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六宫凤华

1193.第1193章 番外之传位(一)

    第1193章 番外之传位(一)

    建业十九年秋,谢子衿嫁入李家,做了李家妇。

    京城又多了一对恩爱夫妻。

    李钦照例每日下衙就来等谢子衿。不过,如今身份不同,可以正大光明地进东宫,有茶水有点心,好吃好喝地等着了。

    谢明曦见了谢子衿,也会笑着打趣几句:“往日闹腾着不肯嫁人。现在嫁了如意夫婿,感觉如何?”

    谢子衿略有几分羞赧地红了脸,撒娇道:“我已经被表姐取笑过好多回了。现在连姑母也来取笑我。”

    谢明曦哑然失笑,果然没再揶揄取笑。

    谢子衿肖似年少时的她,却比年少的她幸福顺遂得多。她从未掩饰过对这个侄女的青睐和喜爱。

    也正因她的偏爱,谢子衿自小在谢家地位卓然,受尽长辈们宠爱,从未受过半分委屈。

    她曾受过的委屈和痛苦,谢子衿从未有过。

    谢子衿这一世,正是她心底曾深深渴盼而不得的生活。

    “子衿,”谢明曦凝视着谢子衿,透过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你一定要活得幸福。”

    谢子衿挑眉一笑,语气中尽是自信:“那是当然。姑母,我贪心的很,我不但想夫妻恩爱,更想在朝堂里有所作为。以后,我要竭尽全力辅佐表姐,我想成为大齐一代贤臣!”

    好一个雄心勃勃的谢子衿!

    谢明曦莞尔一笑:“好。姑母拭目以待!”

    ……

    这一年冬,梅太妃离世。

    梅太妃年近六旬,身体纤弱,常年养病,能有这样的寿元已出乎众人意料。等办完丧事,已是来年初春。

    盛鸿颇为伤心,在梅太妃下葬后病了一场。

    这些年,盛鸿一直忙于政务朝事,从未有一日得闲。这一病倒,想不歇着也不行了。好在国有储君,且盛萝年轻力盛,精明果决,代天子执政未出半分差错。

    盛鸿也就安心养病,在床榻上一躺就是半个多月。

    谢明曦将后宫琐事交给了几个心腹女官,亲自照顾夫婿,喂药之类的事亲力亲为,不假手旁人。

    盛鸿在无微不至的温柔照顾中,发出由衷的感慨:“明曦,若不是这一场病,我都快忘了自己已经老了。”

    谢明曦笑着白了他一眼:“你才四十,正是男子鼎盛之龄,哪里老了?”

    盛鸿坚持道:“我头上都有白发了,这就是老去的征兆。”

    满头黑发里,不知怎么冒出一根白发。盛鸿不容谢明曦拔掉这根白发,硬是要留着,作为自己“日渐老去”的凭证。

    看在盛鸿难得病一场的份上,谢明曦大度地决定不介意他的矫情,顺着他的话音道:“是是是,你老了。”

    盛鸿又不乐意了:“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了?”

    谢明曦:“……”

    整日躺在床榻上闲着没事作着玩是吧!

    谢明曦哭笑不得,伸手拧了盛鸿的俊脸一把:“病好得差不多了,就去移清殿看奏折,别赖在椒房殿了。”

    盛鸿很配合地“诶哟”痛呼。

    老夫老妻肉麻起来,别有趣味。

    笑闹了片刻,盛鸿才低声道:“明曦,再过两个月,是我四旬生辰。等我生辰之后,我就将帝位传给阿萝。我们去离京去蜀地吧!”

    谢明曦一怔,下意识地说了句:“我以为,还要再等几年。”

    “再等几年,我就真的老了。”盛鸿笑道:“趁着你我走得动,我们四处走一走。大齐的江山,就交给阿萝吧!”

    盛萝自十五岁时接触政事,被精心教导为君帝王之道,至今已有九年。被立为储君,也有整整六年了。

    这些年,盛萝以过人的才干和勤勉尽责令众臣心悦诚服。如今,朝中满目皆是效忠皇太女的臣子。

    此时传位,朝堂也不会有什么动荡。

    谢明曦想了想,点了点头:“也罢,这一天迟早要来,就今年传位吧!”

    ……

    盛鸿存了传位之心,明明病症痊愈了,也未去上朝,继续厚颜赖在椒房殿里“养病”。

    盛萝陆天佑每日领着三个孩子来请安。眼见着盛鸿面色一日好过一日,甚至比往日胖了一圈。

    盛萝私下里嘀咕:“父皇的病症早就好了,迟迟不肯复朝,这是想偷懒吧!”

    陆天佑低声笑道:“父皇执政二十年,从未懈怠过。这回趁着生病修生养息,你权当是尽孝了。”

    盛萝也就是发几句牢骚而已,被安抚几句,精神抖擞地继续处理政事去了。

    天子的四旬寿辰,在温暖的四月到来。

    天子千秋寿宴,群臣纷纷送上贺礼。

    病症痊愈满面红润的天子,在寿宴上宣布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要将帝位传给储君。

    大齐朝的皇位传承,俱是天子离世后储君继位。天子春秋鼎盛至少还能再活三十年,传什么位?

    群臣震惊不已,就连盛萝自己,也被这措手不及的“惊喜”震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寿宴一结束,群臣神色各异地离去。

    盛萝连片刻都按捺不住,绷着脸去见盛鸿:“父皇,你从未和我说过传位之事。为何今日忽然在群臣面前宣布此事?”

    盛鸿半点都不心虚,语重心长地说道:“阿萝,我精心教导你数年,现在已经无可传授了。你是个优秀的储君。我相信你,日后一定是一个优秀天子。我坐了二十年龙椅,也该将江山交给你了。”

    盛萝半点都没被哄到,哼了一声:“江山交给我,你做什么?你正值盛年,就在宫里做太上皇不成?”

    “这当然不行。”盛鸿义正言辞地说道:“我继续留在宫中做太上皇,众臣依然以我的心意为先,你处处受牵掣。如何能坐稳龙椅?”

    “所以,等传位大典过后,我便和你母后离开京城,四处游历,累了走不动了,就去蜀地。住我们当年的蜀王府去。”

    “阿萝,这座皇宫,大齐的江山,我们都给你!”

    盛萝:“……”

    所以,他们这是要扔下她,夫妻两个离开京城四处逍遥自在!

    盛萝又气恼又委屈,红着眼睛蹦出两个字:“不行!”

    不行,我不让你们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