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第394章 棋局

    第394章 棋局

    此处保留了幽血枯死时的样子。

    结界被破,息壤不翼而飞。

    不知是不是无人打扫的缘故,积雪都堆满了。

    在外面看不出什么,可当凤绾月和幽祀走进去的一瞬间,两人却同时停下脚步。

    “底下有东西。”

    “嗯。”

    先前用占星术算到西凉国西方也就是雪域有一至邪之物,此物散发出的邪气令皇城内外厉鬼树木增多。

    凤绾月一直没太当回事,毕竟她不是救世主,不可能顾得上时间所有人。

    若非许多事的矛头指向这里,她压根就不想来。

    男人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一只白玉笛,在地上敲了两下后,那东西竟然发出共鸣,引得整个雪山晃了一下。

    “不行!”

    “……”

    隔着地敲几下就有这么大动静,若强行取出,岂非要造成雪山崩塌?

    凤绾月抓住他手的同时在地上贴了一张符,“不急着取出来,山下还有百姓,虽然不多。”

    幽祀宠溺一笑,“好,听月月的话。”

    其实,底下那东西的晃动是因为在害怕。

    可现在,他另一个身份必须保密,所以就暂且放它一马好了。

    在原地盯着地上那符看了好一会儿,凤绾月秀眉越皱越紧,突然问了句,“以前你是墨尘渊时是不是来过禁地?”

    “没有,只远远看过一次。”

    “有一点,我没搞明白。”

    “嗯?”

    “夜梵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谁,既如此,那后来做的那些事便是多此一举,他的那些解释都过于牵强,我总觉得他好像没说实话,还有数月来发生的这些事,从师兄失踪起,我就有种似乎有人在故意混淆视听的感觉。”

    打从一开始,所有的矛头便直指天机阁。

    夜梵也是,墨尘渊这个身份可谓是一波三折,他要真想报复,时机无数。

    可偏偏却要将她牵扯进来,又是息壤,又是混元珠,最后又来了个魔界大婚。

    到头来,这一切全是没头没尾。

    总之,环环相扣中却透着漏洞满满。

    幽祀顺着她的话往下说,眉目间尽是冰冷,“想来天机阁和夜梵其实都是他人的棋子,而我们正处在一个人的棋局之中,月月,此人定然十分了解你的脾性和心理,明显算准了你会踏入这个棋局。”

    现在能确定的是,弄出这一切包括帮助千黎族炼出活尸的是一伙人,至于目的……暂且不明。

    凤绾月头大,“我除了你好像也没其他宝贝了啊,这个人搞事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吃饱了撑的?”

    线索到天机阁禁地便已经彻底断了。

    被黄符控住的至阴之物不算什么,顶多就是个小玩意,所以那人栽赃陷害自己杀了幽血枯究竟想做什么?

    沉默良久之后,凤绾月说道,“这样吧,你想办法把这东西弄出来,既然师兄失踪很有可能和妖族有关,那我就先去妖族走一遭。”

    闻言,幽祀俊美的脸登时一沉,“不行,我陪你一起去。”妖族的狐狸精惯会迷幻术,若趁机把他的月月骗走了怎么办!?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