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421章 422【饮料行业的关键年份】

    第421章 422【饮料行业的关键年份】

    如果用成语来形容可口可乐今年的境况,那将会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中国这边的风波还没缓过劲来,欧洲那边又出事了。

    6月初,比利时和法国的一些学生饮用可口可乐,接连发生中毒现象。一周后,比利时政府颁布禁令,禁止本国销售可口可乐公司的所有饮料,包括雪碧、芬达等产品。法国政府虽然没有颁布禁令,但也勒令可口可乐暂时下架。

    这是113年来,可口可乐遭遇的最大危机,不但股价大跌,且有可能丧失整个欧洲市场。

    在今后的MBA教材当中,可口可乐对这次事件的处理,被视为企业危机公关的经典案例。然而,当时的主角伊维斯特却不这么想,我们前面就说过了,这位CEO非常不得人心,做错了是他的锅,做对了是应该的,而且还做得远远不够好。

    6月中旬,可口可乐CEO伊维斯特亲自前往布鲁塞尔,并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他反复强调,可口可乐的这次中毒事件纯属意外,可口可乐的配方完全没有问题,可口可乐将继续为消费者生产一流的饮料。

    记者们每人获赠一瓶可口可乐,但没人敢喝,直接就扔垃圾桶了。

    第二天,比利时各大报纸刊登伊维斯特的亲笔签名道歉信,信中仔细解释了事故原因,还做出各种保证,并承诺给比利时每户家庭赠送一瓶可乐以表歉意。

    紧接着,可口可乐召回比利时同批次的全部可乐,快速宣布调查化验结果,说明事故影响范围,并向消费者退赔,承担中毒顾客的医疗费用。可口可乐还设立专线电话,设立专门网页,回答解决消费者提出的各种问题。

    如此巨大的危机,就这样被解决了。

    一个字,钱!

    四个字,钱能通神!

    可口可乐几乎买通了比利时的所有报纸,同时挨家挨户赠送购物券。孩子们哪管那么多啊,拿着购物券就去买可乐,于是孩子们愉快喝可乐的镜头成为宣传资料。

    而比利时政府发布的禁令,直接变成了废纸,无数厂商“违法”销售可口可乐产品,整个国家都对此视而不见,最后比利时政府干脆直接取消禁令。

    危机虽然成功解决,但可口可乐股价10天内下跌6%,召回可乐共计14亿瓶,直接经济损失6000多万美元,公关费用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CEO伊维斯特必须背锅,虽然他成功解决这次事件,但股东和高层对其愈发失望,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赶下台。

    可口可乐的股东们,对整个总部高层都失去信心,于是绕开董事会,直接召开股东会议,决定调一个地方诸侯(大区CEO)回来领导公司。各地诸侯得到消息之后,疯狂展开行动,一边积极接触股东,一边发展地区业务。

    远东地区的CEO,就直接勒令中国区加快全面改革,不但迅速把中国版广告拍出来,还全面“抄袭”喜丰的101渠道计划。

    喜丰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出钱刊发各种软文,拿可口可乐的中毒事件做文章,再引导饮料消费者的爱国情绪,疯狂质疑可口可乐的安全性。

    可口可乐中国区CEO在第一时间宣布,说欧洲中毒事件跟中国市场无关,同时买通报纸渲染可口可乐的危机处理,黑的说成白的,生生把舆论导向为可口可乐注重消费者利益——还真特么有不少人信了,把可口可乐给捧上天。

    喜丰和可口可乐各种打舆论战,隔三差五就能看到相关文章,两家公司的产品销量节节看涨,百事可乐的市场份额反而被压下去。

    还是那句话,老大和老二打架,结果老三被打死了!

    百事可乐一脸懵逼,完全不知所措,傻乎乎的看着喜丰和可口可乐抢占市场。

    时间很快来到七月,饮料市场再起烽烟,喜丰“冰爽”广告开始地毯式轰炸。

    “冰爽”是喜丰推出的汽水,类似“雪碧”和“七喜”。这个商标早被某厂给注册了,喜丰直接收购了那家小厂,之前都是默默铺货,就等着夏天来一场广告攻势。

    广告词是宋维扬亲自撰写的:透心凉,心飞扬!

    广告代言人是弯弯歌星徐怀钰,她是这两年最红的弯弯女歌手之一,以唱片销量而论,仅次于张惠妹。最重要的是,徐怀钰长得比较清纯,比张惠妹更符合“冰爽”的形象。

    更为难得的是,徐怀钰特别好安排。

    滚石唱片这几年正在走向衰落,把徐怀钰当成了摇钱树,活动安排得满满当当,这姑娘每天估计只能安稳睡觉四五个小时。喜丰仅用了160万代言费,外加每场活动15万元出场费,就跟滚石唱片签订了一份魔鬼合同。

    喜丰在一个半月内举办40场销售活动,徐怀钰必须每场都参加,单场活动唱歌至少8首,还要参与一些互动环节,并每场选取100名幸运粉丝签名。

    这姑娘天天都是在飞机上过夜,有些城市还只能坐火车。而且,她在给喜丰做活动的同时,经纪公司还就近安排了其他活动,几乎是上午唱完,吃个盒饭下午继续,晚上偶尔也有商演,然后飞快赶去机场或火车站。

    连续40个城市,徐怀钰唱着《我是女生》,手里拿了瓶“冰爽”说“透心凉,心飞扬”,再配合电视和报纸广告,“冰爽”汽水以一种无比强势的姿态,跟“雪碧”正面抢夺市场。

    于是,雪碧依然稳坐霸主地位,七喜被冰爽干得欲仙欲死。

    顺便再给大家介绍一个搅局者,娃哈哈前不久推出了可乐产品,名叫“天堂可乐”。倒不是说喝了可乐上天堂,而是以临州地名来取的,没办法,非常可乐这个名字被喜丰给抢了。

    天堂可乐问世以来,一直要死不活,属于娃哈哈众多失败新品之一。但就在今年夏天,突然也展开了宣传攻势,并以极为低廉的价格,配合着娃哈哈的固有渠道,迅速抢占小县城和乡镇市场。

    在这一系列乱局当中,可口可乐莫名其妙的焕发生机,喜丰产品各种攻城略地,娃哈哈死抓着小县城和乡镇市场不放。于是,健力宝的市场份额暴跌,百事可乐中国区总裁愁得掉头发,这两大品牌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流失顾客。

    1999年,属于中国饮料行业的特殊年份,更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分水岭。

    小品牌在这一年尸横遍野,市场份额渐渐集中于几个大品牌,也就新兴的果汁市场还有小品牌生存的空间。

    (上一章有读者问旭日升冰茶去哪儿了,早就被喜丰干死了啊,书中有交代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