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30.逼供的手段

    第29章 30.逼供的手段

    “废话真多!动手!”

    鲍杰懆一向是个冲动派。他一脚踹在潘财华的两腿之间,单手一挥。他的手下迅速行动。

    鲍杰懆一动作,那些手下马上把潘财华和黄颖儿团团围住。

    潘财华这下才有些害怕。他没想到鲍杰懆他们真的敢动他。

    “你们就不怕潘家?!”

    潘财华眼见着一排身着黑色西装,一身肌肉的男人,一边靠近他,一遍挥动手里的刀。

    这些刀他从未见过。非常小巧,通过灯光,刀面上反射出一层暗纹来。

    潘财华平日里从未接触过什么组织。家里也只是给安排了保镖保护他而已。

    像这种代表了一方势力暗纹,他一点都不认识。

    他只以为是普通的,见血封喉的刀。

    就在那刀要割到他的肉的时候,一直坐在他身边的黄颖儿尖叫了起来。

    “啊啊!你们要干嘛?”

    黄颖儿一边尖叫,一边用力的挣扎。

    其中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手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腕,一手拿着小刀。

    黄颖儿因为挣扎,身上原本没有裹严实的衣服散了开来。那团动过刀的浑圆,爆了出来。

    鲍杰懆、倪一舟、应志明:……

    三人见了,同时撇开头。三人此刻只有一个念头。真恶心!

    “动手!”

    鲍杰懆有些暴躁。他一想到秦深深可能出现的危险,他现在巴不得马上撬开潘财华的口。

    从中得知秦深深的去处。在来此之前,他都已经想了很多。

    他猜测,以潘财华和黄颖儿的手段,充其量就下下药,送个女人上个床什么之类。

    对于身为男生的秦深深来说,并不吃亏。

    但是,当他得知秦深深被偷运到了国外,甚至差点被卖的时候。他气得只想让潘财华生不如死。

    这些都是后话。此刻,潘财华面对一群黑衣人的威胁,他脸上居然出现了笑意。

    那种笑容带了讽刺还有莫名的自信。

    “你笑什么?”

    倪一舟率先察觉潘财华的不对劲。他拧着眉头,盯着潘财华的异样。

    “呵。你们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秦深深而要自我毁灭。你说我笑什么?”

    “你以为我们会怕潘家?”

    应志明听闻,冷哼道。

    如果是以前强盛时期的潘家,他们三人到会忌惮一些。但是现在,潘家已经是个不入流的世家了。

    潘财华听闻,他这才开始有些担心。他身躯微抖,夹在手指间的香烟,烟灰被抖落了下来。

    黄颖儿看出潘财华的怯意。她马上用力的掐了掐失魂的潘财华。她说。

    “就算你们不怕潘家。那么加上我们黄家呢?”

    黄颖儿的声音很大,在这空旷的别墅中,听得特别清楚。

    “哼,黄家算什么东西?”

    鲍杰懆额头青筋突爆,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

    “还不动手!”

    鲍杰懆一声令下,他的手下迅速挥动小刀。

    小刀十分精致,挥动间,已经在潘财华和黄颖儿的身上,割出了好几道的口子。

    黑衣人在血口上用力的按压,血水飞快的流了出来。

    血水快止住的时候,那些黑衣人又用力按压,如此反复。直至潘财华和黄颖儿因失血,而变得惨白。

    “你们就只有这样的手段?”

    潘财华这个时候还嘴硬。

    鲍杰懆一听,马上怒起。他一脚踩在沙发上,一把锋利尖锐的刀就出现在他手上。

    这把刀与他手下手中的刀不同。刀锋很尖,就像矛一样。刀面有菱角,布满了暗纹。

    纹路十分繁复,像泣血的蔷薇花,又像某种文字。

    应志明和倪一舟同时看向小刀。二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同时出现了震惊的神情。

    倪一舟、应志明:“节操?!”

    鲍杰懆:“哈?”

    鲍杰懆奇怪的回头看向二人。不知道二人为什么喊他。

    应志明率先反应过来,现在不是问刀的事情。他闭了闭眼,按下倪一舟握紧的拳头。

    应志明说。

    “节操。潘财华只想激你,让你在他的身上留下更多的伤痕。以供他倒打一耙。”

    鲍杰懆一听,马上安耐住脾气。他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冲着黑衣人晃了晃脑袋。

    黑衣人整齐划一的点头,随即一把拽起潘财华和黄颖儿。

    他们把二人分别关进了两个房间。分开逼供。

    焦躁的氛围在三人之间弥漫。他们坐在客厅等待着。等着潘财华终于忍受不了痛苦而全盘托出。

    应志明一直在看手表。他原本是三人中最为冷静的。

    但在等了两个小时之后,他的脚开始忍不住敲击起地板来。

    这时,他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亮。

    他点开瞧了一眼。突然,他的眼睛大睁,似看到什么十分震惊的事情。

    接着,有半闭着眼睛,把刚才的信息给删除了。

    待他把手机放回裤袋里。他才缓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踱步走到关着潘财华房间的房门前,他用力的踹开房门。

    “喂,志明!别冲动啊!我们也很担心深深。但是别给潘财华留下证据啊!”

    鲍杰懆看到举动十分异常的应志明。他忙跟了过去。

    他刚靠近房门口的时候,就见到应志明一掌推进潘财华的手肘关节处。

    只听一声十分惨厉的叫声,响彻了潘财华的别墅。

    叫喊声过后,潘财华瞬间的呆滞。双目孔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的身子突然软塌塌的,就像突然被抽去了骨头一般。

    鲍杰懆看得眼睛发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紧跟着鲍杰懆的倪一舟看到,他却紧紧皱了眉头。

    倪一舟对于应志明的家庭有些听闻。他们对于刑讯逼供,有自己一套办法。

    这些办法很简单,而非常有效果,最重要的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最后这个被逼供的人,在做检查的时候,医生只会作出此人自己精神问题这样的结论。

    “他怎么了?”

    鲍杰懆快步走近失去意识的潘财华。他动了动潘财华的脑袋,发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鲍杰懆让黑衣人把潘财华拖进房间,原本是想来个精神折磨,谁知过了几个小时,一点效果都没有。

    现在人被应志明弄成这样,不知道还能不能逼问出秦深深的下落。

    来票票吧!来打赏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