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第381章 像你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我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第381章 像你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我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绑匪眼看着冰块在秦深深的嘴里化成了水。

    化成水的冰块随着秦深深的咀嚼,滑入她的喉间。

    紧跟着,便见着她一脸畅快的模样。

    她的眼睛很亮。

    在吃了冰块化成的水之后,眼睛似乎更亮了。

    绑匪现在更想吃冰块了。

    “快把冰块给我!”

    绑匪有些着急的说道。

    “什么路啊!”

    “在鸿运路。”

    “给!”

    绑匪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把方位给透露了。

    秦深深适时的丢给绑匪一块冰块。

    待绑匪解了渴,他便不再理会秦深深。

    秦深深的眉头微拧,她在思考鸿运路在什么地方。

    她不记得本市市中心有个叫鸿运路的地方。

    盛氏君烨围观了整个套话的过程,她不由得惊奇秦深深到底是什么来路。

    怎么临危不乱到耍绑匪的程度。

    但在听闻绑匪脱口而出的地址的时候,盛氏君烨便觉得,秦深深肯定找不到具体方位。

    她能听出来,绑匪说的不是真话。

    绑匪的中文很不标准,在报路名的时候,有很大的偏差。

    盛氏君烨几乎觉得,秦深深是没希望了。

    她微靠在墙上,无聊的看着秦深深。

    也就在她思考的那么一小会儿功夫,秦深深居然已经跟绑匪熟稔起来。

    她不仅与绑匪分享她的零嘴,甚至很贴心的提供冰块。

    也不知她的冰块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居然源源不绝。

    并且在这么久的时间里,都没有化掉。

    盛氏君烨很好奇。

    在绑匪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询问秦深深。

    “衣服里呀!”

    秦深深理所当然的回答。

    “衣服?”

    盛氏君烨一听,便更加好奇了。

    她看着秦深深的外套。

    她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藏零嘴的地方。

    “喏!”

    秦深深把外套的下摆掀开了一些,露出了里头的绒。

    “……”

    我擦!老娘第一次见着,这么热的天气还穿加绒外套!

    盛氏君烨突然觉得秦深深莫不是有病。

    秦深深收到盛氏君烨那深深怀疑的眼神。

    她点了点头,说道。

    “是有病。”

    “……”

    额,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爽快的赞同自己有病的!

    盛氏君烨稍稍挪开了一些,想与秦深深拉开距离,避免被传染。

    “盛翀有病。”

    “……”

    这又关盛翀什么事儿?

    盛氏君烨不解。

    “这外套的绒,是他让人给加上去的。”

    秦深深加重语气说道。

    说着,为了让盛氏君烨相信,她还用力的点了点头。

    “……”

    盛氏君烨突然觉得,他们是不是都有病。

    绑匪见二人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

    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你想不想知道鸿运路在哪里?”

    绑匪问秦深深。

    “不想。”

    秦深深立马回答。

    自从她听到“鸿运路”三个字的时候,她就开始搜索这个地名。

    她可以肯定,本市的市中心,并没有鸿运路这个地方。

    绑匪给出这样的答案,肯定是骗她的。

    现在绑匪又过来套近乎,说明其中有诈。

    绑匪有些无趣的看了一眼秦深深,随即又说。

    “真的在本市鸿运路。”

    绑匪加重语气说道。

    这会儿,他的口音更重了。

    这三个字的发音,更加不清晰。

    秦深深听着有些含糊,听不清楚。

    她疑惑的看向盛氏君烨。

    “他说的是鸿运路。”

    盛氏君烨的中文较好,她解释道。

    鸿运路?

    秦深深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她环顾四周的环境,随即灵光一闪。

    “别告诉我们,这小房间,就是一套公寓。”

    秦深深微带戏谑的语气说道。

    “是啊。”

    盛氏君烨点了点头,回答。

    她可以肯定,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套完整的公寓。

    她虽然被隐瞒了他们具体方位,但这事她还是清楚的。

    秦深深一听,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她那双淡色的眸子之中,浮现微光。

    她的眉眼舒展,似终于明白了什么。

    她那细碎的发,随着她微动着。

    那微弱的灯光,在她的头顶处,打下一个光圈来。

    她抬起那纤白的脖颈。

    看着站立在跟前的绑匪。

    绑匪不知秦深深为什么要笑。

    他很自信,觉得秦深深不会想到他们在哪里。

    只是他又不确定,秦深深为什么笑。

    “你笑什么?”

    绑匪冷声问道。

    “随便笑笑。呵呵。”

    随即,她又笑了两声。

    “……”

    总觉得这货要搞事情,是肿么回事!

    绑匪心生不祥的预感。

    鸿运路!呵呵哒,其实叫蒋邹龙。

    她会得出这样的答案,全因这套公寓。

    她记得前几年,本市有一个开发案,是关于本市市中心蜗居的建设计划。

    那时候,本市的市长不同意这个计划,被PASS了。

    她去了帝都上大学,随后没多久,就听她养父母提起本市正式启动这个计划。

    而她记得很清楚,这个蜗居计划的开发商的代表,就叫蒋邹龙。

    而蜗居的大小,只有几平米。

    这与她所在的公寓,极度的相似。

    她记得,这蜗居的名字叫“红”。

    秦深深的眸子微亮,她嘴角扬着一抹邪肆的笑意。

    “你知道在哪儿?”

    盛氏君烨见秦深深突然发亮的眸子,问道。

    “知道。而且我知道怎么离开。”

    秦深深的语气十分肯定。

    盛氏君烨有些狐疑。

    而他们的谈话声音,很容易便传入了绑匪的耳里。

    绑匪表示不信。

    他们会选择这里,是因为确信没有人会找到这里。

    而秦深深他们,也绝对不可能能靠自己的力量离开。

    想着,绑匪便有些松懈下来。

    他带着一丝看戏的神色,瞧着二人。

    秦深深突然挪着脚,便要借着盛氏君烨的身体站起来。

    绑匪一瞧,大声低喝。

    “坐下!”

    “我坐累了!起来走一走!”

    秦深深用着熟稔的语气说着。

    吃人的嘴短。

    绑匪想起刚才吃了不少秦深深的零嘴,便也闭上了嘴。

    待秦深深站起来,他便又见着她居然开始脱外套!

    绑匪:就得麻袋!你这是要开始色诱!

    绑匪:我绝壁不会从了的!

    绑匪:如果你真要这么做的话!emmm……我勉为其难一下也是可以的……

    绑匪正脑补被秦深深色诱的画面。

    不等他回过神来,就见着秦深深居然开始撕外套。

    绑匪见状,眼珠子都瞪圆了。

    卧了个大槽!

    盛氏君烨不可置信的瞪着秦深深。

    她的脑子里的画面与绑匪的差不多。

    盛氏君烨:这色诱也应该是我来的吧!应该是的吧!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秦深深的外套被撕得差不多了。

    绑匪:这是要玩SM?

    绑匪越看,越奇怪。

    他有些迟疑的凑近。

    秦深深把外套里的绒全部给拆了下来。

    她把绒细心的一点点撕成条状。

    绑匪见状,脸上出现了奇幻的表情来。

    他想着,他虽然不好男色,但如果秦深深来真的,他也是可以将就的。

    绑匪的眼神,逐渐炽热起来。

    秦深深冲着盛氏君烨说道。

    “帮……”

    “绑?”

    盛氏君烨一听,飞快的朝着后面挪了挪。

    我擦!这是要玩捆绑style!?

    盛氏君烨只觉得此刻的秦深深,很惊悚,是肿么回事!

    随后,她又回忆起,上次见到管曰时,那羞涩的画面。

    o(*////▽////*)q

    秦深深歪着头,看着正用双眼在扒她衬衣的绑匪。

    还有羞红了一张脸的盛氏君烨。

    他们这是肿么了?

    手里的绒已经被飞快的撕扯完。

    她低着头,微微拧着眉,在那绒条里寻找着什么。

    那漆黑的,铺满了黑色瓷砖的地板上,便是那细碎的绒布。

    秦深深的双手被背负着捆绑在身后。

    她的小腿也被仔细的捆在了一起。

    她想要蹲下来,需借助盛氏君烨的支撑。

    她靠着盛氏君烨,盯着地面瞧。

    绑匪已经接近秦深深。

    而盛氏君烨尴尬的,在思考要不要躲开。

    一时间,这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奇幻的氛围。

    秦深深正低着的眉眼忽的舒展开来。

    她似看到了什么,突然直起身子。

    她猛得朝前蹦了一步。

    而这时,绑匪正朝着她扑了过去。

    她这一步,刚巧躲了开去。

    她的脚底板下传来很细微的“咔嚓”声。

    声音小到,连拥有最为敏锐耳力的动物,都得认真的倾听,才能听到。

    在场的其他两人,都没有察觉。

    秦深深站定,嘴角高高的扬起一抹笑。

    那笑容,让看到的人觉得有些瘆得慌,又觉得十分的可恶。

    就像那种小恶魔,即将恶作剧的表情。

    绑匪被秦深深迷惑。

    此刻的脑海之中,存着一些打了马赛克的画面。

    他的手,迅速朝着秦深深伸出来。

    嘴里说着解释的话。

    “虽然我不好男色,但像你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我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当绑匪的话说出口的同时,盛氏君烨有些愤愤然。

    MD,老娘怎么有种被侮辱了的赶脚?

    老娘很性感,也很漂亮哒!

    盛氏君烨的脸色不善。

    刚才还想着要不要躲开,这会儿干脆挡在了秦深深跟前。

    这会儿的氛围,更加奇怪了。

    突然有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盛氏君烨回头看着秦深深,瞧着她那过于白芷的脸庞。

    她那比起很多女人还要大上很多的眼睛。

    觉得却实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子。

    在男人之中,可以用娘炮来形容了。

    秦深深的脚丫子,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悄悄的拧了拧。

    “你们肿么了?”

    秦深深疑惑的看着俩人。

    两人都盯着她看。

    盛氏君烨的脸色有些不好。

    而绑匪却是对盛氏君烨挡路的行为不满。

    秦深深见状,越发觉得疑惑。

    她的脚板并未停止动作,而是正在规律的敲击着。

    她的脚板下方,就是刚才被她踩碎的东西。

    随着她敲击的动作,脚板底下紧跟着传来非常细微的闷响。

    “砰~砰砰~”

    “她还有价值。”

    盛氏君烨突然朝着绑匪说道。

    “我不是撕票。”

    绑匪解释道。

    秦深深没有搞懂俩人什么情况,但知道现下是最佳的时机。

    她脚板敲击的节奏更快了,她飞快的敲出摩斯密码。

    等一串密码敲击完毕,她间歇了几秒钟。

    在二人像是谈判一般的对话的时候,她紧跟着又敲出一串一样的密码。

    她连着敲了几遍,在确定表达清楚之后,才用力的朝着下方又蹦了一下。

    “你干嘛!”

    绑匪没有料到秦深深会这么用力的蹦楼板。

    他突然朝着秦深深大喝。

    他正制止秦深深。

    这套房子虽然是属于他们的。

    但楼下还住着其他住户。

    万一楼下察觉有意,上来查看,会给他们增加很大的麻烦。

    这会儿,绑匪那一丝刺激感,也消失了,任务的目的随即进入脑海。

    他的双眸恢复面无表情。

    他退了几步,让二人坐下。

    秦深深在坐下的时候,身上的外套用力的扇了起来。

    以至于,地上的绒絮飘在了半空中。

    “停止你的小动作!”

    绑匪见状,以为秦深深是想趁机迷他的眼,然后逃跑。

    “好的。”

    秦深深马上乖顺的坐下。

    脸上甚至笑得十分讨好。

    盛氏君烨根本不知道秦深深这一连串的动作是什么用意。

    她与秦深深靠坐着,看着这个奇怪的少年。

    “你刚才做什么?”

    盛氏君烨这才反应过来,秦深深刚才脱外套,不是为了诱惑绑匪。

    “热啊!”

    秦深深笑嘻嘻的回答。

    盛氏君烨一瞧那满是绒絮的地面,便也觉得很热。

    她点了点头,让秦深深掏一些冰块出来解暑。

    ……

    盛翀赶到的时候,就见着三人嘴里鼓囊囊的正咀嚼着什么。

    “……”

    我这是过来救人,还是看绑匪与被绑架对象,和谐的吃食?

    管曰紧跟着进入房间。

    管曰:秦同学什么时候在衣服里藏吃的了?

    绑匪在大门被撞开的瞬间,便警觉的掏出枪来。

    他一见到是盛翀,便知不好。

    他想通知同伴的时候,他的脑门子已经被一把黑漆漆的枪给抵住了。

    “……”

    绑匪瞪着眼珠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心中愤恨,怎么也想不明白盛翀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们在进入这个房子的同时,已经把这个房子所在的地方的信号完全屏蔽了。

    就算秦深深身上藏着通讯设备,也不可能这么快被找到啊。

    绑匪的手,正悄悄的探入衣服之中。

    “过来。”

    盛翀见着那个少年,吃得欢实,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

    “哦哦!”

    秦深深把嘴里的牛肉干一吐,欢快的蹦了过去。

    “……”

    莫名觉得此刻的少年,有些萌……

    盛翀那双泛着幽蓝的眸子,在见到少年的瞬间,闪过微芒。

    他的嘴角隐约有一丝笑意。

    那原是冷漠的脸上,竟然有片刻的痴迷。

    “……”

    盛氏君烨撇开眼,觉得二人之间的氛围,突然有些梦幻。

    她的双眸瞬间与管曰撞上。

    “……”

    “……”

    二人皆是一怔。

    随即,盛氏君烨先躲开眼。

    她现在心中很乱。

    在从秦深深嘴里得知夏国盛氏的事情之后,她心中便烦乱不已。

    她忆及当初跟管曰分手的原因。

    绑匪:……

    不要无视被枪抵着头的我啊喂!

    绑匪的内心正在狂啸!

    今天更完了。休息!休息一下!咩哈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