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第466章 他怎么能说

    第466章 他怎么能说

    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

    清风绝不会轻易背叛。

    或者说,他……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你忠诚过。”

    秦深深虽一直半阖着眼,但盛翀眼中那复杂的神色,却是看了全的。

    她低声嘟囔道。

    “你效忠于哪个组织?”

    盛翀没有理会秦深深,淡声问清风。

    刚才秦深深一语戳穿。

    他不怒不恼,心中却觉得有些可乐。

    原来他还是对人性报了那么大的期盼啊。

    想着,他余光不由得瞥向肩头这个懒洋洋的少女。

    少女在此之前,一直是以少年的形象跟随在他身侧。

    而在得知她真实身份的那刻,他的内心是波涛汹涌的。

    那天在睁开眼的瞬间,看到躺在自己身侧的少年。

    他的双眸乍现红芒。

    一抹杀意,瞬时浮现心头。

    但手,却轻柔得,比起往常更为柔和的抚着少年安睡的脸庞。

    他手肘撑着床,大手揉搓着那白芷而柔软的肌肤。

    时而用力的向下捅了一个小窟窿,看着少年的脸颊浮现酒窝一般的深窝。

    时而用力的拉扯少年的嘴角。

    扯出一抹似恶劣玩乐一般的表情来。

    又用力的挑起少年的眉毛。

    细看才后知后觉,少年的眉毛淡如烟,细如柳。

    怎么也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眉毛。

    他的眉头因此皱了皱。

    他猛然掀开被子,那双深邃的眸子朝着内里探看了一眼。

    似确认之后,眸底闪现红芒。

    红芒与蓝光交错。

    他正挣扎着,思考着。

    之后,才淡然的给少年掖了掖被子。

    稍稍支起上身,附身在少年的额上印了一吻。

    这一次,轻柔的似怕弄疼了她,把她给惊醒了。

    在得知少年为少女的那刻,一种可以称之为狂喜的情绪,刹那在他的心海之中荡漾。

    那淋漓漾开的时候,余波久久不能平。

    而后,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感,顿时充斥他的内心。

    几乎要把他的理智给掩埋了。

    他拽着被子的手,不由得用力拽紧。

    那刻心中的怒火与不安,时刻冲破他的自制。

    他看了少女许久,才轻轻的吐出一口郁气。

    过多的想象,已然不符他的性格。

    他掀开被子一角,轻声下了大床。

    他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他站在那巨大帷幕玻璃窗前。

    拽地而沉重的窗帘,被拉开一条缝隙。

    他的脸,在那透了一丝光的缝隙之中,明暗交错着。

    他静立了许久。

    脸上无一丝表情。

    他的双眸从深邃渐而天蓝,随后雾蓝。

    他在门外响起敲门声的同时,走了出去。

    拉开门,便见着衣着笔挺整齐的管曰。

    “查一查秦深深入学楠木之前的资料。”

    “或者……”

    盛翀说话的时候,犹豫了。

    这也是第一次,在他心中浮现的情绪。

    “家主,你是在惊疑秦同学是女性?”

    管曰疑惑的问。

    在盛翀走出来的时候,他便知道昨晚他们发生了什么。

    “……”

    盛翀的双眸瞬时停在了管曰的脸上。

    “家主,你不知道秦同学其实是个女性?”

    管曰见盛翀沉默,心中更为吃惊。

    自从俩人交往,日夜可都是形影不离的。

    盛翀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秦深深是个女的?

    管曰吃惊得,脸上都表露了出来。

    “……”

    盛翀见着管曰的样子,心下更加不悦。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轻轻的拽了拽敞露了胸膛的外袍。

    在管曰那惊异不已的表情之中,略微尴尬的撇开了眼。

    他怎么能说,昨晚是他们的第一次呢?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开口。

    从管曰的表情之中便知道,他早于他知道秦深深的真实性别。

    这么一想,心中似乎放松了一些。

    原来秦深深并不是特意隐瞒他。

    只是他从未深究她到底是男是女而已。

    其实,男女有什么所谓?

    只需是她——秦深深,这个闯祸总要他擦屁股的猴儿。

    忆及往日里,他吊打秦深深的画面。

    他的眉眼居然漾出一抹笑意。

    而此刻,竟也觉得以前下手过重了。

    毕竟,她是个少女。

    心中豁然,也没了深究的心思。

    他转身便关上了房门。

    而直至房门上了锁,还未反应过来的管曰。

    管曰:家主到底叫我来干啥西?

    盛翀的眸光深远,却又被少女那清亮而又显得过于疲懒的声音,给唤回了心神。

    “米……”

    清风的心思都还在黄颖儿身上,下意识的想说。

    却被盛翀那狠厉的眼神瞧着,浑身打了个冷颤。

    盛翀被清风背叛的那刻,心中便已经猜到了一二。

    而他是绝不能让清风脱口那个名字的。

    他的眸子小心的看了一眼秦深深。

    果然,这个懒货,完全没有留意听。

    想来,刚才那一问,也只是随口的。

    “黄颖儿,家徽呢!”

    清风被瞧得心中更急。

    以他的功夫,这绳子是困不住他的。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逃脱,全是为了家徽。

    刚刚他听闻秦深深的话,心中更为着急。

    “在……”

    “都说她身上的是假货啦。”

    “那真货在哪里?”

    清风马上问秦深深。

    黄颖儿还想说话,就被隗采几人笑眯眯给挡住了。

    “在那货手中!”

    “那货?”

    清风不知秦深深所指的那货,是谁。

    “哟!”

    “哟?”

    清风觉得秦深深有些不对劲。

    她说话的方式,与现在的样子,与他往日里所熟悉的秦深深,完全不同。

    “就是那货啦!”

    秦深深笑眯眯的说着。

    刚才因着歇了会儿,终是有些力气。

    她心中有了一丝恶趣味的心情。

    “……”

    清风见着秦深深的样子,便知道她是打算耍着他玩儿了。

    清风沉默,面上对秦深深更为厌恶。

    在瞪视秦深深的同时,才察觉秦深深似乎换了衣着打扮。

    “你怎么穿了女装?”

    “我原本就是个女人,怎么就不能穿女装了?”

    秦深深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问及性别,奇怪的反问。

    “你怎么会是女人!”

    清风怪叫。

    说着话,他马上反应过来。

    他被秦深深给带跑偏了。

    他再朝着黄颖儿看去时,视线却被三人完全的遮挡。

    “秦深深,你说的那货,到底是谁?”

    清风的眸光发了狠。

    他已经无法顾及盛翀。

    他此刻就像困兽,决定放手一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