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第384章 肿么每次都是我被看光光!?

    第384章 肿么每次都是我被看光光!?

    盛翀居然率先朝着火墙走去。

    他就像感觉不到那热度一般,平静的穿了过去。

    在穿过去之后,还回头朝着几人招了招手。

    从他招手的方向来看,他应该是冲着秦深深一人的。

    三人:……

    我擦!他不觉得热么!

    三人瞪了会儿眼,并未看到任何的火苗燃上盛翀的身子。

    心下有些好奇,这火墙难道是磷火?

    秦深深好奇的凑近,在那火墙前站了会儿。

    随后马上冲盛氏君烨招手。

    “干嘛?”

    盛氏君烨凑了过去。

    她还没站定,就被秦深深一手给推了过去。

    “卧了个大槽!”

    盛氏君烨的身子完全的没入火墙之中。

    待穿过火墙,她身上几处的衣服,已经被燃出好几个洞来。

    “……”

    盛氏君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上衣,心中有种莫名的羞涩感。

    肿么每次都是我被看光光!?

    (〃?ω?)

    “嗤……”

    一声十分轻微的声音,从盛氏君烨的身侧传来。

    盛氏君烨一扭头,便瞧见盛翀还未来得及收回的,饱含歧视的视线。

    “……”

    凸(艹皿艹)

    你那歧视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老娘身材很有料的啊喂!

    秦深深紧跟着盛氏君烨穿了过去。

    待站定,就看到两人奇异的氛围。

    “怎么了?”

    秦深深凑近盛翀,问盛氏君烨。

    盛氏君烨不想说,她的身材被盛翀歧视了。

    管曰跃了过来,一抬眼就瞧见衣衫褴褛的盛氏君烨。

    “……”

    他随手便把自己的外套,兜头罩在了盛氏君烨的头上。

    盛氏君烨:……

    难道我的身材真的很差啊!?

    (T▽T)

    秦深深瞧见,便知道管曰的点,盛氏君烨根本没有get到。

    她捂脸。

    她感觉衣服被扯了扯,随即便被拽着往前走。

    “走。”

    盛翀淡声说道。

    他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

    虽然,他平时话并不多,而且说话过于简洁。

    但今天让秦深深觉得,似乎过于的简单了。

    秦深深被用力的拉拽着,朝着前方快走了几步,远离了盛氏君烨。

    秦深深能从盛翀的身上感觉到,那股莫名的愠火。

    肿么了?

    秦深深奇怪的看着盛翀。

    “走。”

    盛翀这次又加重了语气。

    几人快步离开黑暗,待见到光亮的时候,几人突的站住。

    “这是……!?”

    盛氏君烨吃惊的低呼。

    “盛宫。”

    秦深深的声音沉重。

    她的音量很低,低得很难听清。

    她可以肯定,眼前这片广阔的建筑物,绝对不是真正的盛宫。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盛宫的模型或者道具。

    有人有盛宫的设计图,或者曾经去过盛宫。

    秦深深心情沉重,不由得侧目看了一眼盛翀。

    盛翀却像没有感觉似的,平静的看着前方。

    “管曰,盛宫当初设计的时候,是通过哪家设计公司?”

    秦深深沉声问管曰。

    她站在原地,没有向前的意思。

    她在判断,眼前这片地方,到底是真实存在,还只是一个陷阱。

    “是盛世集团名下的设计公司。盛宫建造完成之后,图纸就被毁了。”

    管曰也察觉到异样。

    他的语气很平静。

    他并不觉得盛宫被模仿,是什么大事。

    原本盛宫的存在,只是用来居住而已。

    并不是什么拥有秘密的地方。

    “你不觉得太过于巧合了?”

    盛氏君烨冷声说道。

    她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她的不安已经不仅仅在于,可能被绑匪们灭口。

    而是,这一切太像一个阴谋。

    他们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从最初的房间离开。

    “走。”

    盛翀再次说道。

    说着,就穿了过去。

    “穿!?”

    秦深深的眼珠子瞬间瞪圆了。

    她刚刚看到了神马!

    卧了个大槽!盛翀居然从眼前这一大片的建筑物中,穿了过去!?

    秦深深下意识的伸手试探。

    “……”

    emmm……原来眼前这一大片的建筑,只是一张放大的3D照片。

    太过于真实,便成了假。

    但凡是假的东西,就容易一眼拆穿。

    秦深深不知为何,心中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她的脸色有些不定,心中回荡着这句话。

    她筹措着,紧跟着盛翀,穿了过去。

    几人迅速穿了过去。

    在行走的时候,几人都没有说话。

    秦深深在深思,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时候听到,在哪里听到的。

    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只是觉得那声音很耳熟。

    她不由得看盛翀。

    她直觉认为,这声音是盛翀的。

    盛翀似有所感,回头看了她一眼。

    然后朝着她,笑了。

    “笑!?”

    秦深深似乎看到什么世纪大新闻一般,顿时感到惊悚。

    她记得盛翀只对她笑过几次。

    几次笑都没有什么好事。

    她有种起鸡皮的感觉。

    她不由得朝着管曰的方向挪了挪。

    管曰见秦深深挪过来,他便挪到盛氏君烨的身边去。

    盛氏君烨见状,脸上一烧,竟有些无措。

    秦深深:……

    红你妹的脸啊喂!

    你看到管曰,从头到尾的红脸。

    既然你还喜欢管曰,当初你们到底为什么分手啊!

    秦深深忽然感觉肩上一重。

    扭头一瞧,便见着一只坚实的手臂,横在了上头。

    “……”

    秦深深沿着手臂抬头看去。

    便见着盛翀那不满的脸。

    “你看别人走神了。”

    他还是单字蹦,似在艰难的组合词汇。

    但他表达的很精准。

    原是有些无语的秦深深,此刻更觉得不妙。

    盛翀的状态,真的太异常了。

    她把脑袋凑到管曰边上,问道。

    “盛翀以前有过类似的异常状况吗?”

    “没有。家主一直都很好。”

    管曰摇了摇头,随即加重语气道。

    他在提及盛翀的时候,完全是一副迷妹的语气。

    “……”

    问了也白问。

    秦深深给管曰递了个白眼,又扭头观察盛翀。

    在秦深深没有察觉到的时候,他们居然进入一片的明亮。

    这种光亮,已经不能用明亮来形容。

    是那种金碧辉煌到晃眼的地步。

    “……”

    这种相似感,再次袭来。

    她迅速忆起梦娇的那处鬼屋。

    梦娇鬼屋的第三层的装潢,便跟眼前一模一样。

    她心下更加不安。

    她觉得眼前这一切可能存在很大的陷阱。

    而此刻,她的脑海之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她突的扭头转身,朝着原路走了回去。

    “你干嘛?”

    盛氏君烨在后头忙叫道。

    怎么不朝前走了?

    这是要回到原来的房间?

    不逃了?

    今天更完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