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第274章 脚下悬空的感觉并不好

    第274章 脚下悬空的感觉并不好

    “比对一下梦家养女的血型。”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鉴定中心的门口。

    两人抬眼看去,正是阿修罗大魔王。

    “……”

    秦深深捂脸。

    “……”

    应志明无语。

    他侧目,看向秦深深。

    应志明:擦,你告诉盛翀,你来警局找我?

    应志明心里哇凉,觉得自己药丸。

    秦深深:我把血迹的照片,误传给盛翀了。

    应志明:……

    有种逃过一劫的赶脚,是肿么回事?

    盛翀几步走到秦深深面前,低头看了她一眼。

    见她还是那副呆头呆脑的模样,似有些不满。

    他随手便把她的眼镜给摘了。

    大手在她的脑袋上用力的拨了几下,把那卷发给拨乱了。

    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发夹,把碎发给别在了一起。

    待做完这些,他托着下颌打量了几眼,觉得满意之后,才揽着人朝着法医走去。

    应志明全程被无视。

    应志明:……

    我是空气,我不存在……

    “你怎么知道我在警局?”

    秦深深抬头问盛翀。

    “你传了血迹照片给我。”

    盛翀淡声回答。

    这样的回答,让秦深深直觉怀疑自己的智商。

    盛翀的意思是,他看到秦深深给他传血迹照片便能猜到,她肯定会取血迹样本来警局鉴定。

    MMP,有种智商被碾压的赶脚是肿么回事!

    “盛家主!”

    法医见到盛翀,迅速与他打招呼。

    两眼放光,完全是一副脑残粉的模样。

    擦!又多一个脑残粉!

    秦深深只敢对法医投以鄙视的目光。

    不知盛翀是否发现秦深深的小动作。

    在秦深深做动作的时候,大手轻轻的在她的头顶揉了揉。

    “别闹。”

    “……”

    “有梦家养女的资料?”

    盛翀回头问应志明。

    应志明才找回存在感。

    他走了过去,点头回答。

    “有的。”

    应志明应完,便回办公室拿电脑去。

    鉴定中心的电脑,用不了他的账号。

    法医迅速比对血迹。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居然与梦家养女的血型一样。

    秦深深见状,有一刻有些疑惑。

    梦娇失踪,手机却出现在梦大力的办公室。

    而血迹却是梦家养女的。

    梦家养女出门蒙着纱,不以真面目示人。

    梦娇的习惯,性格,变化无常。

    这些都让人觉得奇怪。

    还有平宝满,那么关心失踪的梦娇。

    都非常不对劲。

    秦深深嘀嘀咕咕的,把这些奇怪的地方念叨了出来。

    盛翀就在边上,马上就听到了。

    “你觉得梦娇是平宝满的亲生女儿?”

    盛翀淡声问道。

    “嗯。”

    秦深深点了点头。

    她把自己觉得奇怪的地方,告诉盛翀。

    “去查一下,梦娇是什么时候落户在平宝满的户籍下就知道了。”

    盛翀的话,马上让秦深深反应过来。

    她一见应志明拿着电脑进来,她马上说道。

    “志明,顺便查一下梦娇什么时候落户的!”

    应志明听闻,点了点头。

    待点开平宝满的户籍资料,发现梦娇居然是在近一年才迁至他的户籍底下。

    而且是从帝都迁移到他的户籍底下。

    这让三人都觉得奇怪。

    梦大力居然让梦娇迁出帝都,落户W市?

    这太反常了。

    应志明顺手,又查了一下平宝满的资产。

    并没有特别的,可以分割的财产。

    这就更加奇怪了。

    “查一下,20年前,平宝满的户籍资料。”

    20年前的W市,还不是一个城市。

    W市是近几年才开始规划开发的,算是一座新型的城市。

    在20年前,W市只是一个农村。

    要查20年前的农村,有些困难。

    而且,20年前的农村根本没有电脑,所有的资料都是靠手工书写,这就又增加了查找的难度。

    应志明费了一些时间,查了一下已录入的资料,果然是没有找到。

    “只能去W市的资料库看看了。”

    应志明说道。

    应志明说到W市,秦深深马上就想起那个肥硕的瞎扯淡。

    她不由得眉头拧了拧,抬眼朝着盛翀看去。

    盛翀似知道秦深深在想些什么,只是微微的低了低头。

    “你觉得我忌惮路车单?”

    盛翀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眉头微微的挑了挑,显得有些戏谑。

    “你每次见到瞎扯淡的时候,都是一副忍耐的样子。难道不是忌惮?”

    秦深深疑惑的问道。

    盛翀听闻,眉头挑得更为明显。

    他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眸色微闪,似在笑。

    “并非忌惮。”

    他淡声回答。

    说着,大手不由自主的在秦深深的头上揉了揉。

    似宠溺。

    秦深深甩了甩,有些不乐意盛翀老揉乱她的头发。

    ……

    秦深深一大早,还被暖烘烘的被窝封印的时候。

    就见盛翀背着日光,大手一挥,瞬间把封上的被窝给解封了。

    秦深深四脚八叉的,手中抱着盛翀的枕头。

    她嘴角正挂着哈喇子,鼻腔里发出呼噜噜的鼾声。

    睡得正酣的时候。

    被盛翀一手给拎了起来。

    鼻头的泡泡瞬间戳破,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哈?”

    秦深深张着茫然的眼,朝着盛翀看去。

    “盛世美颜?”

    秦深深下意识的抬手,纤细的食指点着盛翀的下颌。

    嘴角弯起一个邪肆的弧度。

    迷茫的双眼没有焦距。

    “来,给小爷我笑一个!”

    完全出自下意识的话,顺口就被她说了出来。

    “笑?呵。”

    冰冷的嘲讽,突然从眼前的盛翀眉眼口中吐出。

    “呵!?”

    瞬时,她从眼前的盛世美颜中惊醒过来。

    “大魔王!?”

    又是一句,完全下意识的话。

    “大魔王?呵。”

    嘲意加深。

    “呃!emmmm……”

    秦深深忙抱紧枕头,左顾右盼。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寻着逃走的缝隙。

    话说,刚才我是在睡觉的吧?

    为毛下一刻我就出现在盛翀的手指之间了?

    秦深深有些茫然。

    抬眼看了一眼眼前冰冷的男人。

    呃,似乎脸色很不好!

    “早哈!”

    秦深深腆着笑,冲着盛翀打招呼。

    “……”

    盛翀冷飕飕的盯着秦深深看,似乎完全没有打算把她放下来。

    脚下悬空的感觉并不好。

    秦深深光溜溜的脚丫子,缩了缩。

    脚指头互相搓了搓。

    她双手双脚全攀在枕头上,撅着屁股,看着盛翀。

    还有一章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