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第467章 与君殊途可同归?(二十三)

    第467章 与君殊途可同归?(二十三)

    山寨王点头:“尔说的不错。”

    若得武成候助力,封山为王自立门户以他的本事,以及手下的人脉,自当能与大燕皇平分天下。

    思及此,山寨王盯着苏扶月的视线,越发炙热。熊熊的野心蓬勃而生,唇角勾出邪佞的弧度。

    权利与美人,他皆要!

    “苏姑娘。”山寨王一拱手,“你所担心之事,于某而言不过尔尔,若姑娘信的下嫁与某,某定为姑娘安定此事。”

    山寨王缓步走来,气势凌人倒是有几分草莽英雄的气节。只可惜,眉梢之间煞气横生,眸中尽是算计与贪婪。

    却也显得,萎靡阴鸷了几分。

    “这……”苏扶月蹙眉,故作迟疑。

    余光朝着山寨王瞟去,峻岭镇得来的消息,此处群山岭王岩压寨,落草为寇后自立龙门寨。山寨之上,皆是朝廷追捕的犯人,个个皆是穷凶极恶之人。

    王岩能召集起这群人,极大部分原因却也是与这些犯人臭味相投。另外,此人工于心计圈了峻岭一地,勾结官员与当地富商,为他所用。

    烧杀抢劫无所不作,且谋杀朝廷命官只为杀鸡儆猴。胆识确实高,奈何却是个奸雄,且是个穷凶极恶的混人。

    苏扶月淡淡收回视线,看了眼天色。蓝天碧青,一眼望去皆是朗朗晴空,此时燕韩那头必然已发现不对,追赶而来。

    约莫到半夜,恰好到达龙门寨。

    “姑娘觉得如何?”王岩目色微沉,怎也没想到苏扶月看着他,也会出神。若不是兄弟们看着,他着实想摸摸脸颊,是否沾了些什么。

    不然,这妮子怎看的出了神。

    苏扶月回神,微颔首,“你当真能替我父亲,平了此事?”她莲步轻移,缓步上前杏眸中多了几分期待。

    佳人眸光盈盈,一脸期待地望着他,王岩再是钢铁心肠,都不禁化为了一滩春水。他昂扬起下巴,倨傲道:“自然,你若为我妻,夫妻一体我自是愿意为夫人平了此事。”

    苏扶月轻咬着贝牙,飞快地朝着王岩瞟去,故作羞涩地模样,轻巧点头。恰到好处地将羞涩难忍,又格外喜悦的模样,演绎的栩栩如生。

    王岩大笑一声,朝着苏扶月拱手,望着她的视线越发灼热,“夫人在上,为夫这厢有礼了!”

    苏扶月嗔了眼王岩,别过头不说话。

    王岩见此,自是认为她害羞了,连忙赔笑。而后领着兄弟,将苏扶月的陪行之物皆带上了山寨。

    山寨众兄弟清点之后,朝着王岩称叹道:“小嫂子的东西可真不少,这上上下下足足一百多抬,哥咱们这是发了呀!”

    “可不,这足够咱们兄弟,吃一年的分量了。”另一人在旁说着。

    苏扶月微挑眉,端茶抿了口。

    王岩朝着苏扶月看去,见她安静的端坐一旁,身侧静心正在为她剥着核桃,唇边漾起了一抹得意地笑来。

    大手一挥,“你们嫂子可是武成候的嫡女,手中漏出来的东西,便抵得上你们那些私藏珍物。

    瞧你们这点出息,还不收起自己的哈喇子,把这些东西搬进后院,开始准备酒宴。我要跟你们嫂子拜堂成亲!”

    侯府的小姐就是不一样,静若处子娴雅端庄,自是那些小门小户的女子比不得的。有她做大房,才好压的住他后院中的那些个女人。

    省的一个个,成日里只会哭哭啼啼,半点不让他省心。抢她们回来,又不是让他看她们发疯的!

    “夫人,请随我来。”小妇人面带倦容,朝着苏扶月福礼,带着她朝着后院走去。

    山寨兄弟们看着苏扶月窈窕离去的身影,心里痒痒。而后朝着自家大哥看去,对着他说道:“哥,这一次抢来的人,是不是……”

    山寨狼多粥少,故而每一次强抢回来的女子,与军妓没差,要服侍一整个山寨兄弟。因此,没少弄死人。

    王岩闻言,一脚踹在那人腿肚子上,面带凶色厉声斥责道:“你以为那时谁?武成候之女,她一心于我,以后是你们嫂子我的妻,没你们的份!”

    众人闻言,面色微变,朝着王岩瞟了一眼。而后压下了眼底的戾气,本就是穷凶极恶之徒,虽容身寨子,实则皆怀着狼子野心。

    平日里,拿着王岩当当键盘,可不代表他们便真的逆来顺受。故而在王岩踹了那人一脚后又说了这话后,众人便起了取而代之的想法。

    武成候的嫡女,他们也可以得!

    凭什么便宜了王岩?!

    而王岩向来粗枝大叶,又被这群兄弟们平日里哄抬给养废了,以至于格外独裁自我。认为世人,唯他最强。

    故而,山寨中的人各怀鬼胎,硬是没看到偷溜离开的静心。

    静心一路低头,小跑进了后院里屋之中,而后看向正在吃菜的苏扶月,对着她说道:“小姐,这寨中的兄弟各怀鬼胎,怕是不服王岩许久。”

    汤勺碰壁发出清脆一声,少顷她将盛好的汤放在静心面前,朱唇轻启:“龙门寨本便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融汇而成,你祈祷他们懂什么叫团结互助?”

    古籍有云者,落草为寇不是枭雄便为恶人。而此时太平盛世,王岩落草全然是为了自己,而广纳穷凶极恶之人。无非是为了护寨中安全。

    “今日那为王岩谋划之人,怕才是寨中的真正头目。”苏扶月喝了口汤,对着静心道,“父亲那头,可传来消息?”

    武成候镇守边关多年,自然而然养成了自己的传递消息的渠道。

    静心点头:“那人是寨中二当家,我刚探了口风与官员商贾连线之人,也是由他安排,想来这王岩只是他推出来的。

    侯爷那头,战鸽来信,他们已然火速攀爬。侯爷的意思是,与小姐里因外和一同将龙门寨众人活捉。”

    苏扶月点头,“理因的。”而后夹了菜放在静心碗中,勾了勾唇,“静心,小姐平日待你如何?”

    静心背后发毛,夹着菜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半响她哭丧着脸看向苏扶月,幽怨道:“小姐,您就直说,您要我去干什么?!”

    苏扶月弯了弯眉叶,唇角翘了翘,“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