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第183章 堰帝师

    第183章 堰帝师

    亓雨捏着一根银丝,瞬间感觉自己被深深的恶意包围。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干脆选择了闭嘴,古人常说祸从口出果然是真理。

    “小雨点,你家中可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凤绾月从铜镜里看着亓雨,他因为身穿宫女服的缘故,所以做事一直有些扭捏。

    “听父亲说属下曾有个兄长,不过幼年时家中曾发生变故,姨娘和尚在襁褓中的兄长都遭恶人杀害,至于其他都只是堂兄弟妹。”

    “那你在墨尘渊身边应该也待不久吧,哀家听说你是亓家唯一的继承人?”

    “是,明年。”希望走之前能喝到您和王爷的喜酒!

    凤绾月放下玉梳,转过头道,“你给我一滴血,我帮你算算你兄长是不是已经投胎了,如何?”

    闻言,亓雨没有拒绝。

    毕竟他父亲深爱的女人一直是姨娘,多年来与母亲不过只是对表面夫妻罢了。

    一滴血用一只白玉瓷瓶装着,凤绾月困蔫蔫的说道,“行了,这事明早再说,你先回去休息吧,哀家不需要有职业。”

    “可是……”

    “放心放心,哀家有五方鬼帝保护,除非是自己人或者是哀家自愿,否则,无人能闯入未央宫。”

    亓雨当然信,反正他也打不过鬼,洗洗睡了!

    等他关上殿门离开,凤绾月便从梳妆台下的小抽屉里取出另一个白玉瓷瓶,里面正是上次她强行解除闻人开阳和七星剑血契时留下的一滴血。

    银锭也还没睡,干脆飞过来,“绾绾,我好像闻到天机阁弟子的味道了?”

    凤绾月当然知道它今日被闻人开阳带去鹤颐楼好吃好喝一顿的事,只不过是看破不说破而已。

    她将两滴血分别滴在了一张黄符上面,等到这两滴血顺着朱砂图腾走完一圈又相融合之后,点了点头。

    “啧,果然是亲兄弟呀。”

    “对啊。”银锭附和,“其实仔细盯着他们俩看,还是能看出三分相似的,不过开阳应该更像他娘亲一些。”

    “你好象很喜欢他?”

    “哎呀绾绾,你又胡说,我堂堂鬼王大人岂会看上他区区一个凡人!”

    凤绾月秀眉挑了挑,没再理会它的口不对心,只道,“我方才观亓雨面相,发现他一年后有一死劫,想来应该和闻人开阳有关,但愿那时候开阳已经成了我的徒弟,不然啊……亓雨又要破费了!”

    银锭见她将黄符烧尽后才问,“绾绾,你今晚去凶宅有发现吗?那水井里的鬼比我要厉害呢,我要等什么时候才能是鬼皇呀?”

    “保密。”

    “……”

    “那鬼皇死前还很年轻,约莫十六七岁的男子,应该不是前朝死的那两家中人。”

    “绾绾想说他是堰帝师吗?”

    “嗯,不过他应该并不是自焚而死,而是被人折磨过之后杀害。”

    正常来说,鬼都会保留死亡时的模样,特别是怨气极重的鬼。

    不过像堰辞这种被人炼成的鬼皇,照理不该会有能飞天遁地的能力。

    凤绾月想不通的是他变成的那团黑雾,似乎隐隐还透着一丝魔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