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第1310章 大结局

    第1310章 大结局

    老管家瞪着她,气势十足。

    叶思白甚至都要怀疑,医生说这人挺不住了,到底是真是假。

    好一会,老人收回了视线,声音颤抖的继续说。

    “你父母死后,二爷整个人都不对了,更加疯狂,易怒,但是有那位陪着,他的状况,还算稳定,就在我们都以为,他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糕了的时候,你出事了。”

    “先天性心脏病,几乎要了你的命。必须尽快移植,呵,一个小孩子,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轻易碰到合适的心脏……”

    说道这里,叶思白的呼吸已经开始不稳了,手脚冰凉,甚至,已经猜到了一个可能性,让他难以置信的可能。

    老管家看向她,蓦地笑了:“眼看着你被病痛折磨,最后差点撑不下去的时候,二爷他,用那个刚刚两岁的女儿的心脏,移植给了你!”

    老管家声音已经夹上了哭腔,带着撕心裂肺的痛。

    “心脏啊!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没了还怎么活啊?”

    叶思白瞪大了眸子,一双眼睛通红通红,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忘了反应,甚至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的心脏……

    “大小姐死了,那位夫人也疯了,她恨二爷,几次想杀了二爷,二爷也任由她下手,可最后,到底还是舍不得,那位死了,从五层楼上挑了下去,用这种方式,报复……”

    “那是二爷最后的救赎,她死了,二爷的天也塌了,身体垮了,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养病,你以为陈溪带走你,二爷不知道吗?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后来的后来,老管家还说了很多,多到,叶思白记不清楚。

    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命,是陆南笙用他女儿的命换来的。

    所以,他每次那么温柔的看着自己,对自己的纵容,并不是假的。

    哪怕最后临死前的哪一个目光,是不是也在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

    另一个,被他放弃了的,亲生女儿……

    叶思白无法接受这个认知,她扶着墙,不知道怎么回到江斯允的病房的。

    她坐在门口,没有进去,只觉得浑身发冷。

    甚至连神经都要冻上了。

    她侧过头,看着窗外的蓝天,鼻腔酸涩难忍。

    她完全没想到,当年的是是非非,竟然,还有这么多隐情在里面。

    陆南笙间接害死了她父母,可是,却用自己女儿的命,换了她的命。

    这是什么复杂的人生。

    让她连恨他,都是去了资格……

    ……

    老管家再和叶思白谈完话没两天,就死了。

    自己拔了输液管和所有仪器。

    在那个冰冷的晚上,就这么去了……

    叶思白心情抑郁了很久,江斯允不是没看出来的。

    但是她不说,他就没有去问,只是陪着她,偶尔逗逗她笑。

    用他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她。

    有些事,在说一边,就是伤上撒盐,等她想好了,她会告诉他……

    江斯允身子养好之后,两人就回国了。

    陆琛那边也醒过来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不适合长途跋涉。

    许芯留下来陪着她,没有回去。

    陆南笙的死讯也传了回去,但是关于他的那些事儿,却没有告诉陆老爷子。

    哪怕如此,陆老爷子还是伤心失神了很久。

    整个人都老了很多,身体大不如前。

    ……

    叶思白回来之后,状态也不是很好,有几次江斯允都看不下去了,最后坚持把孟舒找过来。

    两人在房间里聊了两个多小时。

    叶思白才恢复了状态。

    回来之后没多久,就传来了一个喜讯。

    九重仙山上映之后,票房一路走高,虽然仙侠类爱情片不会创下票房最高的记录,但也是达到了一个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高度。

    更是把乔安的摇光传打的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接下来的电影节上,九重仙山多次被提名,基本上能拿的奖都拿了下来。

    最后在含金量最高的金花电影节,叶思白拿下了影后的最后殊荣。

    就在黎方洲激动的,想要接下几个特别好的剧本的时候,叶思白却怀孕了。

    这消息一出来,整个江家都炸了锅了。

    叶思白简直成了祖宗一样,被供着。

    房间也被搬到了一楼。

    这事儿还闹得不轻,京城那边,白家和陆家纷纷打电话过来,让叶思白过去养胎。

    最后都被老太太给怼了回去。

    他们家的闺女,为什么要去别人家养胎?

    可是还一件事,就是江斯允和叶思白虽然领证了,但是婚礼还没有办。

    之前已经定下了日子,但是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一拖再拖,早就过了日子了。

    眼下只能匆匆又重新定了日子。

    因为叶思白不想挺着大肚子结婚,所以婚礼的日子,十分的紧。

    一时间,京城那边,可是来了不少客人。

    两位老爷子都跑了过来。

    看到孙女儿幸福的模样,还怀上了小曾外孙,陆老爷子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了不少。

    似乎这样的喜悦,才能将他的丧子之痛,驱散一二。

    白家那几个小子,也都跟着过来了。

    妹妹结婚,怀孕,这都是大事儿,怎么可能不来?

    得知这消息之后,江靳远几乎第一时间扔下了手头的所有工作,跑回了家。

    看着一屋子的人,他目光转了好几圈。

    白家的几个兄弟都在,可是没有邵湛庭。

    江靳远缓缓退出那个热闹的圈子,走到花园,靠在墙上,看着烈日当空。

    冬天已经过了,江城的春天很短,转瞬就入了夏。

    但是江靳远却并没有觉得暖。

    他低下头,从兜里拿出一盒烟,敲出一颗烟,叼在嘴里,点燃。

    拐角处,蓦地传来说话声。

    “三哥,二哥怎么没来啊,他不是就在江城吗?我都好久没看到他了。”白洛洛软嫩嫩的声音响起。

    白玉坐在花坛边上拿着手机打游戏,嘴里还含着一根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说道。

    “啊,可能忙吧。”

    白洛洛撇了撇嘴:“有什么忙的,之前他陪着二嫂的时候,也不是一直没工作吗?”

    话音未落,白玉手机啪嗒掉在了地上,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再说二嫂这件事,咱们没二嫂!”

    白洛洛闻言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忘了吗,可是,他们都说二嫂要生宝宝了,为什么就忽然不是咱们二嫂了?”

    “小孩子管那么多做什么,总之,你就记住,二哥和二……和甜甜已经解除婚约了,咱二哥是单身,没有二嫂了,知道吗?”

    小孩子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还依旧很困惑,大人的世界,真复杂。

    拐角处,早已空无一人,地上,一支刚刚点燃的香烟扔在那里,没来得及捻灭……

    ……

    婚礼如期而至。

    叶思白的肚子还没有显怀,穿着婚纱,依旧是苗条的不像话。

    可江斯允却拒绝她穿太过紧身的婚纱,甚至连后面的带子都不许嘞得太紧。

    叶思白委屈了:“这样松松垮垮的,太难看了!”

    江斯允嘴角一勾,将她搂进怀里,亲了一口:“不难看,你这肚子,勒不得。”

    叶思白闻言,顿时有小情绪了,自从怀孕之后,这矫情的性子就没断过。

    “你说,你是不是更在乎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是不是因为我怀孕了才娶我的,江斯允,我和孩子你在乎谁!”

    江斯允:“……”

    这种问话,几乎每天都会重复一遍……

    ……

    江老太太和韩淑媛筹备的婚礼,十分的华丽梦幻,比叶思白想象中的,更加惊喜。

    因为怀孕的原因,婚礼的时候,她是一点都没插手。

    但是最后的效果,却是很满意的。

    唯一让她有些失落的,大概就是,阮甜甜没来……

    只有前一天晚上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了恭喜,两人聊了很多,但是有些事情,大家都闭口不提。

    阮甜甜不管怎么选择,她都尊重,虽然,她不舍得……

    婚礼上,有白家兄弟在,白玉和白洛洛两人搞怪起来,笑声就没停过。

    许芯和陆琛也回来了,陆琛身体已经好了,壮的能打死一头牛。

    可还是虚虚弱弱的坐着轮椅来的。

    整个婚礼下来,许芯一直在旁边紧张的不行,一会问难不难受,一会问疼不疼的。

    陆琛摊在轮椅上,倒是享受的很。

    知道许芯去洗手间,叶思白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一脚踢到他腿上,警告:“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伤都好了。”

    陆琛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看了一眼洗手间的位置,笑意更浓。

    “不行,差的多着呢。”

    他要是活蹦乱跳的,这丫头早就跑了……

    “行了,新娘子,赶紧敬完酒去歇着吧,挺着个大肚子,晃悠什么?”

    依旧是那欠揍的语气。

    孕期小矫情叶思白瞬间上线了,一双眼睛红红的,颠颠跑去找江斯允了。

    看着小娇妻跑着过来,江斯允吓得魂都要飞了,连忙大步过来,将她扶住。

    “跑什么跑,怎么了这是?”

    “陆琛说我是大肚婆,我是不是胖了,我是不是不好看了?”

    江斯允:“……”

    他阴测测的看向陆琛,他家小媳妇哄好不容易,他一转头的功夫,就被陆琛给惹哭了?

    呵,很好!

    然后……

    婚礼结束之后就见许芯硬是把陆琛连人带轮椅从酒店的三阶台阶上推了下去。

    幸好陆琛眼疾手快,稳稳的躲开站住了。

    然后,他就愣住了,转过头看向阴沉着一张脸的许芯,顿时脸色一变。

    “其实我能解释!”

    ……

    婚礼过后,叶思白安心在家养胎,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了。

    可还是在网上大火了一把,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场由江家两个女主人共同操办的婚礼。

    一下子炸了整个江城。

    叶思白人在家中坐,热搜天上来。

    之后,各种新闻层出不断。

    什么江家老夫人和江夫人两人为了给孙子/儿子娶媳妇,亲自操办婚礼,梦幻的像是仙境一样。

    什么江家人包括现任江晟集团总裁江靳远一起陪着叶思白去做产检,所有人都紧张的和要生产了似得。

    最后听说叶思白怀的是个闺女,所有人都开始幸灾乐祸起来,想着这次怕是要失宠了。

    没想到江家婆媳俩直接买了烟花礼炮还开了几桌酒席庆祝?

    甚至有传言,江老太太一掷千金,将各大婴幼儿品牌的女婴用品和服装全部买了下来。

    知道生产那天,一家人满心欢喜,迎来了一个……带把的?

    ……

    叶思白日子一天过得比一天好,看着社交网站上那张笑的幸福美满的脸。

    有网友开始酸了。

    不过是母凭子贵,嫁入了豪门,有什么可得意的?

    这年头的小明星啊,都不得了,一门心思想挤进豪门,那手段,都不得了哦。

    这叶思白可不简单,听说是未婚先孕才能结婚的。

    虽然这种声音很小,但还是,惹怒了京城的两位大佬。

    京城两大家族掌门人纷纷发了微博。

    陆震庭:“我陆家的掌上明珠需要嫁入豪门?她就是豪门!”

    接着,是一系列股权和不动产的转让合同,细算……价值数不过来。

    白尚峰:“呵呵,什么时候我白家的金枝玉叶,需要母凭子贵了?”

    接着,是一系列的合作和投资砸进江晟集团。

    两个消息一出,网上瞬间炸锅了。

    纷纷震惊,叶思白竟然还有这么层身份。

    京城两大世家的孙女和外孙女?

    我的天哦,这是什么神仙背景?太可怕了吧!

    而且在看两位老爷子这操作,众人隐隐觉得,颇有一种,江斯允才是被包养的哪一个的感觉。

    对此江斯允表示:“……”

    ……

    生了孩子之后,叶思白孕期小矫情彻底消失了。

    不仅如此,可能是当了母亲的原因,整个人也更加柔软了。

    江斯允下班回来,就看到卧室里,母子二人坐在床边的地毯上,窗外的夕阳洒进来,落在那一大一小的身上。

    金色的暖光包裹这两人,温柔的像是画卷一般。

    将他的全世界,都画了进去。

    此时,坐在地毯上的女人闻声转头,看到门口处的他,眉眼弯起,扬起一抹温柔缱绻的笑。

    江斯允笑意渐浓,就站在那里,与她对视。

    无言间,有名为幸福的气息,在蔓延……

    …………

    …………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陪伴了江少这么长时间的宝贝儿们。

    甜甜和傻远的剧情,会放在番外,不定时更新,么么哒~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陪伴了江少这么长时间的宝贝儿们,爱你们。

    甜甜和傻远的剧情,会放在番外,不定时更新,么么哒~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