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第589章 你亲妈是谁?

    第589章 你亲妈是谁?

    路易那双大眼期待得看向秦深深。

    大眼睛“吧嗒,吧嗒”的煽动着。

    “你亲妈是谁?”

    秦深深顿了顿,忍不住追问道。

    她的理智让她别追问。

    但她很想完成任务,只得硬着头皮追问道。

    “米尔顿家族失踪的真正继承人。”

    “小小年纪可不能学会骗人啊喂!”

    秦深深一听,脖子马上向后缩了缩。

    她的嘴角微动,说道。

    “我没有骗人!”

    “老男人真的是这么说的!?”

    “……”

    秦深深狐疑的瞪了会儿路易。

    两只纤长的手指在下巴处磨蹭了会儿。

    秦深深:这话怎么听着像是早就预设好了,为了应付她啊!?

    ……

    秦深深没能从简和路易的口中套出有用的信息。

    她去询问过米尔顿庄园里的其他人,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新人,是继承人失踪之后才被招进来的。

    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是谁。

    秦深深唯一从简的口中套出一个看起来有点用处的消息便是,去书房查资料。

    这个书房,便是秦深深第一次闯入米尔顿庄园时去的地方。

    书房的摆设和家具,都是她熟悉的。

    是那种久违的熟悉感。

    秦深深在浑天仪之前站定,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呆愣。

    她一动不动。

    “熟悉这里的东西,嗯?”

    盛翀站在秦深深身后,淡声询问。

    “嗯。”

    “……”

    这样的回答让盛翀不悦。

    秦深深熟悉这里的一切,便能证实他心中所猜测的。

    这并不是他乐意见到的。

    “我与隗子仓来过。”

    秦深深补充了一句。

    不知为何,她能猜到盛翀此刻不悦的原因。

    是因为她对这里的熟悉感。

    她不想让盛翀知道,她熟悉这里。

    是那种从小便见过的熟悉感。

    “嗯。”

    盛翀淡声应着,听不清其中的情绪变化。

    他朝着书架的方向走去。

    而秦深深依旧停在浑天仪前。

    她的手,鬼使神差的探了出去。

    她一手抓着一只小金球。

    把小金球放在龙口之中。

    “咕咚”“哐当”几声细微的声响响起之后,浑天仪动了起来。

    是整个浑天仪交织着,上头的浮雕摇头摆尾的,整体滚动了起来。

    一时间,秦深深看得有些入了迷。

    那双大眼不知什么时候眯了起来。

    眼角弯弯的,浓密的睫毛卷翘着。

    那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笑意加深了。

    她的手不知觉的摸着浑天仪上的浮雕。

    跟着浮雕而行动着。

    她第一次动作如此的轻微,怕是把浑天仪给弄坏了。

    “哐当”“噹”声响过后许久。

    “嗡”得声音响起之后。

    浑天仪才停止住。

    秦深深从内心有感而发的感到满足。

    是那种看到极致得精品时的那种满足感。

    盛翀虽然站得有些远。

    并且面对书架,看似正认真的去寻找些什么。

    只是他微微的侧着身子。

    那双泛着雾蓝微光的眸子却时刻注意着秦深深。

    他看到了。

    他看到秦深深那满足的笑容。

    这很难得才能看得到的笑容,他在这个庄园里看到了。

    盛翀的心绪低沉。

    这更证实了他的猜想。

    深深……

    盛翀想着竟愣了神。

    但也只有几秒的时间,他便回过神来。

    眼见着秦深深又想拨动浑天仪,他低声说道。

    “找线索。”

    “(^U^)ノ~YO!”

    秦深深虽然被制止了,但内心那充盈的满足感的余韵还在。

    她现在的心情是亢奋的。

    她马上小跑步走到了盛翀的身边。

    盛翀微微低了低头,那掺杂着雾蓝杂质的眼看向秦深深。

    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他……看到了她的满足表情……

    他……给不了她的那种满足感……

    他……明明感觉到她那亢奋得余韵……

    这些都是简才能给予的……

    更确切的说是:米尔顿庄园才能给予的。

    盛翀感觉到,秦深深是属于这里的。

    是应该属于这里的……

    盛翀想得一时间竟愣了神。

    “盛翀!?”

    秦深深手里拿着一本棕色书面的书本。

    她一扭头,瞧见盛翀盯着她愣神,她不由得疑惑出声。

    “嗯。”

    盛翀很快便收敛了心神,凑了过去。

    他看到那本棕色书面的书本。

    “为什么,嗯?”

    盛翀淡声问。

    他的心神还在刚才秦深深所表现得那种满足的余韵之中。

    现在问着问题,竟有些漫不经心。

    “这本书与梦娇鬼屋里头书架上的书本封面很像。”

    “打开看看。”

    盛翀说。

    两人盘腿就地而坐。

    而盛翀紧挨着秦深深坐在一旁。

    要是换做平时,盛翀根本不会席地而坐。

    他的洁癖一直存在。

    只是因为秦深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暂且忘了洁癖症。

    他坐在秦深深的身后。

    双手从秦深深的腋下穿插越过。

    他的双脚拢着秦深深的身体。

    他把她半围在了身前。

    他挨得极近。

    他稍稍低头,便能闻到秦深深身上的香味。

    这时,他是满足而慌张的。

    他满足于现在的温馨氛围,慌张失去秦深深的可能。

    他只要一想到简,他就心沉谷底。

    简的能力,他非常清楚。

    简是与他旗鼓相当的。

    并且他表现出了可能掠夺秦深深的态度。

    他有种,秦深深早晚会被夺走的感觉。

    只要有一天,秦深深获知了自己的身世。

    他就会马上失去她。

    想着,他那穿插越过秦深深腋下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他勒疼了秦深深。

    “怎么了?”

    秦深深吃疼着,微抬头回眸看向盛翀。

    “这本书并不是。”

    盛翀答非所问,他不想正面回答。

    一直以来都是他的猜想,现实并非如此。

    他如此安慰他自己。

    但内心的理智却一直告诉他,现实就是与他猜测的一样。

    他的猜测从未错过。

    这本书的书面是棕色的。

    只有书面的周围用着丝线娟秀了几个花纹。

    打开书本之后,里头用兰洲的文字写了些什么。

    “我们再找找。”

    秦深深明显感觉到盛翀情绪的低落。

    她以为是因为没有找到线索。

    她忙说道。

    说话时,声音清亮而明朗,让闻声者感觉一股清流流过。

    登时有了点力气。

    “嗯。”

    盛翀轻声应着。

    俩人在书房里待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都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到是找到了一些与梦娇鬼屋书架上的书本相似的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