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第152章 不清不楚

    第152章 不清不楚

    抽烟的顾幽漓老半天没有说话,烟头还在一闪一闪,隔了半天喻子木才听见她开口。

    “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我们不过才刚刚认识了不到四个小时。”声音妩媚还带着不解。

    喻子木哧鼻,心里说了一句,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身材火辣。

    只是那男生却不是这样回答的,只听在顾幽漓话音刚落之时,那男子几乎是毫不犹豫便开了口。

    “你相信一见钟情和怦然心动吗?就在刚刚,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感受到了那两个成语的魅力。”

    噗......咳咳咳!天知道喻子木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没有笑出来。这么中二病的台词,现在狗血偶像剧好像都没有了吧?

    “那还真是抱歉,我从来就不相信一见钟情和怦然心动,如果我没有这么姣好的长相和身材,相反是一个长了满脸麻子青春痘、肥胖的像个皮球一样的姑娘,你还会对我一见钟情吗?”

    原来这句话,是每一个女生用来diss男生所持的并非视觉动物的专用台词呀,喻子木嘴角一抹浅笑。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像你这么优秀、有个性的姑娘,就算你长得不好看身材也很差,我相信通过和你刚刚那几个小时的相处,我也还是会爱上你的。”

    男生连忙辩驳了刚刚的一见钟情论,语气中的自信就好像自己推翻了一见钟情论,换了一个内涵论,眼前的姑娘就会接受自己的表白一般。

    “是吗?”顾幽漓轻笑:“那如果我是一个满脸麻子青春痘,还胖得像个皮球的姑娘,你还会给我一个和你畅聊将近四个小时的机会吗?”

    噗......喻子木又一次差点直接笑喷。

    “当然!”男生毫不犹豫。

    喻子木不禁在心底感叹了一句:兄弟,你口味可还真是独特呀!

    “别把话说得那么绝对,大家都是来冒险的,未来的路上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我不想和任何一个人发生不愉快,也不想因为某些原因而失去一些本来应该成为朋友的人,所以,我会将今天晚上你对我说的全部话给忘掉,你以后也不要再提了,为了避免尴尬,我也会尽量在你断绝对我的所有念想之前不出现在你周围。”

    顾幽漓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吸引人,只是语气却充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真的,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男生还不死心。

    “其实,你刚刚要是直接挑明就是看上了我的身材和脸蛋,说不定我还会给你一个机会,真是可惜!”

    顾幽漓耸耸肩,无所谓一笑,然后将烟头扔在地上,伸脚狠狠的踩灭了还冒着火星的烟头。

    男生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呆呆的站了一会儿,然后拖着失败的身子,逐渐消失在了喻子木的视野里。

    “现在的姑娘都这么6吗?”待到确定了男生的走远,顾幽漓刚刚点起了第二支烟,喻子木突然开口。

    吓得顾幽漓手里的打火机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卧槽,你要吓死我呀?”千算万算,喻子木怎么都没算到顾幽漓跟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句话便是一句粗话。

    嘴角笑意更甚,果然每一个会抽烟的女孩子,都是一个女流氓呢!

    “我从你刚开口问那倒霉兄弟为什么会喜欢你开始,就一直站在你旁边,你自己无视了我的存在,怎么还反过来怪我吓你?”

    喻子木一脸疑惑不解的坦然模样,让刚刚还惊魂未定的顾幽漓瞬间一笑。

    “像你这样偷听了别人讲话却还能如此坦然的模样,我倒还是头一回见。”

    顾幽漓语中带笑,只是那字面上的意思,却叫人分不出她是在夸喻子木,还是在贬他。

    不过不论褒贬,想来喻子木都是不太介意的。

    “你刚刚那话,我一个朋友也跟我说过,这已经是你们女生用来反驳男生以内涵喜欢一个人的专用台词了吗?”

    其实,喻子木一开始,就特别想要问这个问题。

    “你长得这么帅原来也会被女生拒绝吗?”顾幽漓显然一脸的吃惊。

    “你误会了,这不是被拒绝的话语,只是跟一个好朋友讨论了一下男生是因为什么而喜欢上一个女生。”

    “所以你当时说的是看一个人的内涵,然后被你朋友用我刚刚的话给反驳了?”顾幽漓微笑。

    喻子木点头。

    顾幽漓:“你那朋友的话倒也是个实在人。”

    喻子木不置可否,倪涵的实在他从初遇到现在,一直就很清楚。

    顿了顿,夜风突然带来一阵夹着顾幽漓手上香烟的味道吹进了喻子木鼻子里,他皱了皱眉,突然想起自己从屋顶下来的目的。

    “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过来找你借根烟抽抽。”喻子木耸耸肩,一脸问人借东西的谦逊都没有。

    顾幽漓倒也不介意,掏出烟盒和火机直接扔给了喻子木。

    喻子木接过,娴熟的点了一支烟放进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找不到话题,只好抬起头来看向了星空。

    头顶的树叶层层叠叠,月光照射下来投在人的身上都只是一些斑驳的光影,树下的人抬起头,所看见的又哪里会是完整的夜空?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和我一样的人。”顾幽漓突然望着喻子木开口。

    “嗯?”喻子木不解。

    “站在树下抬头仰望星空。”顾幽漓的话不紧不慢、不急不缓,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喻子木愣了一下,自己是有喜欢在树下抬头看星空的习惯,只是自己不过刚刚站在这树底跟眼前人相处了不到一支烟的时间,这怎么就被她给看出来了?

    “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一眼便看出来了吗?”顾幽漓声音再起。

    “是呀,是挺奇怪的,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可能会认为这是你故意的搭讪哦!”喻子木有些不正经的笑了笑。

    这一笑,立马缓解了周围有些僵硬的氛围,

    顾幽漓也跟着不正经的笑了笑。

    “因为习惯是伪装不了了,如果一个人没有习惯在树下的仰望星空,他抬起头的第一反应是立马低头,然后再抬头,再抬头是因为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而立马低头,是因为他并没有习惯在树下看星空。”

    听起来,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于是喻子木收了原本想要出口的调侃。

    :

    没有在树下仰望过星空的人,是永远也不能体会到那种心情,用两个充满了中二气息的词来形容,那叫孤独与颓废。

    喻子木的孤独是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的,可他的颓废却是从大一那年暑假开始的,他站在长满了茂盛树叶的树下仰望星空,也正是从那一年开始的。

    根据自己的经历,喻子木很快便想当然的将顾幽漓归类到了和自己同属一类的人里面。

    “突然就想要喝几瓶啤酒,最好再来点烤串!”喻子木悠悠然开口。

    “你说这话的时候,我脑子里第一反应是酒吧那个充满了中二气息,足以酸掉大牙的店名。”顾幽漓有些嫌弃的回应。

    喻子木这一次笑得十分真诚,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和自己想法一样的人呢!

    “那万一只是人店主怀旧呢?更何况人家好心好意收留了我们,你在人背后说人坏话,总是有点不妥的吧!”喻子木语气中充满了调侃。

    “不妥吗?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毕竟这么阴郁的调调,现在也就那些老掉牙的非主流还用用了。”顾幽漓耸肩,一脸的不以为意。

    喻子木不再说话,因为眼前的姑娘所持的观点和自己原本一模一样,他借用倪涵的话,不过是因为......一时兴起罢了。

    喻子木很少遇见和自己想法雷同的姑娘,因此在心里,他不禁又给顾幽漓加了几分。

    回到房间的时候,蒋文宇正一脸苦恼的躺在床上玩开心消消乐,本来是一道十分简单的关卡,也不知是蒋文宇太笨还是他太过心不在焉,直到精力都刷完了,他还是没能通关,最后气得直接将手机砸到了一边。

    “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喻子木带着关心的不解。

    “听说是又被姑娘拒绝了!”蒋文宇上铺的涂显军一脸戏谑的开口。

    “哦?”听说至此,喻子木心里添了几分兴趣,饶有兴味的望向了蒋文宇,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有趣的东西来。

    之见蒋文宇立即绯红了脸颊,急着辩解:“不是了,只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听说她为了喜欢的男生还特意将房子买去了人家隔壁,也不知道现在的姑娘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净干这些不着调的事情。”

    嗯......蒋文宇的话倒是让喻子木不禁觉得有点英雄所见略同的意思。

    “你不知道人小姑娘脑袋里在想些什么,那你知道你自己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吗?”喻子木满脸调侃道。

    “我自己?想什么?”蒋文宇不解。

    “喜欢人姑娘就直说喽,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像你这样明明喜欢人家又不说,憋在心里,眼睁睁看着人姑娘跟了别人就好过了?”

    喻子木的话让整个四人间的屋内瞬间鸦雀无声,静寂片刻之后,除蒋文宇以外的二人便开始了继续对蒋文宇的起哄。

    喻子木到未参与其中,他的心思突然转到了那个因为喜欢他,而被他设计买了自己房子的姑娘,也不知道,那个姑娘是否也有一个旁的男人,对她爱慕至极。

    “你知道吗?小镇的一切,就好像我过去生活的另外一面,许许多多的事情,跟我的人生突然有了一种不谋而合,让我有种巧合得太过离谱的错觉。”

    借了一室友的电脑,喻子木登录了邮箱,却只给倪涵发送了一句话,然后没有片刻的停留,他已经果断退出了。

    他知道倪涵肯定会回复他,只不过,他从来就不是会等待别人的男人,哪怕那份等待只需要片刻。

    “喻子木,你有喜欢的姑娘吗?”洗完澡出来,蒋文宇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没有!”喻子木几乎不带半点犹豫的回答了他。

    蒋文宇:“那有姑娘喜欢你吗?”

    “我真傻,像你这么帅的人,最不缺的应该就是喜欢你的姑娘了吧!”

    还没等喻子木回答,蒋文宇已经自顾自的应答了下去。

    喻子木不置可否,活到二十三岁的年纪,的确,他最不缺的便是喜欢他的姑娘了。

    “其实,我也被好几个姑娘喜欢过,可是因为她,我都拒绝了,我从来就没奢求过她会喜欢上我,可是那么好的一个她,怎么可以因为一个男人那样低三下气呢?她那么优秀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为什么偏偏要对那样一个人那样执着呢?”

    “你喜欢那姑娘喜欢的人很差劲吗?”喻子木听着蒋文宇的喃喃自语,忍不住打断道。

    “当然!”蒋文宇想也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了。

    “那你可得好好劝劝你喜欢那姑娘,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都不多,就是渣男多!”

    “其实也不能这样说吧,我觉得现在比男生更渣的女生也不少!”蒋文宇上铺的涂显军特意放下了手机,钻出被窝应了一句。

    喻子木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哟,军哥看来经验挺足的嘛,来来来,舞台交给你,说出你的故事!”

    “唉!”三人等待了好一会儿,涂显军这才开口,却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跟我说好了毕业就结婚那妹子,几个月前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满室立即因为涂显军的一句话而陷入了寂静。

    喻子木一直没有说话,关于毕业就结婚这个词,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因为有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几个月前,也结婚了,他们领毕业证的那天,刚好就是他们领结婚证的那天,听起来很浪漫吧?可是落在喻子木眼里,却浪漫得有几分刺眼了。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件事而选择来徒步旅行的吗?”喻子木冷不丁问了一句,好像有那么几分并不应景的话。

    “一开始是的,他们结婚的第二天我就跟我一朋友去了滇藏线,就暑假那会儿,最热的季节,我跟你们说,我之前在学校里那也是一出了名的小白脸,虽说模样比不上你喻子木英俊吧,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看了一眼就不太想看第二眼......”

    室内的气氛又燃了起来,喻子木嘴角上扬,他突然又想给倪涵发送一条邮件了,邮件内容就写——原来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在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所想到的发泄方法都是同一种,只是有的人会对着那个想法空想很多年,而有的人,却仅仅只需要一个晚上。

    那个会想很多年的是他,只需要一个晚上的,是涂显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