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第1978章 生命的最后认识你们

    第1978章 生命的最后认识你们

    没有了白太太和其儿子白夜的晚餐气氛还算融洽。

    宫司屿和白邦国从股市撩到了期货投资,又从投资聊到了房产,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十点。

    虽说明天是周六,白小白不用上课,但时间还是很晚了。

    白家的车就停在酒店外,白邦国和宫司屿客客气气的告别后,就准备带着白小白回白家。

    穿着价值不菲的帅气小西装,稍微打扮一番的白小白就像个真正的豪门小少爷,矜贵冷漠,眼神傲然,蕴含着超越年纪的稳重和沉着。

    在白邦国喝的有些微醺,将手伸向自己养子时,白小白摇了摇头,后退一步,毕恭毕敬道:“不了爸爸,今晚我回公寓睡,就不和你们回去了。”

    “你那公寓不是在修缮吗?双休日不回去做什么?走了。”

    醉醺醺的白邦国耐心的催促道。

    白邦国知道白小白居住的公寓在修缮这不奇怪,但是白小白排斥跟白邦国回白家,这个举动倒是引人深思。

    不过灵诡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拉过白小白的手,“白先生回家吧,我们会帮您将这孩子安全送回住处,送他的东西也已经安排人送去了,不用担心。”

    白邦国敛去眼底的怒色和不耐烦,由于忌惮宫司屿的缘故,他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上了车。

    而望着白家的车扬长而去,白小白大松了口气,面向灵诡道谢道:“谢谢了。”

    “谢我什么?”灵诡佯装不知。

    “谢你没让我跟白家人回家。”白小白眼底冷淡,嘴角透着讥诮的笑,“你们送了我这么多东西,又让白夜在我面前丢了人,白夜最见不得我过得比他好什么都比他优秀了,等回了家,为了哄儿子,白太太和白先生就会关门打狗,懂我意思吗?”

    “懂。”灵诡低眸,咧嘴一笑,“小白就是那条狗,惨兮兮的。”说着,灵诡拦住白小白的肩膀,“放心吧,姐姐不会让你回家的。”

    白小白侧眸深看灵诡一眼,然后抬眸仰望着深幽的夜空,“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回的时候还是要回的,你们也不可能一直陪着我。”

    “……”灵诡一时语塞,的确,他说的没错,他们的确不能一直陪着他,就算明明可以这么做,也不行。

    “无心什么时候回来?”白小白不说,但是他承认,无心不在的第一天,他挺挂念的。

    “快了。”

    -

    热闹了一晚上,灵天带着清瑶姬回神界了。

    灵诡和宫司屿继续带着白小白回到他们临时居住的蒋子文下榻的小宅院中。

    凌晨,灵诡从熟睡中醒来,去洗手间回来时却意外的发现白小白竟然没有睡,而是呆在“井字形”的方形院落中,坐在小藤椅上,仰望着天井寥落的星空,还时不时的“自言自语”。

    她走近一看,略显震惊。

    小藤椅的左手边阴暗角落处,竟蹲着一个六七岁的小鬼,他浑身湿淋淋的,而那阴暗处恰巧有一口古井。

    因为灵诡走路没有声音,又隐藏在回廊的暗处,所以白小白并没有发现她。

    所以,灵诡就站在圆柱的背后,正大光明的偷听了起来。

    白小白:“你怎么死的。”

    小鬼:“玩耍时不小心掉水里,溺死了……”

    白小白:“哦,那你也挺不小心的。”

    小鬼:“你不害怕我吗?你还能看到我。”

    白小白:“从我记事起,我就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好笑的是,我不怕鬼,我甚至喜欢和鬼相处,因为它们比人单纯多了,谁对它们好,它们就报答谁,不像人,阴险卑鄙,狡诈恶心,特别是白家人,不过奇怪的是,自从我认识无心之后,鬼都不敢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是个例外。”

    小鬼:“你是说那个很高很高的男人吗?鬼见愁啊,鬼都很怕他的,我也害怕,要不是他走了,我也不会冒出来陪你说话,唔,还有今天带你回来的那两个男女,说实话,我也挺害怕他们的,他们和那个照顾你的男人一样可怕……”

    “可是他们都是对我很好的人……能在我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中遇上他们,或许是我前辈子积累的一点点福气吧。”

    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

    灵诡猛地一怔,不明白白小白话中的深意。

    回廊阴暗的角落中,灵诡忙蹲下身,默念咒决,凭空变出了冥界的福寿簿。

    这本簿子,哪怕如今她已经不是冥界的阴阳官,但是蒋子文也没有收走,可供她随意查阅。

    即便白小白是灵殇的转世,但是福寿簿上依旧可以查到有关“白小白”这个名字的所有。

    包括他的寿命。

    蒋子文曾再三告诫过她和帝司,不许干预白小白的命数轨迹。

    可当灵诡看到白小白的寿命所剩时间后,还是不可置信的圆睁美眸,瞳孔骤缩间,失手落了福寿簿。

    “啪”一声,静谧的庭院中,白小白被惊动。

    灵诡瞬然收起福寿簿,从暗处走出,镇定的敛去眼底的惊异之色,朝着白小白走了过去。

    而那个蹲在阴暗角落陪小白聊天的小鬼,在见到灵诡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躲回了他的井底。

    “阿诡姐姐?”白小白狐疑的打量着灵诡,“你怎么……”

    “起来上洗手间,路过。”灵诡面色凝重的走到白小白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冷冷月光下白小白精致的脸蛋,“你……”你跟姐姐回帝都吧。

    灵诡忍不住,到口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但是,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你一个人在这里对空气说话呢?”

    “不啊,我刚刚在和我朋友说话。”白小白实诚的和灵诡坦白道。

    白小白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普通人听到这种鬼话,一定会说他精神有问题,他在期待灵诡也会这么看待自己。

    但是,结果似乎让他失望了。

    灵诡牵起他冷冰冰的手,一路牵着他回房间,“行,那就和你的朋友说再见,有什么话明天再聊。”

    白小白微微一怔,“真奇怪,你竟然和无心说一样的话,他也这么和我说过,不过小时候在孤儿院,还有在百家的时候我这么说,他们都觉得我脑子有病,又或者是在装神弄鬼。”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