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第590章 投诉函

    第590章 投诉函

    其中有北洲文字书写的,雪山文字书写的,更多的是南洲文字书写的。

    “怎么那么多南洲的书籍?”

    秦深深疑惑的回头看向盛翀。

    盛翀对此也有疑惑。

    “……”

    俩人就这个问题讨论了会儿,最后决定去问简。

    俩人找遍了整个米尔顿庄园,都没有看到简。

    问佣人,都说是有事出去了。

    简是突然间出去的,在出门之前接到了来自欧洲军部的电话。

    “为什么你要把这么隐私的事情告诉我们。”

    秦深深疑惑。

    “家主交代过。”

    “……”

    秦深深闻言撇了撇嘴,心里有些不满。

    她觉得简似乎把什么事情都提前预料到了,并且做了应对的准备。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俩人又去书房逗了一圈,没有发现他们需要的东西,便回了起居室。

    秦深深有些好奇,简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需要急匆匆的出门。

    听闻是欧洲军部来的电话,那会不会是与男人投诉简有关?

    秦深深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噗嗤”笑了起来。

    “什么事情那么好笑?”

    盛氏君烨见状,忙凑了过来。

    “我在YY简被处分时的难看的表情。”

    “不会。”

    盛翀手中拿着那本封面绣着猴儿的书本,正仔细的阅读。

    他闻声,插嘴道。

    “如果不是这事,那他为什么会那么匆忙就离开?”

    盛氏君烨不明白。

    “不会。”

    这次,管曰搭腔道。

    “为什么啊!”

    盛氏君烨听闻忍不住低声嚷嚷起来。

    原本她并不好奇,现在听闻俩人都说不会,她忍不住好奇起来。

    “简在欧洲军部是领了军衔的。欧洲军部不会因为一个佣兵的投诉函而对他作出处分的决定。”

    隗采从书本之中抬头,轻声说道。

    “那他离开是因为什么事情?”

    盛氏君烨追问。

    “投诉函。”

    隗采说。

    “你刚才不是说……”

    盛氏君烨一听,觉得自己被众人耍了,忍不住大喊起来。

    “与投诉函有关却不会被处分。”

    管曰见状,轻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女人一点耐性都没有。

    果然是智商不在线的天然呆……

    管曰内心深感无奈。

    同时有种复杂的情绪在心里滋生。

    他总是有一种把盛氏君烨归类于自己人的感觉。

    总是下意识的会去保护她,或者替她说话,给她台阶下。

    管曰与盛氏君烨俩人的感情,早在早前就已经结束了。

    他想着,把这种行为归咎于俩人交往时的一种下意识的延续性为。

    管曰:实际上,我们的感情早就结束了吧……

    秦深深好奇得不得了。

    庄园里的其他人说不出个所以然。

    秦深深找路易去问个究竟。

    路易却被抓去学马术和射击课程,无暇理会她。

    秦深深坐在起居室的阳台上栏杆上。

    双手离开栏杆把手,双脚垂挂在栏杆外沿。

    身子在栏杆上晃啊晃的。

    让每每从楼下经过的人都暗自捏一把冷汗。

    有几个保镖曾告诫过她,这是危险动作,但秦深深全当没听到。

    她双手托着腮帮子,俩眼无神的向前方眺望。

    起居室的正前方远处,便是米尔顿庄园的入口铁门。

    一条绵长而笔直的林荫大道正前方,就是那有着镂空花纹的大铁门。

    她双脚晃荡啊晃,一直从天亮晃到天黑。

    盛翀忙着想翻译书本里头的未知文字,与研读历史方面的专家联络感情去了。

    以至于,没有看到秦深深这异常危险的动作。

    天黑月亮挂天上。

    那一轮半弧形的圆月,明亮的打在了秦深深身上。

    “我查到了。”

    突然间,一个声音出现在秦深深的身后。

    秦深深猛然一惊,身子趔趄着朝着前方倒去。

    还是她眼疾手快,双手握住了栏杆,才没有从阳台上摔下去。

    “卧了个大槽!你谋杀啊喂!”

    秦深深回头瞪了来人一眼。

    “我太兴奋了!”

    来人吐了吐舌头,表示不好意思。

    “你查到什么了?”

    秦深深看了一眼盛氏君烨,内心是有些无力。

    “谁灭了我一族。”

    盛氏君烨走到秦深深身旁,站定。

    秦深深从栏杆上跃了下来,立在盛氏君烨的身侧。

    她双手反抓着栏杆,屁股腰身轻轻的依靠在栏杆上。

    “是盛家主的叔叔!”

    盛氏君烨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刷的就黑了。

    “哦。”

    秦深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实则,这个答案并未出乎她的意料。

    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

    当年盛翀还未真正掌权,所有的权势都在盛翀叔叔的手中。

    能一夜之间烧了一族人,也只有大权在握的盛翀叔叔能做到了。

    “你不觉得气愤么?”

    盛氏君烨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内心几乎要疯癫。

    她仇恨的火焰瞬时被点燃了。

    “在我意料之中。”

    “你不气愤么!”

    听闻秦深深的回答,盛氏君烨内心有些郁郁。

    她觉得秦深深似乎一点都不在乎盛氏欧洲一族的生命。

    “气愤。但并未出乎我的预料。所以我的反应才会如此淡然。”

    “你早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盛氏君烨有点生气了。

    她生秦深深的气,气她知情不说。

    “因为是猜测,并且这事得你自己查出来才有意义。”

    秦深深淡声述说着。

    说着话的同时,她转身面对阳台外头。

    她扬起那纤长的脖颈,遥望着天空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似乎特别的明亮,吸引人的注意。

    一弯月牙儿一般的月亮,看上去就像尖锐的弯刀。

    随时随地的可以提取了人的生命。

    “你打算怎么做?”

    既然知道是谁干的,盛氏君烨打算怎么做?

    秦深深微微歪了歪脑袋瓜子,嘴角挂着一抹邪佞的笑意。

    “我……”

    盛氏君烨在知道是谁干的时候,光顾着生气,还未想好怎么做。

    “现在盛翀的叔叔不知去向,你想报复得费点力气找人了。”

    秦深深提醒道。

    想报复,起码得把人找到。

    “你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把欧洲盛氏给烧没了吗?”

    秦深深见盛氏君烨低垂着头,不知想些什么,便问。

    “……”

    盛氏君烨闻言,她猛然抬头看向秦深深。

    “是因为盛家主……”

    过了许久,哑然无语的盛氏君烨突然说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