看病的,还要烧水。”

    老者将季良推进去,对李明楼这边连连施礼:“善人莫怪善人莫怪他是个疯子。”

    元吉道:“不用麻烦,就是想确认这孩子没事。”

    方二也同时走过来:“我来给这孩子敷药。”

    原来如此,老者恍然又惭愧,任谁看到这父亲疯疯癫癫都不放心,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万一这孩子死了,善事做的也不舒心。

    “那真是太好了。”他千恩万谢,引着方二进去了。

    李明楼坐在车里听着院子里传来老者呵斥季良去烧水,有踢嗒踢嗒的脚步声以及季良高高低低的抱怨。

    “小姐,这个人……”元吉有个猜测,但不敢确信。

    李明楼也不敢确信,但直觉又告诉她这个季良就是猎先生。

    但猎先生为什么改换了名字?为什么是村民眼中的疯子?好像的确不太正常,而且猎先生有儿子吗?

    猎先生救了项云在项家成名,有一段很多人都在谈论他,闲闲无事的姜亮和刘范自然也谈,尤其是项云将猎先生送给李明玉后。

    他们谈论的目的自然是让李明楼知道猎先生多厉害,项云做这个决定多真诚多有情义,把李明玉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

    “猎先生爱兵如子,在军中不分官职大小一视同仁,他常说自己没有儿子,大家在他眼里都是爱子。”

    听起来像占便宜,李明楼想到当初姜亮说这话时自己还笑了,姜亮自己也笑。

    “这是赤子之心。”刘范觉得这个笑话太无聊,“正因为他除了治伤救人别无他念,技艺也才精进,不过,也可能受过什么刺激,比如他没有儿子。”

    刘范这也是开玩笑,姜亮哈哈大笑,李明楼倒是觉得这个很无聊。

    没有儿子。

    现在仔细想的话,也许有两个意思,一直没有儿子,或者有儿子又失去了。

    “季良!你非要发疯是不是,离小碗远点。”

    颓败的院墙展开的门内传来老者拔高的声音。

    “他这样治伤不行。”季良的声音也理直气壮。

    “他不行?你行?因为你小碗差点死了,因为他小碗才救回一条命。”老者是真生气了,声音震得破门抖了抖。

    李明楼也抖了抖伸手按住胸口,她有个猜测。

    这个猜测让她变得激动,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喘气,她现在几乎不怎么喘气,大概是因为她是一个死人。

    方二走了出来,老者揪着季良也走出来,不知道是压着来道谢,还是怕季良去动小碗的伤口。

    “多谢善人啊。”

    “已经治好了。”

    听到方二这样说,季良撇了撇嘴但没有反驳。

    元吉看向车内:“小姐还要看看吗?”

    李明楼道声不用,方二坐上马车,元吉再次上马,这一次真的转头离开了。

    李明楼微微的掀开窗帘看向后边,老者感激的跟着送了几步深深施礼,季良则站在门边未动,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日光照在她露出一点点的指尖,刺痛。

    李明楼收回手重新退回阴暗里:“方二,你亲手给那孩子治伤没有经过别人的手吧?”

    别人自然是指那个对着自己孩子眼睛发亮,似乎要把人剖开翻个遍的半疯子,方二点头:“没有,是我自己上药裹布。”

    小姐真是关心这个孩子。

    “小姐放心,他的伤养些日子就好了。”方二道。

    李明楼道声好没有再说话。

    马蹄声远去,老者和季良的脚步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争执,嘀咕,训斥,抱怨,直到老者离开,里外陷入了安静,然后门咯吱被推开,季良小眼闪闪:“小碗。”

    小碗躺在床上似乎睡熟。

    “不要装睡。”季良道,“你知道那个人给你治伤治成什么样吗?”

    语气引诱恐吓以及幸灾乐祸。

    小碗没有因为父亲这样的态度悲伤愤怒,早已经麻木了,不过治伤治成什么样,他的手抬起落在脸上,摸到半边裹布。

    治伤治成了车里那位小姐的样子吗?

    “小碗。”季良贴近了他的脸,满面讨好,“让我来重新给你治治吧,一定能好的很快。”

    然后又挺直了脊背,声音满是自信。

    “小碗,别人不信爹,你难道还不信?那些鸡啊兔子啊你都是亲眼看到我把它们治好的,我能把野鸡的肚子缝起来,也能把你伤了皮肉缝起来,连疤痕都不留。”

    疤痕不留,小碗另半边脸上的眼睁开:“好。”

    …….

    …….

    李家的宅院就在眼前,今天比昨天回来的还早。

    “小姐,明天还出门吗?”元吉问道。

    方二回头看了他一眼,觉得有些奇怪,元吉为什么会这样问?去不去应该是小姐吩咐的。

    “不去了。”李明楼在车内道。

    所以他的猜测是对的,小姐应该是确定了那个季良就是猎先生,元吉应声是。

    “还有一件事。”李明楼的声音又传来,车窗帘微微掀起。

    元吉靠近等候吩咐。

    “家里给祖母这半年的孝敬送来了吗?”李明楼问。

    李奉安每半年给李老夫人送养老的钱,上半年出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按规矩来。

    “迟了一些,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元吉答道。

    李明楼点点头,放下车帘:“那些钱不用给祖母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