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陆太太这辈子只会是苏皖笙(5)

    第60章 陆太太这辈子只会是苏皖笙(5)

    唐默从医院里出来,走近车子,一眼就看到了地上扔的许多烟头。

    他拉开驾驶座车门,坐进车里:“陆总,已经做掉了。”

    陆臻铭猛地抽了一口手中的烟,嗓音有些沙哑的问:“确定没有别的差错?”

    虽然陆臻铭降着车窗,可车里还是弥漫着烟味,唐默把前面的车窗也打开了:“我一直在手术室外守着,而且拿出来的东西我也看到,不会有错。”

    陆臻铭没再说什么,沉默的抽着烟。

    他没有发话,唐默也不敢开车,就一直安静的在前面坐着。

    陆臻铭将手中的半根烟抽完后,缓慢的开了口,细细沙哑的嗓音带着一丝沧桑感:“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护她一方安宁,可是我没做到。”

    陆臻铭和苏皖笙之间的事情,唐默也说不清楚。

    他想要安慰陆臻铭,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陆总,这不怪你。”

    “你说我怎么就那么混账?怎么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呢。”陆臻铭悲凉的道,“她应该对我很失望吧。”

    唐默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陆臻铭忽然自嘲起来:“我对自己也很失望。”

    他说完这句话,沉默了下来。

    唐默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看到他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神色恍恍惚惚的。

    唐默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等车里的烟味全都散去后,他把车窗升了上来。

    在保镖从医院里出来,上车时,他还示意保镖轻点,不要打扰到陆臻铭。

    良久过后,陆臻铭的眸光渐渐清明,他嗓音沙哑的开了口:“走吧。”

    唐默发动了车子,他们回了公司。

    ***

    苏皖笙洗完澡出来,口有些渴,便下楼去喝水。

    王妈已经睡了,客厅里给陆臻铭留着灯。

    她拿了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接水,墙上的钟表突然“叮”的一声,那是整点才会有的声音。

    她抬头看向钟表,看到已经十一点整了,而陆臻铭还没有回来。

    就算他晚上有应酬,这个时间也该回来了。

    她的脑海里开始胡思乱想,他现在在干什么,又在哪里?

    是不是去找许菁菁了,正陪着她和孩子?

    因为她的走神,导致水杯接满了都没有觉察到。

    水溢出杯子烫到了她的手,她惊呼一声,连忙松了手。

    水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而水溅到了她的脚上。

    她洗澡的时候穿着夏季脱鞋,下来的时候没有换,所以脚背被烫伤了一大块。

    她疼的皱起了眉头,整个脚好像麻木了一样,没有了感觉。

    王妈也才刚刚睡下,听到客厅里的动静,披着外套出来。

    看到她把水杯打碎了,还烫到了脚,连忙上前:“太太,您怎么样?”

    苏皖笙疼的说不出话来,脸色一片惨白,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扶我过去。”

    王妈赶紧扶着她,带着她走向沙发。

    她坐下后,王妈赶紧去给她拿烫伤药,可找了一圈之后没有找到。

    “太太,烫伤药用完了。”王妈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