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第383章 就在他们的正前方,居然起了一片火墙

    第383章 就在他们的正前方,居然起了一片火墙

    绑匪们发现盛翀有些不对劲。

    他刚才一直很安静的躺着。

    虽然身上的伤口血流不止,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来。

    而此刻,却显得安静得有些诡异。

    特别是他那双血红色的双眸。

    绑匪们不由得警觉的朝着后面挪了挪。

    他们挪动的时候,一脚踩在了秦深深的身上。

    秦深深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她见着盛翀的样子,心中便觉不好。

    隐约之中,她似乎见过盛翀这个样子。

    秦深深忙让绑匪们给她松绑,她得靠近盛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绑匪们怎么可能听秦深深的。

    他们后退几步之后,便站定。

    他们认为,他们距离盛翀安全的范围之内。

    “给松绑!”

    秦深深大吼。

    她的情绪似乎在这一刻爆发。

    她根本无法顾及到掩饰。

    她着急的想去看看盛翀。

    她的声音让盛氏君烨和管曰惊醒。

    他们纷纷睁开眼,环顾四周。

    管曰率先反应过来。

    他的声音有些淡,语气却是很着急。

    “秦同学,怎么了?”

    他是被秦深深的吼叫声给唤醒的。

    他隐约之间,听到了秦深深异样的声音。

    他直觉不好。

    “盛翀不对劲!”

    秦深深着急的回答。

    管曰听闻,却没有表现得特别的着急。

    他从未见盛翀有过过激或者异常的反应

    他认为是秦深深太过担心盛翀了。

    秦深深见管曰听闻,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心中更为着急。

    “盛氏君烨,把我的匕首给我!”

    她着急的对着盛氏君烨大吼。

    “哦哦!”

    盛氏君烨刚醒来,还处在朦胧的状态。

    她只听到秦深深喊了她的名字,下意识的作出了反应。

    她艰难的转动身子,把背部对准秦深深。

    “在我屁股上!”

    盛氏君烨说道。

    “……”

    擦!

    秦深深听闻,此刻心中犹如一万头曹尼玛在奔腾。

    谁会把匕首藏屁股上的啊喂!

    而此刻,她竟然在庆幸,盛翀处在失常的状态。

    秦深深似乎有些心虚,她朝着盛氏君烨挪了过去。

    她的手脚都被捆绑,只能用嘴去叼。

    在叼匕首之前,她还回头看了一眼盛翀。

    在察觉盛翀并未注意的时候,马上把匕首给掏了出来。

    她的动作过于流畅,以至于绑匪都没有觉得异样。

    待她把身上的绳索割断,忙走向盛翀。

    盛翀身上的绳索居然已经完全的崩断了。

    秦深深心下大惊,不知道盛翀是怎么做到的。

    反而是现在,他直直的立在原地。

    两眼通红,双目失神的看着前方。

    他的周遭,似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他现在的样子,就像真正的阿修罗魔王一般。

    只需一眼,便能让人陷入地狱。

    秦深深在盛翀身边,心脏砰砰直跳。

    她心惊不已。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盛翀。

    管曰这会儿也发现了不对劲。

    他忙让秦深深把匕首丢过来。

    待解开了身上的绳索,他才匆忙的靠了过去。

    “管曰,盛翀这是怎么了?”

    秦深深低声,问道。

    她下意识的降低了音量,就像害怕会惊到盛翀。

    被无视的绑匪们:……

    你们难道看不到我们这一群的存在吗!

    莫名感觉很落寞是肿么回事!

    有种被遗弃的感觉的盛氏君烨:……

    你们到是注意一下,还未被松绑的我啊喂!

    “家主出事了。”

    管曰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指隐隐打颤。

    他站在盛翀身前,他此刻不知要做些什么。

    秦深深试图唤醒盛翀。

    但她怎么喊,怎么摇晃盛翀,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只是看着前方,直直的,就像失了魂一样。

    “我擦!不会是被我们给轰傻了吧?”

    绑匪们也察觉到异样,忙要上前查看。

    盛翀可不能真给弄傻了,他们还不知道怎么使用盛氏家徽啊喂!

    绑匪刚要靠近盛翀,便忽的觉得周遭异常的冰冷。

    这种冰冷,并非是身体上的。

    而是心理上的。

    在逐渐靠近盛翀的同时,他们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意。

    这种寒意让他们有些怯步。

    但为了任务,他们只得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站、住。”

    森冷的声音,从那淡薄的嘴唇里,轻轻的传了出来。

    声音很低,不仔细听,让人听不清楚。

    “什么?”

    其中一个脾气急的绑匪一听,心中有些不服气。

    刚才他们已经被秦深深那一连串的动作气到,现在察觉异样,还不让他们靠近。

    到底谁是绑匪啊喂!

    其中一个绑匪一听,偏是朝着盛翀一个跨步凑了进去。

    不等他抬手去查看盛翀,便突的觉得身子被一股强劲的力量,给锤了出去。

    就像一股子分量很重的气体,突然向他袭来。

    他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便已经撞上了墙壁。

    他贴着墙壁滑落的时候,双眼瞪圆了,完全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你干什么?”

    “别以为我们不敢动你!”

    “不杀你的方式多了!”

    绑匪们彻底被激怒了。

    也管不了任务,纷纷上前。

    “你们住嘴!”

    秦深深见状,心慌不已。

    刚才盛翀出手的时候,她根本看不清楚。

    她也没有反应过来,盛翀是什么时候出的拳头。

    只是在刹那间,那绑匪已经被揍飞。

    她第一次见到如此狂暴的盛翀。

    她慌忙喊叫,企图让那些绑匪停止所有可能刺激到盛翀的话与动作。

    “你叫我们住嘴!?我们就……”

    其中一个绑匪刚想说话,便见着盛翀那双血红的眼珠子,转向了他。

    他惊得下意识的住了嘴。

    他的双脚不知为何,打起颤来。

    他居然被看得有些站不住。

    他们长时间在黑暗里行走,根本是无惧于这种毫无作用的,威胁似的眼神。

    但现在,他们居然有种害怕的感觉。

    是一种从心底衍生而出的惊惧。

    就像动物世界里,较弱的一方,看到拥有强大力量的捕食者,下意识投降的心理。

    他们心惊不已。

    此刻,再也不敢轻视盛翀。

    “盛翀!”

    在盛翀的眼珠子看向秦深深的时候,她低喊。

    她在试图唤醒盛翀的神志。

    “?”

    盛翀歪了歪脑袋,满眼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少年的个子好像长高了!?

    少年的脸好大!?

    少年的衣服也不对啊!?

    秦深深:……

    肿么感觉此刻的盛翀,有种在打量自己的赶脚?

    还有一种来自于他双眼的,被鄙视的赶脚?

    秦深深被盛翀看得,后退了一步。

    管曰担忧的站在一侧,安静的观察着盛翀。

    他似乎做着准备,在盛翀出现状况的时候,随时出手。

    “你是小男孩?”

    “啥?”

    这里哪里有小男孩?

    秦深深听闻,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小孩。

    “你。”

    盛翀见秦深深不懂,便抬手,指了指他。

    “我?”

    秦深深指着自己反问。

    “嗯。”

    盛翀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是用鼻音发声的。

    此刻听起来,居然有点萌。

    被莫名萌到的秦深深捂脸:……

    什么情况?

    绑匪们被几人无视得彻底。

    在盛翀不再看他们的同时,随手便掏出携带的枪支。

    几把枪,齐刷刷的对准了几人。

    “呵呵。你们以为这是你们家?还闲聊了起来?”

    其中一个绑匪,中文似乎比其他人好上一些。

    在说着中文的时候,居然还带上了一些口音。

    “你们不是要家徽的使用方式吗?我们不都告诉你了嘛。”

    秦深深淡声说道。

    “你们骗我们!”

    绑匪们恨声说道。

    “真的。那天我就是看到盛翀这么用家徽的。”

    秦深深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现在有些慌,有些六神无主。

    盛翀现在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在这个地方待着。

    他们得尽快离开。

    “那你给我们试试!”

    其中一个绑匪掏出家徽,递给秦深深。

    秦深深前脚刚要跨出,便觉得自己的衣领被拎了一下。

    随即一个力量,把她给扯了回去。

    “别去。”

    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沉重。

    “为什么?”

    秦深深问盛翀。

    盛翀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不让秦深深离开。

    秦深深心中有些无奈。

    她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她想着,盛翀不让她去,可能是那方式是真使用不了家徽。

    此刻,她也有些好奇,家徽到底是怎么启动的。

    三人围成一个圈。

    管曰和秦深深在前,盛翀在后头。

    三人都看着绑匪们,一时竟无语。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两方对峙,都没有互让的意思。

    “这个……你们是不是得给我松一下绑啊!”

    一直被无视的盛氏君烨,弱弱的发声道。

    绑匪们:……

    ……

    对峙无果,绑匪们换班了。

    整个房间里,就留下四人。

    绑匪们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四人会逃跑。

    秦深深急着离开这里,她直觉认为不能再耽误时间。

    她沿着墙壁摸索着,寻找着出口。

    盛氏君烨双手抱胸,她冷眼看着三人,她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

    “你不想离开?”

    秦深深回头问盛氏君烨。

    盛氏君烨耸了耸肩,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你一点都不想知道,到底是谁灭了你们一家?”

    秦深深见状,双眸一冷,淡声问道。

    “……”

    盛氏君烨身子一僵。

    她对灭了他们一家的人,一直耿耿于怀。

    此刻,秦深深的话,触动了她的内心。

    她微微点了点头,也跟着寻找起来。

    管曰留着看着盛翀。

    几人沿着墙壁寻找,居然还真的找到了一个隐藏的门。

    秦深深:……

    秦深深站在门前,瞪着那隐藏的门许久。

    她的内心有些波澜。

    她觉得这个门的格局,莫名的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了?”

    盛氏君烨见秦深深站在门前,奇怪的问道。

    “怎么不动啊?”

    盛氏君烨见秦深深找到了门,却不去动,以为这门后有机关。

    她戒备的向后退了退,正打算找东西,去试探那门。

    却见秦深深居然伸手,轻飘飘的推开了。

    “……”

    所以,你刚才站那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

    ( ̄— ̄)

    “怎么了?”

    管曰见状,率先反应过来,问道。

    “不觉得这个门很相似?”

    秦深深站在门口。

    她一手推在门上。

    门被打开一条缝隙。

    透过缝隙,可见到里头雪白的房间。

    “是的。”

    管曰凑近看了一眼,便知道秦深深问的是什么。

    这处隐藏的门,从门的设计与门内的装饰,都与梦大力办公室里的那扇门十分相似。

    秦深深回头与管曰对视一眼。

    二人纷纷瞧了盛翀一眼,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管门后是什么,此刻他们都得先离开这里。

    四人鱼贯而入,从囚禁他们的房间消失了。

    他们不知,他们所有的举动,都被房间内的监控,看得一清二楚。

    在监控室里,便是那群离开的绑匪们。

    绑匪们见几人离开,他们用身体互相碰了碰,似正在为几人的举动而取乐。

    ……

    隐藏的门后,只有一把椅子。

    这与梦大力办公室里那个隐藏的门后的房间,又多了一处相似的地方。

    秦深深不由得站在椅子前,发了好一会儿的愣。

    在见到这些,她心中有些不安。

    “快走啊!”

    盛氏君烨在后头催促。

    整个房间非常的狭小。

    只能够站立两个人左右。

    此刻挤了四个人,非常勉强。

    秦深深被盛氏君烨一喊,愣回了神。

    再看异常状态的盛翀,心下一定。

    她几步走到另外一处墙。

    她刚要用力撞击,试图打开一个出口。

    在手肘刚接触到墙面的同时,那面雪白的墙,居然轻易的被打破了。

    原来这原不是一面墙,而是用泡沫堆积的隔间。

    几人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这次,这个地方似乎太过于宽阔。

    宽阔得都能听到几人脚步的回音。

    这感觉再次让秦深深感觉到熟悉。

    这很像私人医院里的陷阱。

    秦深深的心脏,不由自主的砰砰直跳。

    她额头的青筋,轻轻抽搐着。

    紧紧拽着秦深深的盛翀,这个时候也出了点状况。

    他居然不走了。

    他就立在原地。

    安静得,就像这个地方原有的装饰。

    “怎么了?”

    秦深深见状,忙轻声问道。

    盛翀没有回答。

    此刻一片的漆黑,秦深深也看不到盛翀脸上的表情。

    秦深深想着,尽管能看到,他肯定也是面无表情的。

    安静了会儿,盛氏君烨着急起来。

    “前面起火了!快走啊!”

    就在他们的正前方,居然起了一片火墙。

    他们后面就是白色的房间。

    他们是不可能退回房间去的。

    盛氏君烨见火势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忙叫了起来。

    秦深深试图拽盛翀,却怎么也拽不动。

    她看到火墙,心中也很着急。

    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踮着脚尖,凑近那淡薄的唇,吻了上去。

    “唔?”

    盛翀在这时,居然有了反应。

    他歪着头,疑惑的看着秦深深。

    “走!”

    秦深深见盛翀终于回神,忙退开一步。

    全程围观的管曰:……

    莫名被喂了一次狗粮。

    盛氏君烨:这样也行!?

    还有一章。萌翀,是早就设定好的。萌翀的异状,也早就在开文之前,写在人物设定里头。现在是在进入第三部分的过度阶段。第三部分:缘起。

    认为,任何的相遇,不是无缘无故的。我不喜欢写那种,霸道总裁,套路文,或者高富帅,傻白甜之类的文章。我不希望这样的文章,影响还未生成分辨能力的小天使们。

    所以,可能会写更加符合实际的价值观。我不想说这价值观是一定正确的,但我可以肯定的说,这是正常价值观。这是我想通过书籍传递的东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