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以前脸皮不是挺厚的吗?(5)

    一双黑色锃亮的皮鞋入了眼帘,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以为陆臻铭是有话要跟她说,深呼吸了一口,抬眼看向他。

    四目相对,她澄澈漆黑的瞳孔里,印着男人俊隽冷漠的面容。

    她等了一会儿,不见陆臻铭开口,嘴唇翕动了一下,准备和他说点什么,谁知男人突然开了口,语气带着一丝沉冷:“让开!”

    她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他站在自己面前没动不是要跟她说话,而是自己挡着他的路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脸上好像被掴了一耳光似的,带着一丝火辣辣的感觉。

    她脸蛋烫热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陆臻铭冷冰冰的脸色,往后退了几步。

    男人森冷的语气在她的耳畔蓦然响起,带着一丝冰冷的警告。

    “在我爸妈那里,请你谨言慎行!”

    半垂的视线里,她看到男人大步出了房间,身上好像带风似的,把她鬓边的一缕碎发都飘了起来。

    皮鞋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一下下的敲击在她的心窝上,等再也听不到陆臻铭的脚步声,苏皖笙才抬起头来,脸色有一丝苍白。

    看着那敞开的房门,还有空荡荡的走廊,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

    她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想到自己的脸色肯定不好,就没有下楼去。

    她把房门关上,走过去在梳妆台前坐下,从锁着的抽屉拿出一丝册子,翻开第一页就看到夹在里面风干了的梧桐树叶。

    那是法国的梧桐树叶。

    她轻轻的拿起,树叶上用油笔写着陆臻铭的名字。

    虽然已经过了三年,树叶风干后变的枯黄,但依旧可以看清楚上面的字迹。

    那三个字,承载着她在法国时的全部思念。

    因为她听说,当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在树叶上写上他的名字,风就会把你的思念带给他。

    所以,她在法国的时候,像手中这样的树叶,不知道写了多少个。

    而上面的名字,都是同一个人。

    ***

    不想再经历昨晚的事情,苏皖笙一到九点就洗澡躺下了,可却是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她强迫自己入睡,但越是这样越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人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她知道,是陆臻铭回房了。

    紧接着,她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皮带的声音,没过多久,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刚才听到皮带的声音,想到昨晚的那一幕,她的身体本能的僵了起来。

    房间里没有了陆臻铭的气息,她才慢慢放松,隐隐的舒了一口气。

    也就在这时,她松开抓着被子的手才发现,掌心里竟然渗着一层细汗。

    她不禁自嘲的低笑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怕他了?

    听着那哗哗的水声,她更加睡不着了,扭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衣服和裤子扔在床尾,床头柜上放着手机和一杯水。

    不知道陆臻铭是什么习惯,每晚睡觉前都会放一杯水在床头柜上。

    过了十多分钟,她听到了浴室门“咔嚓”一声,赶紧侧身躺好,闭着眼睛装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