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第276章 秦深深察觉今晚的盛翀,似乎有些不对劲

    第276章 秦深深察觉今晚的盛翀,似乎有些不对劲

    “所以,转变户籍性质,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为了掩饰什么!或者修改什么?”

    应志明恍然,说道。

    秦深深紧跟着盛翀的思路,惊呼出声。

    二人突然明白,其中可能有其他的事件。

    “而平宝满会在仁星任职。”

    “他在仁星的权限几乎与梦大力一样,都是因为两人共同的秘密!”

    “这个秘密与……”

    “嗯,是梦娇。”

    最后,盛翀转头,看向二人说道。

    这样,所有的事情就连上了。

    一些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有了解释。

    这个秘密可能与梦娇有关。

    应志明查了平宝满10年前的户籍资料。

    “10年前,平宝满有个女儿!”

    应志明看到的时候,也有些控制不住,他惊呼出声。

    秦深深忙凑了过去,看了起来。

    “算一下岁数,与梦娇的年纪,居然只相差了一岁!”

    “不,是两岁。”

    应志明纠正。

    在农村,一般会虚报出生年月日。

    应志明刚才,顺手查了一下当年W市的卫生所的生育记录。

    这记录也夹在了一堆纸质资料之中。

    刚才应志明翻资料的时候,发现那资料就在一侧醒目的位置。

    他不由得抬头朝着盛翀看去。

    见盛翀脸上淡漠,双眸依旧看着窗外。

    应志明想,这有可能盛翀特意放在那个位置,故意让他发现的。

    不然,不会那么明显,那么巧合。

    资料中记录了,那两年的新生婴儿。

    梦娇刚好就在其中。

    “两岁的差距,是很难让人发现。”

    秦深深点了点头,说道。

    她微低着头,两指托着下颌。

    她的碎发在冷风中微微飞扬。

    外头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

    窗户被盛翀打开,雪花飞了进来。

    有几片落在她的头上,随后又化作了水滴。

    盛翀见了,只是回头看着。

    两眼盯着秦深深,眸色竟有些复杂。

    秦深深的发很快就被打湿了。

    一层湿发覆盖在头上,竟没有让她察觉。

    她只觉得有些冷。

    冷风刮着她的脸。

    她的下颌埋入了围巾之中,只露出两只大眼。

    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

    盛翀不知怎么,觉得秦深深越看越像女孩子。

    他的双肘撑在窗台上。

    身子斜斜的依靠着。

    额发滑落,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视线。

    阴影打在眼下,让他有些晦暗不明。

    不知是不是绑架案勾起他一些情绪。

    他看了秦深深一阵,忽的吐出一团白雾。

    他扬着脑袋,回望着漆黑的天际。

    今晚的夜空,没有月。

    只有漆黑的天,还有外太空的卫星。

    一抹嘲,在嘴角扬起。

    我还是希望眼前这个邪佞的少年,是个女子吗?

    盛翀有些自嘲,自问内心。

    “梦大力第二次找回的梦娇,很有可能不是梦娇,是平宝满的亲生女儿?”

    秦深深忽然惊呼出声。

    她吃惊的眨了眨大眼,朝着盛翀看去。

    与盛翀的视线对上的时候,她才察觉,他看了她许久。

    “你怎么把窗户给开了!”

    秦深深忙上前,把窗户关上。

    在沾到盛翀的手,才感觉到冰冷。

    盛翀在进屋的时候,便已经褪去了外套。

    刚才一直在窗前站着,一直被冷风刮着。

    现在露出来的肌肤,几乎冻成了僵肉。

    秦深深眸色有些急切,心里微疼。

    用着自己缩在袖子里许久的手,捂着盛翀的。

    她不住的搓着,用那水润的唇,轻呼着气。

    “不冷。”

    盛翀只是淡声的说道。

    说着,把她搂进了怀里。

    他的手劲有些大,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你怎么了?”

    秦深深察觉今晚的盛翀,似乎有些不对劲。

    情绪比起往常,有着很大的起伏。

    对于秦深深的问题,盛翀似想回答又没有开口。

    他只是双眸复杂,盯着她看。

    “到底怎么了?”

    见状,秦深深有些着急。

    “……”

    “取平宝满的样本。”

    盛翀突然转移话题。

    这是不想回答的意思。

    秦深深深知,没有追问,只是担忧。

    盛翀的嘴角弯了弯,大手在她的头顶用力的蹭了蹭。

    “乖。”

    “……”

    三人当晚在W市住了一晚。

    住的是盛世顶楼的套房。

    原来盛翀在顶楼预留了一间套房,以备不时之需。

    应志明是第一次住盛翀家,显得有些不淡定了。

    他刚进门,就开始四肢僵硬。

    “你在紧张?”

    秦深深惊奇的看着应志明。

    “咳。”

    应志明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随即说道。

    “这可是盛家主的家。”

    “是啊。你又不是没去过盛宫。盛宫比这大,都不见你紧张。”

    “那只是去做客。现在是过夜!”

    “过夜让你很紧张?那你去睡走廊好了。”

    秦深深故意闹应志明。

    “……”

    摔!没见过这样做兄弟的!

    应志明拉着一张脸,径自走进自己的房间。

    “嘭”的一声,把房门甩上。

    “秦同学,应顾问怎么了?”

    管曰一边收拾床铺,一边问秦深深。

    “更年期。”

    “??”

    秦深深最近一直出入仁星和梦家,为的就是想取平宝满和梦娇的DNA样本。

    平宝满很警觉,秦深深几次都没有成功。

    这让秦深深更加确定,梦娇与平宝满很有可能有血缘关系。

    不然一般人,不太会警觉到,喝完东西都要把杯子洗一遍。

    秦深深曾利用梦娇失踪的事情,找过几次平宝满。

    平宝满也只是与她间隔着东西,聊上几句。

    仅仅几句话,便离开,从不多留。

    梦娇失踪近一个月的时候,终于见到平宝满爆发。

    一次,在下班的时间。

    大楼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招投标部门的人,见秦深深平时呆呆的,看起来好欺负,就把东西留给她做。

    以至于,她最后才走。

    她要下楼的时候,突然听到电梯里传来愤怒的吵闹声。

    秦深深走近细一听,是平宝满的声音。

    这部电梯是员工电梯,平宝满在里头也不奇怪。

    只是,从电梯里一直只传来平宝满的声音,没有第二个人。

    让秦深深猜测,平宝满很可能在打电话。

    她抬头看了一眼电梯显示屏,刚好要抵达她所在的楼层。

    她与电梯门,拉开了一些距离。

    作出了刚从部门出来,走到电梯口的样子。

    还有一章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