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第275章 他看向窗外的眸色,有些怅然

    第275章 他看向窗外的眸色,有些怅然

    “盛翀,先把我放下来。”

    “不。”

    “为毛。”

    “你会继续睡。”

    “呃。”

    擦!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盛翀给了秦深深一个,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脑袋想些什么,的眼神。

    秦深深被盯得身子抖了抖。

    她又撅了撅屁股,搓了搓脚丫子。

    觉得屁股底下冷飕飕的。

    抬眼朝着下方一瞧。

    卧了个大槽!下方什么时候挪了个电扇来了啊喂!

    秦深深忙朝着眼前的男人看去。

    却在男人那双淡漠的眼睛之中,看到了戏谑。

    “你不觉得凉吗?”

    秦深深问盛翀。

    “不会。”

    “emmmm……

    特么的,没对着你吹,你当然不会觉得凉了。

    秦深深决定,换个问法。

    “你不觉得我会凉吗?”

    “不会。”

    “……”

    秦深深伸直脚丫子,探了探。

    发现盛翀拎着她的高度,刚好距离电风扇一个脚板的距离。

    任她怎么探,就是够不着电扇。

    “我屁股凉。”

    快放下我啊喂!

    “嗯。”

    嗯是几个意思?

    “我感冒了肿么办?”

    秦深深开始卖可怜。

    “吃药。打针。”

    “……”

    MMP……

    秦深深最后是被盛翀拎着出门的。

    出门的时候,是被裹成熊样。

    里头两层的秋衣秋裤,两层的毛衣,毛衣外头两层的外套。

    脖子上裹上一个超级长的围巾。

    秦深深走路都有些失衡,东倒西歪的。

    “盛翀,穿太多了。我热!”

    秦深深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

    盛翀只是顿了顿步子,随即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你不怕凉了?”

    “……”

    应志明见到秦深深的时候,就见着她挂着一张脸,一副怨气很深的模样。

    “噗——你怎么了?”

    应志明悄声问秦深深。

    “你试试早上睡懒觉的时候,被人从被窝里解封的经历。”

    “呃,我觉得应该不止于此。”

    应志明指着她臃肿的衣着。

    “呵呵呵呵呵哒。解封的时候,用电扇的经历,你试试。”

    应志明没听明白,一脸茫然。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哒。老子告诉盛翀屁股被电扇扇凉了。然而,出门的时候就被裹成这样了啊!”

    秦深深越说,怨气越深。

    一副想爆发出来的模样。

    “噗嗤。”

    应志明硬生生的把笑给憋了回去,装出一副高冷的模样。

    “特么的。”

    秦深深突的踹了应志明一脚。

    “呃。”

    应志明没注意,拐了一下。

    “过来。”

    盛翀注意两人的互动,见秦深深着急得开始揍人了。

    他淡声喊了秦深深。

    “哦。”

    秦深深挪着步子,走了过去。

    三人抵达W市警局的时候,那会儿警局的人才上班。

    应志明找了一些人,一起查20年的户籍资料。

    三人算是翻遍了整个警局的纸质材料,才把平宝满的户籍资料给找了出来。

    根据户籍资料上登记的。

    20年前的平宝满还是农村户口。

    秦深深看到的时候,以为平宝满的户口性质是跟着W市开发而改变的。

    却见盛翀手中拿着一张纸,纸上写了一些字。

    他看了一眼,便递给秦深深。

    “平宝满的户籍性质,是在W市开发之前就变性了?”

    秦深深很惊讶。

    “平宝满的户籍性质改变,与梦娇被梦家找回的时间点,基本吻合。”

    盛翀淡声的说道。

    他早就看过平宝满的所有户籍资料。

    盛翀这么一说,秦深深才反应过来。

    梦娇第二次被绑架,是在幼儿期。

    紧跟着,梦家出动物力寻找了很久。

    这件事情几乎悄无声息,任何的媒体都没有报道。

    反而梦娇第一次被绑架这件事,被大肆的报道。

    秦深深在听了梦大力的念叨之后,曾查过。

    而第二次绑架,梦家几乎没有什么行动。

    只是报了警,然后就像象征性的动了动人力物力,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听梦大力的话,似乎第二次找回梦娇的时候,很庆幸。

    秦深深当时以为,梦大力是因为找回了女儿而庆幸。

    现在觉得,也许是其他原因?

    “平宝满的户籍,是什么时候改变性质的?”

    秦深深问应志明。

    应志明此刻的手中,正拿着平宝满的户籍资料。

    “在10年前。”

    “这么早?”

    “10年前W市还没有列入开发。”

    “也许,梦大力因为平宝满收养了梦娇,所以为了感谢平宝满,而帮他改变了户籍性质?”

    秦深深结合了自己所知,进行了猜测。

    “……”

    盛翀听闻,却没有说话。

    他的模样,有些讳莫如深。

    就像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

    秦深深见了,很想翻个白眼给她。

    但想起早上被拎出被窝的事情,她顿时泄了气,一点都不想惹大魔王。

    “有这个可能性。”

    应志明点头说道。

    “平宝满现在任职仁星,也许也是酬金之一?”

    秦深深继续猜测。

    “嗯。很有可能。”

    “那就有一点说不通。梦大力似乎很忌惮平宝满?”

    秦深深说着,扭头看向盛翀。

    盛翀正点着打火机,掏出一根烟,似要点燃。

    他注意到秦深深向她投过来的视线。

    只是微微侧目,随即径自点燃了烟。

    待一团烟雾从他那薄凉的唇中吐出。

    他才淡声说道。

    “梦大力有把柄在平宝满手中。”

    “喝!?”

    秦深深和应志明二人都有些吃惊。

    两人都做了很多猜测,却从未朝着这个方面去想。

    盛翀这么一说,两人才觉得,梦大力和平宝满两人之间,确实有很多的疑点。

    “看看平宝满的户籍,未转性质之前,是否有其他人口?”

    秦深深有些兴奋,就像发现了什么,急于找出真相。

    “平宝满的户籍性质被转变,也许与酬谢,完全没有关系。”

    盛翀忽的又说道。

    这句话非常的冰冷,期间藏着深意。

    秦深深闻声回头,朝着盛翀看去。

    他的眸色微凉,幽蓝的光,占了眸子。

    他的眼神幽幽,似想起什么往事。

    他那只骨节分明,干净整洁的大手,放在了膝盖上。

    食指微微的点击着膝盖。

    另一只夹着香烟,吞吐着烟雾。

    一团烟雾迷了他的眼。

    让他看向窗外的眸色,有些怅然。

    “对!10年前W市根本没有列入开发。不管是平宝满还是梦大力,都无从知道W市户籍的价值。”

    今天更完了哦!今天写得不是很6。在刚开始写的时候,总闻到一股猫屎的臭味,臭得恶心想吐,头晕头痛的。思路完全被打断了。磨了很久,才6起来!哭唧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