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116章 127.尸检结果

    第116章 127.尸检结果

    “在哪?”

    语气十分的冰冷,直接透露出不悦来。

    秦深深哪怕知道盛翀现在极度的不高兴,但她却在听到盛翀声音的第一时间,心底涌现极度的雀跃。

    “在志明这里。”

    很难得的,嚣张邪佞的秦小爷,说话带了一些瓮声瓮气,气息也十分不稳。

    盛翀听闻,眉心拧了拧,厚实的手掌握了一下。

    “我去接你。”

    过了会儿,盛翀淡淡的说道。

    刚才在听到秦深深声音的那刻,他听出秦深深情绪不好。

    甚至可能是哭过。

    他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原本就不悦的情绪,更加沉入谷底。

    “等我。”

    他听着秦深深的声音,有些心疼,有些紧张。

    他并未受这样奇怪的情绪困扰。

    几乎在说完话的时候,他就已经起身,直接下了地下车库。

    盛翀出现在应志明办公室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小小的少年,窝在偌大的办公椅中。

    少年把自己缩小到了极致。

    明明是165高挑的个子,却硬生生的要把自己缩得很小。

    他的手臂绕过胸前,围在曲起的小腿上。

    就这样紧紧的抱着自己,盯着眼前的某一处发呆。

    她的眼神放空,眸子在见到盛翀的那刻,剧烈的晃动起来。

    在盛翀大跨步靠近的那一刻,少年无意识的一把搂住了盛翀的腰。

    她把自己的脸都埋进了盛翀的腰腹。

    她无意识的摩擦着,摇晃着脑袋。

    她想把脑子里的那些回忆都摇掉。

    这样的少年,盛翀第一次见到。

    因着少年的无意识碰触,使得一团火在盛翀的下腹慢慢聚集。

    他滚了滚喉结,紧绷下颌,脸色沉了沉。

    他微微僵直身子,低头看了一眼那只能看到发旋的少年。

    微不可闻的吐出一口气,他才俯下身子,一把将少年抱到腿上。

    “不想待着?”

    盛翀看着眼前眼神空洞的少年。

    “……”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余光中,盛翀瞄到办公桌上的冯亚妮的资料。

    当他看到冯亚妮与少年的关系的时候,他心下一紧,脸色更为阴沉。

    在看到“亲密”俩字的时候,他就认为这冯亚妮与秦深深的关系绝非一般。

    甚至在高中时期,俩人很有可能是情侣关系。

    也只有这样,两人才会好到到哪儿都在一起。

    盛翀的眸色阴沉,眸子中宛如有一个漩涡,紧紧的吸着秦深深。

    一股冷风从他心底腾升而起。

    他看到冯亚妮“已死亡”时,瞬间的,觉得很高兴。

    甚至是庆幸这个该死的女人已经死了,不需要他动手。

    他知道这种奇怪的情绪是因为什么。

    他看着少年的脸,越加的柔和。

    “我带你回去。”

    盛翀语气淡淡,其中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不。”

    秦深深终于开口了。

    逐渐的,她回过神来。

    再次看到冯亚妮的资料的时候,眼睛还是闭了闭,在努力的忍耐。

    “冯亚妮与我高中时是很要好的朋友。我想找出杀她的凶手。”

    秦深深摇了摇头,接着便低着头,玩着盛翀的衣襟。

    其实在看到盛翀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回神。

    只是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一时间晃神了。

    她抱着盛翀,感觉心底沉沉浮浮,不是很真实。

    她努力的蹭着,想借助肉/体的碰触,感觉外界。

    现在回过神来,心下便有了决定。

    那件事情虽然把她伤害了,但她与冯亚妮的关系,使得她必须做些什么。

    “这件事情应志明会解决。”

    盛翀听到秦深深的说法,马上不悦的说道。

    “应志明不了解冯亚妮的圈子。如果有我的帮忙,比较容易抓到凶手。”

    秦深深说话的时候,眸色越加的坚定。

    盛翀拧着眉头,盯着秦深深。

    他的眼神之中有些探究,探究秦深深到底对冯亚妮是什么感情。

    他知道,他现在在吃一个死人的醋。

    寒风突的在他的周遭刮起,冷冰冰的风刀在室内大作。

    应志明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就差点被风刀给割伤。

    他看到办公室内,那旁若无人的一对。

    他重重的清了清嗓子,心下有些感叹。

    MD,这毒狗粮撒到我这里来了!

    “志明,尸体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吗?”

    秦深深一见到应志明出现,马上从盛翀的怀里挣脱出来。

    她的脚一沾地,马上快步走向应志明。

    刹那,应志明感觉到室内的温度骤降。

    只见盛翀沉着脸,手指不断的敲击桌面,满脸的不愉。

    应志明忙收回目光,把手中的尸体鉴定书给递给秦深深。

    秦深深低头快速的翻阅。

    在此之前,她从未接触过医学方面的东西。

    鉴定书中的一些专业名词,她根本看不懂。

    只看懂了一个开头,什么法医的研究对象为“死亡医学”……

    这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对于死者尸体的鉴定是根据死亡医学来判断吧。

    秦深深想了想,翻了翻,看到鉴定书上的一些红线标注。

    尸体上有明显的捆绑淤痕,还有一些挣扎时造成的擦伤。

    由于尸体的五官特征破坏的过于严重,无法通过尸检得知尸体五官的情况。

    鉴定书上还有一句话,被重点圈了出来。

    其内容就是,尸检结果,该名死者的血型与冯亚妮的血型不符。

    “不符?!”

    秦深深吃惊的抬眼看向应志明。

    应志明也是刚拿到鉴定书,还没细看。

    他拿过鉴定书,看了眼那行字。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随即掏出手机就想打电话。

    “咯咯咯”清脆的敲击声在办公室内回荡。

    办公桌那边的男人,在刻意引起室内其他二人的注意。

    秦深深和应志明瞬间就看向办公桌的方向。

    “死者根本不是冯亚妮。”

    冷冰冰的声音,突兀的在安静的室内响起来。

    嗓音低沉,宛如正在演奏的乐器一般。

    盛翀的提醒,让两人瞬间回过味来。

    显然他们找到的死者,不是冯亚妮本人。

    如果两人是同个人,在血型上是不可能出现不同的。

    这只能说明一种事,就是有人找了尸体代替了冯亚妮。

    “或者,是这个死者偷了冯亚妮的东西,被人杀了抛尸呢?”

    秦深深脑子里闪烁过各种可能,脱口而出。

    冯亚妮与秦深深的友谊,可以说是相爱相杀。在高中的时候,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从秦深深见到冯亚妮三个字的时候,出现的情绪反应,就能看出。给票票,给打赏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