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29.你可知秦深深对我的重要性

    第28章 29.你可知秦深深对我的重要性

    “管曰,你可知秦深深多我的重要性。”

    “……”

    这次,管曰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不知才做出了那么愚蠢的判断。

    短短几句话,管曰已经明白了。为什么秦深深会是特别的。

    盛翀有洁癖,别说是女人,但凡是活物,都不能近身。可是秦深深不但碰了盛翀,还搂着盛翀睡觉。

    秦深深碰他的时候,他没有生气,没有愤怒。甚至是安然入睡。那是盛翀10岁之后的第一次。

    在此之前,不管是请多少专家医生,甚至是服用安眠药。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睡眠质量。

    “家主。我马上让暗影出动!”

    管曰迅速朝着盛翀深深的弯了腰,懊悔不已。

    盛翀的眸底闪过阴狠的光。一闪即逝。随即面上却一派平和。就像这事与他无关。

    “不。”

    “家主?”

    管曰不懂。既然秦深深那么重要,为什么不马上出动人手去救援?

    “查合华去高级会所的监控。”

    盛翀想都没想的马上说道。说着,他嘴角微微翘起。

    “……是。”

    为什么是查监控?如果那些人真要动秦深深,肯定会在监控上做手脚。

    管曰虽然不明白,但他马上出了书房。没过一会儿,他又迅速的走了进来。

    这次,他的手上多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上显示的就是合华去高级会所的监控。

    与此同时,应志明手上也多了一台笔记本。笔记本上显示的也是合华到高级会所的监控视频。

    应志明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敲击电脑。电脑上飞快的播放出监控内容。

    监控分成很多小视频。是每个不同路口的监控视频。

    应志明把视线跳到秦深深从合华出发的时间。他马上就看到了由秦深深驾驶的那辆拉利炫红跑车。

    “卧草!一台辣鸡车还能跑出这样的速度!?”

    说话的是鲍杰懆。

    这时,鲍杰懆已经跟应志明汇合。应志明与鲍杰懆打完电话之后,他马上就跟倪一舟赶到了高级会所。

    同时,在前往的路上,应志明动用了关系。

    他很快就拿到了监控。现在,他们三个人正在一起观看。

    “你们快看!深深是不是在比划什么?”

    倪一舟一直盯着视频在看。他马上就察觉视频的不对劲。

    他迅速把视频的播放速度调低,待慢速播放之后。

    他们都看到,每个路口拍下的秦深深,她的左手一直都放在车门外。

    秦深深的手指不断的变化。

    第一个路口比了个16。

    第二个路口比了8。

    第三个路口又是16。

    第四个路口又是8。

    就这样,不断的重复这两个数字。

    三人一看就觉得不对劲。还是应志明反应最快。他马上说。

    “潘财华的名字首拼字母是‘P’,正好是26个字母的第16个。”

    “而黄颖儿的名字首拼字母是‘H’,正好是26个字母的第8个。”

    应志明说完,鲍杰懆也马上会意。他忍不住爆粗口道。

    “TM的,深深是让我们找潘财华和黄颖儿,逼供啊!”

    倪一舟和应志明一听,二人同时吊着一双眼,瞪了鲍杰懆。

    “干嘛,难道我说错了?”

    鲍杰懆奇怪的看向二人。

    二人无语的摇头。

    二人同时想。你都能猜到,难道我们能想不到么。还需要你这么大声喊出来吗!

    ……

    “透露给应志明。”

    盛翀看了第一个监控视频之后,他冷漠的说道。

    “是。”

    管曰迅速掏出手机,在手机上飞快的编辑着什么。一秒钟的功夫,信息已经发出去。

    没一会儿,那边就已经回复。

    “家主。秦同学的同学们,也发现了。”

    管曰有些惊讶。他看向盛翀。

    盛翀手肘支撑在白色书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相交叠,轻轻的托着他精致的下巴。

    一股阴冷的气息,一直在不断的往外渗透。

    “潘家,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是。”

    管曰点了点头。他没有任何的质疑。安静的听从命令。

    ……

    应志明领着鲍杰懆和倪一舟朝着潘财华的房子走去。

    潘财华不喜欢与人同住,所以在合华的附近买了一套别墅。

    合华里像潘财华这样的学生很多,所以学校也很放任。

    只要成绩不要不及格,不要做出有损学校的事情,学校基本不管。

    一走到房子门口,鲍杰懆原本插在裤袋里的手,朝上一挥。

    紧跟着他身后的那些手下,马上整齐划一的点头。

    三个人迅速走到房门口。三人同时动作,瞬间把房门给踹开了。

    房门踹开的声音震响整栋别墅。惊得原本鸳鸯交缠的潘财华和黄颖儿,匆匆从房内跑了出来。

    “你们是谁!怎么敢随便闯入我的家!?”

    潘财华被吓的声音调高了八度。待他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三个人,他吃惊不已。

    随后他迅速冷静下来。他咧嘴恶劣的笑容。一手搂着黄颖儿,像个贵公子似的缓缓走了下来。

    “你们以为你们带了人来,我就会怕你们?”

    潘财华在茶几上找到了一盒香烟,就着黄颖儿的手,点燃抽了起来。

    “潘少爷,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三人十分嚣张跋扈。他们不等潘财华开口,已经坐在了潘财华的对面。

    三人平时虽然很低调,但有事的时候,也很会来事。算是见什么人,就会做什么事的人。

    “你们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

    鲍杰懆:“狗在吠?”

    倪一舟:“狗现在可金贵了。别污蔑了狗。”

    应志明:“……”

    “你们居然骂我狗!你们可知道得罪潘家的后果!?”

    “就是!你们这些狗东西!你们可知道潘家得罪不起!”

    黄颖儿坐在潘财华边上帮腔。现在她的眼中,潘财华又贵气,又帅气。

    “我真想知道,得罪潘家的后果。”

    应志明突然开口。说的话完全与他平时不同。平时他的语气冷冰冰的,状似对什么都不在意。

    而今天,他的语调变得十分阴冷。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冷意。

    鲍杰懆和倪一舟听闻,都有些惊讶。他们不禁扭头看了眼应志明。

    果然,他们看到了与平时不同的应志明。应志明低着头,沉着脸,似乎真的被惹怒了。

    “哈哈哈哈哈哈!颖儿,我今天真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

    “居然有人不怕死的,想得罪我们潘家!”

    “财华,这些人哪里知道天高地厚啊!”

    “就得让他们知道,得罪潘家的后果!”

    黄颖儿马上帮腔,原本僵硬的脸上,硬是挤出了诡异的笑容来。

    潘财华笑得满脸扭曲。看上去十分狰狞。完全没了平日里装出来的矜贵公子模样。

    从盛翀和管曰的对话中可以得知,其实现在秦深深对于盛翀而言,只是一个重要的睡眠工具。我想,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来说,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些都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来,鼓掌,给票票!给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