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155章 深渊的凝视

    第155章 深渊的凝视

    中考成绩放榜那日,我消失了一整天,从自家已经长满了荒草的李子林,走到怪石嶙峋的梨子林,整整一个下午,除了似火的骄阳,我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七月的蝉在山野间不知疲惫的呐喊着,偶有飞鸟过境,总是被我的突然路过吓得狂乱扑腾着翅膀远去。

    我一会儿坐在树荫下的石板上,一会儿又爬上高高的李子树,一面感受着骄阳的炙热,一面贪婪着树荫下的凉爽。

    泪水不知不觉来了又去,我像没了魂似的,不知疲倦。

    黑了屏幕的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我不知是谁打来的,一个都没有接。

    回到家中的时候,妹妹和一堆吵闹不堪的孩子还在等待着我做晚饭,初一的她已经正式放暑假了,可由于自己做的菜不好吃,所以每天的菜,都是我做。

    孩子们可能是看出了我不悦的脸色,一个个见了我,刚刚的叽里呱啦全部都停止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走向这栋简陋的木房唯一的卧室,‘砰’的一声,关门声响彻天际。

    妹妹赶紧小声的驱散了她的玩伴,十分懂事的去往柴房抱来了柴火,然后乖乖的坐在堂屋里写着作业。

    等到外面的天已经开始变得灰蒙蒙时,我才走出房间,做菜要用到的土豆妹妹已经削好,我一边熟练的切着土豆丝,一边忍受着夏日蚊虫的叮咬。

    我不动声色,准备烧火的妹妹却懂事的给我的腿部扇风,好驱赶那些可恶的蚊虫。

    我还是没有说话,呆呆的,只是切菜、炒菜,然后从电饭锅里盛出饭来吃。

    吃完饭后,我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躺在卧室的床上,静静的听着妹妹洗好了碗出门,几乎隔了三四个小时,才又回到了家。

    “白芷,你睡着了吗?”躺下之后,好一会儿妹妹才怯生生的开口。

    “没!”我本来不想回答,可是犹豫了一会儿,喉咙还是发出了声音。

    “你今天的土豆丝没放盐。”妹妹开口,我瞬间愣了一下。

    再回忆起晚饭,却始终不知道那土豆丝究竟是如何味道。

    我没有回答,妹妹也不再说话,隔了不久,妹妹睡熟了的均匀呼吸声开始有频率的响起,而我,就这样呆滞到了天明。

    一大早,家里的座机就开始不断地吵闹,我始终一动不动,妹妹只好下床去接。

    打来电话的是妈妈,她有些疲惫的声音好像又是整夜未睡。

    “听说中考成绩出来了,你知道姐姐考了多少分吗?”由于电话的声音特别大,妈妈的话语清晰的落进了我的耳朵。

    我闭着的眼睛,颤动了一下睫毛,最终却依旧佯装着熟睡的模样。

    盯着我看了好久的妹妹,被我娴熟的演技骗了过去,只听她压低了声音向妈妈说:“姐姐昨天早上查了成绩以后,就再也没说过话了,我猜可能是考得很差。”

    “唉!”妈妈听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谁让她自己不努力,考不上重点高中,就出来照顾爸爸,这样我就可以再找一份工作了。”

    “可姐姐才十四岁呀!”妹妹惊呼。

    “十四岁又如何?你二毛婶婶家阳丽从十岁就开始在她干妈餐馆帮忙赚钱了,她都十四岁了,还不能照顾一下你爸爸?”妈妈埋怨。

    我听得出,里面是浓浓的恨铁不成钢。

    “照顾什么照顾,要我说真没考上重点高中,读个普通高中也是可以的,十四岁的孩子,白芷还比寻常姑娘娇小,她来照顾我怎么照顾得好?”

    电话里,爸爸的不满的声音响起,我的鼻头开始一阵泛酸。

    然后便是妈妈同爸爸的争论声,不久那边便挂上了电话。

    妹妹没有再爬上床继续睡觉,她只是站在床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的眼睛始终紧闭,可是源源不断的泪水,还是一阵猛过一阵。

    直到我再也憋不住,大声哀嚎起来。

    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情绪终于释放了出来,我几乎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泣不成声才颤抖着停止了泪水。

    枕头底下的手机又一次响起,这一次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按下了接听键。

    “喂?”温柔的男声响起,我的眼睛好像又一次开始潮湿。

    没想到,居然会是他。

    “喂!”我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好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些。

    “昨天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都没人接,怎么了?”

    “哦,那个,手机坏了,黑屏了,昨天跟朋友爬了一天的山,手机一直都在家里,晚上你又没有在打,我就不知道。”

    “这样啊!”对面的语气好像带着几分欣慰。

    “嗯!”我的语气依旧是平静无比。

    “明天我们初中玩得好的要一起去杨政宇他们家玩儿,你要不要一起来?”

    “你们初中同学,我就算了吧,毕竟我一个都不认识,去了也尴尬啊!”我回绝了他的邀请。

    “也不是一个都不认识吧,你们班的的许嘉南和许嘉北也会去。”对面还在继续进行游说。

    我开始有一丝丝心动了。

    细细想想,其实去玩一玩也挺好,这样说不定可以放松一下心情。

    只是那许嘉南和许嘉北也要去,万一他们问起我的成绩,我该如何回答?

    犹豫不决中,我还是拒绝了他的邀请。

    “还是算了吧,我跟他们其实不是太熟。”我有些疲惫的开口,对面只好不再强求。

    “那行吧,本来还说看看你的酒量是不是真像你平日说的那样厉害,既然你不愿意去,那我就挂喽!”

    “嗯,拜拜!”

    挂了电话,心里一阵落寞袭来,我刚刚恢复的情绪,好像又已经面临崩塌。

    呆呆的坐在堂屋的门槛上,屋里的座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终于是我不想接起的来电了。

    “白芷!”电话一接通,欧夏粤轻快的声音便传入了耳膜。

    我有些嫌弃的将听筒远离了耳朵,继而才情绪不高的回应。

    “嗯?”

    “昨天中考成绩出来了,我考了600诶,好开心,这一次绝对可以进一中王牌班,嘿嘿!”

    “恭喜啊!”我假装情绪高涨:“对了,你英语考了多少分呀?”

    “148!”说起英语分数,欧夏粤的声音更加兴奋了,“我猜我前面的题肯定是满分,也就作文被扣了2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对面又已经开了口。

    “因为我把考试那天所有收到我答案的人都问了一遍,他们英语都考得非常好,就连蒋文宇那个平时英语考十来分的废物都上了一百。”

    她越说越开心,而我的心情却已经彻底跌进了谷底。

    我想,我在她心中的地位,始终还是很微不足道的吧,不然她怎么会忘了她不应该在我面前提起英语的。

    我,欧白芷,总分430,其中,语文132、数学128、理科综合120、体育加少数名族分42、英语8。

    “呵......是吗?”我干笑一声,心中的情绪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我们中考英语科目前夕。

    夜晚的一中足球场,灯火通明,闪烁的霓虹光彩夺目,我和阚梨微、欧莎莎、欧夏粤、唐韵,一人捧着一杯香甜可口的烧仙草,坐在绿茵地中央谈论着未来的计划。

    她们四人一人一个幻想侃侃而谈,只有我怎么样努力都插不进去。

    “明天那个英语可就靠夏粤你了啊!”临走的时候唐韵拍着欧夏粤的肩微微一笑。

    “没问题!”欧夏粤满脸春风得意的笑着点头。

    我们四人都不约而同跟着笑了起来。

    回去的时候,路过十字路口,都住在唐韵家的欧莎莎同阚梨微往左,住在姨妈家的欧夏粤和住在堂姐租房处的我往右。

    “明天等着我哦!”分路的时候,欧夏粤笑着朝我招呼。

    我激动的种重重点了点头。

    因为是中考作弊,这一夜,我彻夜未眠,心情那叫一个紧张和激动。

    被堂姐叫醒的时候,我刚刚睡着,打着哈欠,拖着彻夜未眠的疲惫身体,我连洗脸刷牙都处在一片朦胧状态。

    “这是你要的手机,已经给你调成静音了,虽说没有监控,但一会儿还是要小心一点。”刚刚经历完高考的堂姐,耐心的叮嘱我。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那好考试需要的东西,便出了门。

    没一会儿便接到了欧夏粤打来的电话,她们四人此时已经到了昨晚约好的早餐店里。

    我一进门便听见了她们的欢声笑语,尚且还有些疲惫的身体,就好像打了鸡血,立马又活了过来。

    “早上好啊!”我轻快的朝着她们打招呼。

    “赶紧的,你的粥都凉了。”阚梨微朝我坏笑。

    “凉了才好,一口就喝光了,免得你们等我。”我边说着,边坐了下去,然后就真的端起碗,想要将那碗阚梨微说的已经凉了的粥一饮而尽。

    结果,粥没凉,我的嘴皮和舌头都被烫起了泡。

    “哈哈哈......”四人的笑声同时响起:“你是不是傻?”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举动的确够傻。

    “好了,吃完了就走吧,一会儿记得等我哦!”等到大家伙都吃的差不多了,欧夏粤第一个起身。

    被烫到了嘴皮的我,肚子里依旧空空如也,可是想到一会儿的可考试,我就一点饿的感觉都没了。

    第二章:一起去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激动的坐在位置上,拿到试卷,写了名字,贴了条形码,想着一会儿夏粤会给我发来英语答案,我就想也想,放任疲倦的身体,呼呼睡过去了。

    因为坐在第一组的最后一个位置,前面的女同学体积有些庞大,刚好将我遮了个严实,一直在离考试结束只有二十分钟以前,两位监考老师都没有发觉我在睡觉,自然也没有来叫醒我。

    当听到广播里响起只有二十分钟的铃声时,我一个激灵起身,来不及擦拭嘴角的口水,第一反应便是点亮手机。

    没有短信,没有QQ消息,什么都没有。

    不会是题目太难,夏粤还没写完吧?我这样想着,便给欧夏粤去了条消息。

    “吼吼吼,写完了吗?”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整整十分钟过去了,手机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回应,而一个字都没开始写的我,已经如坐针毡。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广播提示音再一次响起。

    我再来不及思索,连忙慌忙胡乱涂起了答题卡。

    因为紧张和慌乱,我老是涂超出小框,可是时间来不及了,我无法作出过多的修改,后面的选词填空,更是胡乱写上了几个试卷前面出现的单词。

    至于作文,我刚写上了一句,考试结束的钟声便敲响了。

    我整个人都颓丧了,神情木然的起立,然后呆滞的看着老师将我桌上的试卷和答题卡收走,仿佛丢了魂一般,跟着走出教室的同学一起离开。

    “嘿,这里这里!”阚梨微老远的见到人群中的我,便开始挥舞起了双手。

    我有些感动的加快了步伐,却在马上走到那四人面前时听见阚梨微欢快的声音:“段天宇你考得怎么样啊?”

    脚步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僵硬了下来,我嘴角一抹苦笑,心中自我安慰:“我长得这么矮,一般人怎么可能会在人群中看见我?没事的,没事的!”

    “考得怎么样啊?”还是踏出了最后一步,我微笑着询问正在说话的唐韵和欧莎莎。

    “咦,你来了?”唐韵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果然,刚刚确实没有看见我。

    “嗯!”我笑着点头,将所有的失落感统统咽进肚子里。

    “咦,白芷什么时候来的?”还没来得及加入唐韵和欧莎莎的谈话里,送走了段天宇的阚梨微又来了一句。

    “刚到!”我笑着回答。

    “今天考得还不错吧?”她笑着朝我挤眉弄眼。

    我只能耸耸肩回她一句:“一点都不好!”

    “咦,夏粤的答案准确率很高啊!”她惊讶。

    “可是夏粤并没有给我发答案啊!”我平静的回答。

    “夏粤夏粤,你怎么回事?你居然没有给白芷发答案!”阚梨微一听我这话,立马揪住了正在和另外一人相谈甚欢的欧夏粤。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