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第1977章 宫家男人必须宠妻子

    第1977章 宫家男人必须宠妻子

    冥界。

    冥府司顶层蒋子文的私人办公室内。

    天魔和容浅正坐在他的办公室沙发中一言不发的看着某个正坐在办公桌前飞速签署已经堆成小山高的一摞摞文件,男人西装革履,剑眉飞鬓,英俊如神。

    只是他神情严峻,身周围弥漫着浓重的寒意,似极其不愿意回来工作,又因为面前坐着的两个人太碍眼而感到心情不佳。

    容浅手中拿着精致的指甲刀,搓着精心修剪指甲,优雅的倚在沙发一侧,打破沉静,冷不丁道:“堂堂冥界之主,因私擅离职位,还抢我的轮回簿,这事儿传出去恐怕你这老脸都要丢尽了吧?”

    “还是为了一个小屁孩子。”天魔冷笑一声,补了一句。

    蒋子文没有抬头,继续签署着手中的文件,全然无视面前两个在他办公室一唱一和的人。

    “这个小屁孩子还不是别人,是咱们老大几十年前拒绝的人呢。”

    容浅佯装阴阳怪气道,随之还翻了个白眼。

    “我要不是找了灵诡帮忙寻人,还不知道这厮要失踪多久,太不负责,你若以后再如此,别让我帮你擦屁股。”

    “我手头这些活,从前若是不在,都是阿隐替我做的。”蒋子文沉冷道,抬头冷森森的看着天魔,“现在她有孕,不就轮到你了?”

    “你敢压榨我的人?”天魔暴脾气瞬间被蒋子文点炸,唰然站起身,朝着蒋子文扬起拳。

    “毕竟是我坐下鬼判府尹,判官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你觉得呢?”

    蒋子文视若无睹,挑衅道。

    容浅见情况不妙,赶紧站起身拦住了天魔,“天魔兄有话好好说!要当爹的人了,戾气不能太重,吓到孩子,冷静,深呼吸,一定要冷静!”

    “等忙完,我还是会离开几日,到时候你们继续帮衬着,等回来自然答谢。”

    蒋子文刚说完,范无救又捧着一大摞比他人还高的文件进入办公室内,见桌上没位置了,直接堆在了地上,禀告道:“蒋王,这些事冥界治安管理局送来的,今天必须签完……”

    “……”

    “叮咚”一声,在蒋子文忙的焦头烂额时,他的手机收到了来自灵诡发的一则短讯,是一张照片。

    照片是三个人的合照,灵诡、清瑶姬和穿着小西装漂亮精致的白小白。

    蒋子文看着照片上的紫眸少年,也懒得再跟天魔计较,薄情的嘴唇转瞬即逝勾勒了一抹笑。

    在见到蒋子文笑了之后,容浅难以置信的和天魔四目相对。

    容浅:“你刚刚看到了吧?”

    天魔:“看到了,他笑了。”

    ……

    -

    姑苏市江南别院大酒店的花园包厢周围被园林式的亭台楼阁喷泉水榭包围,风景极好。

    阿鲁一个狗在家太无聊,灵诡中途去蒋子文居住的别院内将狗牵了出来,带来了酒店。

    白家太太也中途去白家接来了被独自晾在家中的亲儿子白夜,一起来酒店吃晚餐。

    清瑶姬一个电话就让人将她们下午给白小白买的礼物全部送来了大酒店的包厢中,一件件试,一套套看。

    两个绝美万分的女人就像在给白小白玩换装游戏一样,根本不理会旁人异样的目光。

    宫司屿和灵天陪着白家夫妇坐着边吃边聊,但是不谈生意,只聊家常。

    白太太一直都在照顾自己的亲儿子白夜。

    白夜今年十六岁,但是先天性心脏病很严重,日常到了只能靠轮椅代步的地步,食物也只能吃清淡的,并不能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胡乱吃。

    他长得很像白邦国,拥有一张国字脸,脸上长着淡褐色的雀斑,面容消瘦苍白,嘴唇发紫,和才十一岁就已经一米七多高的白小白比起来,他这个哥哥倒显得矮小了些。

    白夜全程都很沉默,面无表情,眼神阴鹜。

    包厢一旁的客厅内,灵诡和清瑶姬越是对白小白好,白夜的脸色就越难看,可是灵诡和清瑶姬压根儿就当没看见,毕竟,这个包厢内的所有人,没人敢对她俩有异议。

    “诡儿,过来吃几口,别只顾着给他换衣服。”

    宫司屿已经给灵诡剥了一碗的小龙虾,但是灵诡一口都没动,完全玩嗨了。

    灵天也给清瑶姬将帝王蟹的蟹肉全部剔出,“清儿,先来吃,那孩子自己也要吃,你们别饿着他。”

    灵诡和清瑶姬齐齐回头,异口同声:“不要!”

    宫司屿痞笑着看向饶有威仪坐在那的白邦国,就见白邦国的夫人正一边伺候他用餐,还一边照顾着自己儿子白夜,可忙得很。

    白邦国似乎还极为得意,眼神掩饰不住的炫耀,看向宫司屿,“宫董,灵先生,女人还是不能太宠。”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你看我老婆多乖,还伺候我吃饭,而你们的呢?

    宫司屿嗤笑一声:“宫家传统就是宠女人。”

    灵天更毒舌,冰冷的看着白邦国,“白先生已经第七十九次看我妻子了,是不是很美?她的手用来给我牵着就够了,伺候人这种事,是下人保姆做的。”

    灵天,统治神界,三界权力最大的男人,他平时没什么别的爱好,就爱盯着男人看,看他们会偷觑他女人几次,要是看过分了,他不介意剜其眼珠。

    白邦国呛了一口,尴尬的说不出话,一旁,白太太倒是不生气,笑了笑,直接转移话题,缓和了气氛,“欸,我早前听说宫太太的父母早已过世,但方才宫董说灵先生是您的……岳父?”白太太惊叹的看着灵天,又匪夷所思的看了清瑶姬一眼,“你们……你们可真年轻啊。”

    宫司屿早就意料到白家人会这么问,说辞都编好了,“过世的是养父母,我妻子小时候被抱错了,后来机缘巧合下重逢,也算是幸事,他们一家人基因都好,再加上后天的天价保养,自然年轻,现在许多五六十岁的明星不都看上去像是三四十的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宫司屿话音刚落,包厢一侧,白小白抱着怀中的黑色书包,不敢置信道:“什么书包要四万多?我虽然挺喜欢的,但是……这也太贵了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