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六宫凤华

741.第741章 主谋(二)

    第741章 主谋(二)

    惊惶难安的绝不止端太妃一人。

    贤太妃静太妃也日日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淑太妃被赐死殉葬,丽太妃病逝。两位太妃之死,背后都有俞太后的影子。

    接下来,是不是就该轮到她们了?

    寒香宫里的梅太妃,自蜀王去了蜀地后,病症倒是有了起色。不过,她素来谨慎小心,病好了也很少出来走动。丽太妃死后,梅太妃索性也一同告病,关起门来过日子。

    寒香宫里的药味,常年未断,梅太妃也习惯了略显苦涩的气味。

    “太妃娘娘,”琴瑟迈着轻快的步子前来,满眼喜色:“蜀王殿下打发人送了信来。蜀王妃娘娘也令人一并送了衣物和吃食来。”

    宫中当然不缺吃穿。不过,蜀王妃有这等孝敬婆婆的心意,总是令人高兴。

    梅太妃目中陡然一亮,欢喜不已:“信在哪儿?快些呈上来。”

    琴瑟笑着将信呈了过来。

    梅太妃迫不及待地拆了信,一边看一边落泪。

    蜀王每个月都会写信来。每次梅太妃看信,都是这等模样。琴瑟早已习惯了,先屏退所有宫女,然后安静地陪伴在一旁。

    梅太妃哭了许久,情绪才慢慢平息。珍惜不已地将信折好,然后才道:“琴瑟,今日宫中可有什么异样动静?”

    琴瑟低声应道:“启禀娘娘,奴婢听闻,平王殿下又在寝宫里叫嚷怒骂。太后娘娘知晓后,并未动怒,只命人严加看管。倒是皇上,派了身边的罗公公代为‘探望’。”

    罗公公“探望”过后,平王嗓子便哑了,一个字也骂不出口了。

    梅太妃听在耳中,心里阵阵发紧,后背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建安帝!

    连一个十一岁的少年也不肯放过。

    这是生生要将平王磨搓至死啊!

    万幸蜀王已在藩地安顿下来。便是宫中闹翻了天,也牵连不到蜀王身上。想及此,梅太妃剧烈跳动的心又恢复平稳。低声道:“日后无事,便在寒香宫里待着。也别急着打探消息了。免得惹来事端。”

    话音刚落,“事端”就找上门了。

    门外响起宫女禀报的声音:“启禀太妃娘娘,静太妃娘娘打发人送了两盒燕窝来。”

    梅太妃:“……”

    建文帝一死,宫中的几位太妃都缩在自己的寝宫里过日子,彼此之间往来不多。静太妃自己还病着,偏又打发人送了东西来。一旦落入椒房殿的眼里,便是“闽王有意向蜀王示好”了。

    蜀王已安然脱身,梅太妃也不愿被卷进泥沼中,思忖片刻吩咐道:“琴瑟,你去库房找些相当的礼物,给静太妃送去。并言明我病中不宜出寝宫。”

    收了别人的礼自然要还礼。不过,这般当日就“还礼”,不无撇清之意。这亦是后宫惯例了。

    ……

    椒房殿。

    玉乔轻声禀报:“启禀太后娘娘,静太妃娘娘今日打发人给贤太妃梅太妃端太妃各送了两盒燕窝。三位太妃都收下了。唯有梅太妃,今日便让人送了还礼。”

    俞太后眸光一闪,略一点头。

    待玉乔退下后,俞太后又吩咐芷兰:“替哀家去一趟寒香宫,赏梅太妃二十盒燕窝,让她安心补身子。”

    芷兰柔声应是。

    俞太后掌控后宫,恩威并施。梅太妃最是安分守己,倒是静太妃,在病中还上蹿下跳……今日过后,定是要老实一阵子了。

    后宫暗流涌动,不必细述。

    鲁王和闽王私下来往愈发密切频繁。

    鲁王府闽王府相隔不远,步行不过盏茶功夫。晚上相约一起用晚膳亦是常事。

    这一晚,鲁王便邀了闽王前来。建文帝去世已有一年,守孝的规矩也松泛了不少。私下里喝些酒也无妨。

    半壶酒过后,所有伺候的内侍俱退了出去。只余兄弟两人相对而坐。

    鲁王定定地看着闽王,低声道:“平、平王哑了。”

    建安帝堪称心狠手辣,虽未要平王性命,却令内侍送了哑药前去。这种哑药灌下去之后,先是说不清话,待到后来,便会彻底哑了。

    闽王沉默不语,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从算计平王的那一刻起,平王的结局便已可预料。

    鲁王目中闪过一丝后悔自责:“平王才、十一岁。”

    “你别忘了,七弟八岁时便被人谋害。若不是六妹妹代他赴死,他哪里有今日的光景。”闽王缓缓说着,目中闪出丝丝寒光:“二哥,我们现在做这些,只是为了自保。”

    鲁王哑然片刻,也默默喝了杯中酒。

    辛辣的液体滑过喉咙,迅速滑入胃中。然后,如灼烧一般的火辣滋味蔓延开来。渐渐又化为苦涩。

    是,他们为了自保,不得不算计建安帝。建安帝犯的错越多,于他们越有利。宁夏王也绝不会坐视平王被欺辱……

    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和预料中。

    然而,年少的平王何其无辜?

    鲁王和闽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移开。

    又过片刻,闽王才打起精神,冲鲁王举杯:“不管如何,我们的计谋成功了,总是桩好事。二哥,我敬你一杯。”

    鲁王定定心神,一同举杯。

    两人喝酒都颇为克制,一壶酒后不再多饮,改而去了书房。密谈许久,闽王才告辞回府。

    闽王走后,鲁王在书房坐了片刻,长叹一声,才回了寝室。

    鲁王妃赵长卿迎上前,柔声道:“殿下一身酒气,我已为殿下备好了醒酒汤,殿下喝上一碗再沐浴。”

    鲁王点点头,在赵长卿的温柔伺候下,喝了醒酒汤。

    沐浴后,夫妻两人才有独处说话的机会。

    “平王哑了。”赵长卿压低声音:“殿下可知晓此事?”

    鲁王目光一暗,嗯了一声。

    赵长卿心中已起疑,此时出言试探,见鲁王不愿多言,更是暗暗心惊不已。平王忽然在灵堂行凶,背后定有怂恿挑唆之人。奈何平王身边的人全被杖毙,也没查出个究竟来。

    莫非,这个人就是鲁王?

    兄弟说话,自然隐秘之极,不会传进别人耳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