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115章 126.暴露出来的森森白骨

    第115章 126.暴露出来的森森白骨

    秦深深背对着应志明,硬着嗓音说。

    “我怎么会认识。大魔王待会儿得找我了,我得赶回去。”

    秦深深直觉很糟糕,完全不想参合这次的命案。

    她马上把盛翀搬了出来,作为离开的借口。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盛翀还蛮好用的。

    “你肯定认识。”

    说着,应志明朝着秦深深递出一个学生证。

    一个方形的卡片状学生证,被装在透明的密封袋中。

    学生证上沾了很多的血渍,把学生证上的班级和专业都遮盖住了。

    只留下了一个一寸照和名字。

    秦深深下意识的接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手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她的眼神剧烈的晃动,身子微微颤动,嘴唇有些发青。

    应志明察觉秦深深的一样,马上把学生证给拿了过来。

    “你没事吧?”

    应志明关切的问秦深深。

    第一次看到这样状态的秦深深。

    尽管是面对盛翀,秦深深也没有表现得如此明显。

    “你认识这个人?你害怕这个人?”

    应志明忙探头问。

    “……”

    秦深深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应志明。

    她的瞳孔放大,呈现出一种出神的状态。

    “深深!”

    应志明察觉不对劲,双臂紧了紧秦深深的肩膀。

    他晃了晃秦深深,见她不能回神。

    他左顾右盼了会儿,便靠近秦深深的耳畔,低声说。

    “阿修罗大魔王来了。”

    “呃!?”

    秦深深几乎是马上的回神,探头探脑的,去找应志明口中的大魔王。

    “人呢?你不是说大魔王来了吗?”

    秦深深这次表现得比往常还慌张,几乎是失去了判断力。

    她在没看到盛翀的时候,紧张的询问应志明。

    应志明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他没来。刚才这样说,是因为你走神得太厉害。是要把你唤醒。”

    应志明说这话,语气带着探究。

    他判断,今天这个死者与秦深深的关系绝非一般。

    “你能跟我说说这个人吗?”

    应志明用着试探的语气,对秦深深说。

    他觉得现在不应该刺激秦深深。

    秦深深定睛看了眼应志明,随后回头看向警戒线。

    “你带我去看看死者吧。”

    秦深深用着几近软弱的语气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双臂紧紧的抱着自己,做出了极度自我保护的姿态来。

    应志明见状,原本想着下次再让秦深深认尸体。

    这时,从警戒线的另外一边,走来一个警员。

    警员跟应志明打了声招呼,随即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说着,又指了指死者的方向。

    秦深深沿着警员的手指,朝着死者的方向看去。

    她用力的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抬脚朝着警戒线的方向走去。

    “深深,你……”

    应志明来不及阻止秦深深,就见她已经矮了身子,穿过警戒线。

    秦深深走到满是血迹的地方。

    在一摊血迹的中央,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

    之所以说是人形,是因为尸体已经被破坏得完全看不清楚五官的特征了。

    所幸尸体没有被截肢,尸体的部位都是完好的。

    秦深深屏息,慢慢的蹲了下来。

    她微微探出上半身,看向尸体的五官位置。

    “这里应该是五官吧?”

    秦深深拧了拧眉,不确定的扭头问应志明。

    应志明这时与警员走近,他高冷的冲着警员点了点头,随后也蹲在秦深深身边。

    应志明给秦深深递了一双手套。

    他自己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手套,随即掏出镊子,把覆盖在死者脸部位置的碎发给挑开。

    刚才因碎发覆盖着,死者的五官虽然被破坏了,看上去却不是那么恐怖。

    现在脸上碎发都被挑开,被故意破坏的脸部露了出来。

    只见原本应该立体的五官,现在被压碎变得扁平。

    在血泊之中,见到一些暴露出来的森森白骨。

    头骨碎片。

    有些断骨横在原本应该是鼻梁的位置。

    有些碎骨插在原本应该是脸颊的地方。

    眼睛的位子微微凹陷,眼眶里头已经没有眼珠子,是完全的空洞。

    嘴唇已经被割去,只留下两排带血的牙齿。

    秦深深见了,忍不住撇开头。

    她困难的吞噎着口水,抬眼望了望天。

    她的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水润了,那蕴藏在心中太久的东西,急欲爆发出来。

    应志明察觉秦深深的情绪,他半站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秦深深深深吐了口气,这才缓慢的站了起来。

    “从身形和脸型判断,应该是她。”

    秦深深低着头,缓慢的说道。

    她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让应志明轻易的察觉。

    但应志明毕竟是学心理的,一看就知道秦深深现在情绪不稳,而且与死者关系很特别。

    他眼色深了深,心下觉得这个案子可能会有进展。

    他把秦深深接到警局待着,打算等她情绪稳定之后,再问问。

    在这期间,法医那边开始检查尸体。

    想看看在尸体上,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应志明在警局有自己的办公室。

    整间办公室都非常干净,空旷。

    办公室里除了一套办公用的桌椅,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秦深深靠坐在办公椅上,随手拿起桌上的表格。

    表格上赫然写着死者,冯亚妮的个人资料。

    冯亚妮,女,19岁。

    就读本市传媒学院。

    高中时期与现合华大学学生,秦深深关系十分亲密。

    资料的内容十分简单,就大概写了个冯亚妮的基础资料和人际关系。

    秦深深不用看,都能把资料上的内容背出来。

    因为冯亚妮这个人,她实在太熟悉了。

    冯亚妮,是她秦深深,高中时期最要好的死党、闺蜜。

    高中时,两人几乎形影不离。

    两人不管到哪儿,都会带上对方。

    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秦深深想到这里,用力的闭了闭眼。

    一股子不明的情绪,通过眼眶和鼻腔,几欲泄露。

    这时,她的手机屏幕闪烁不停,是盛翀的来电。

    秦深深眸色淡淡,她瞄了一眼。

    几乎是迅速的,她把电话接了起来。

    她现在需要一个安慰,哪怕人不在身边,听到声音她都觉得可以得到一丝慰藉。

    写了个过度,这才憋出点灵感来。秦深深这个人的身份并不简单,只是她自己本人不知道,她的养父母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被收养,谁也不知道。给票票,给打赏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