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第307章 警官,你盐吃多了吧(二十)

    第307章 警官,你盐吃多了吧(二十)

    “你跟过来做什么?!不要命了?”苏扶月对着沈御熙咆哮道。

    身上的伤还没好,就跑出医院他真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对不对?

    沈御熙目光紧锁着苏扶月,再一次问道:“不让我参加,我要知道原因。”

    “……”

    苏扶月沉默不语,恰在此时屋里传来了一声惨叫,苏扶月一脚踹开了破旧的房门,走进了院子里去门口一个老人倒在门槛处手指滴着血。

    沈御熙连忙走过去手指搭在了他的脉搏上,对着苏扶月摇了摇头,“没气了。”

    一个人影从房间之中闪了过去,沈御熙跟苏扶月一同追了过去,结果追到了一个荒芜的空地之中,人居然人间蒸发了。

    怎么可能,这是人文社会,根本没有鬼怪学说!

    “地道,一定有地道!”苏扶月咬着牙说道。

    沈御熙握住苏扶月的手,说道:“现在去查地道显然已经来不及,先回去看看二老。”

    苏扶月点了点头两个人赶回了木绾绾的家中,沈御熙打电话报了警,苏扶月则观察着现场。

    走进里屋后却被吓了一跳,两个被扒了皮的人一个被挂在了房梁之上,一个被放在木椅上。

    一股恶臭在屋里发出,却不敌眼前场景来的震撼。

    沈御熙从门外走进,看着房间之中的场景,身上挡住了苏扶月的双眼,“别看……”

    “这是木绾绾的父母。”苏扶月声音微沉,微微攥紧了拳头,咬牙道,“多大的仇恨,非要这样。”

    “我们先出去。”沈御熙说完这话抱着苏扶月离开了屋内,正好警察也上了门来。

    沈御熙对着走来的队长说道:“队长,初步判定此次被害的是木绾绾的父母,以及她的爷爷。她奶奶如今下落不明。”

    屋里屋外他几乎找遍也没有找到木绾绾奶奶的下落,屋里有一个皮箱皮箱之中是木绾绾父母的证件,他刚看到皮相下的轮子上染着的土还带着一点潮湿。

    估计是今早回来的,而地上倒着的老人显然是想要逃,结果被人先砍了一刀栽倒在地。

    死因是地上的长钉子,刚好穿透了他的心脏直接致命。

    “根据木绾绾父母的死相,我怀疑对方跟木绾绾父母有深仇。”沈御熙接着说道。

    队长点了点头,苏扶月在一旁说道:“木绾绾的奶奶可能被带走了。”

    地上吊着的瓷碗,以及一副老花眼镜明显不属于木绾绾的爷爷,只能是木绾绾的奶奶。

    可刚刚他们明明追着那歹徒出去,他是怎么做到把人给带走的?

    “好这件事我清楚了,不过你们两个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里面吗?”队长疑惑地看向了苏扶月跟沈御熙,接着道,“小张先带他两回去,御熙这个案子你也别管了。”

    “队长!”沈御熙看向了队长。

    苏扶月握住了沈御熙的手,对着队长问道:“您是怀疑这件事跟十年前的枪杀案有关?”

    “如果是因为这样,我更应该加入,没有谁比我更适合参与这个案子。”沈御熙目光炯炯地看向了队长,接着沉声答道。

    队长看了眼沈御熙,接着看了眼苏扶月微微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好,不过前提是你把伤养好,还有别鲁莽行事。”

    “是,队长!”沈御熙对着队长做了个标准的敬礼,结果扯动了伤口直接被队长赶回了医院。

    一同被拽回医院的还有苏扶月,不过苏扶月却是被沈御熙带回去的,他还是觉得苏扶月一个姑娘家,成日里参与这种事情会惹上麻烦。

    病房里,苏扶月削着水果,将苹果放在了盘子里,递给了沈御熙道:“在想案子?还是在想我?”

    她做了这么多事情沈御熙,也确实该怀疑她了,明明只是一个普通老师,不光有身手还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牵连进案子里。

    甚至,在刚才无意间透露出来的一些行为,他确实该怀疑了。

    “这件事跟你无关,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多不符合常理的举动,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你说我听,你不说我也不强求。”

    沈御熙淡淡地开口,只是看向苏扶月的目色,暗含着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探究,“让我猜猜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忽如其来的转变,打了苏扶月一个猝不及防。

    沈御熙在苏扶月面前一直都是一小奶狗形象,这一脸低沉目色含芒的模样,让她有些认不出来。

    “木绾绾的手机中有了不光是关于她的信息,还有关于十年前枪杀案的,同时这事跟苏家有关,不应该说跟你爸有关。”刚才他听到了苏扶月跟她父亲的争执。

    大致有了些判断,还有一些需要证实。

    苏扶月点了点头,开口道:“答对了,但没有奖。”

    说完,苏扶月将木绾绾的手机递给了沈御熙。

    沈御熙在接过手机后没有第一时间查看,而是接着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怎么忽然画风转了?

    沈御熙的这一句话打的苏扶月一个措手不及,这么明戳戳把她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出来,她不要脸的啊!

    “我们还是查案吧,我还发现一件事约木绾绾出来的人是孙伊人,可是孙伊人平日也没跟木绾绾结仇,我怀疑是有人借刀杀人。”苏扶月接着说道。

    沈御熙微微顿下眸子,片刻后沈御熙接着道:“我不会介意你是苏忠胜的女儿,就算你是我杀父仇人的女人,可你是你你不是他,更何况只是有关而并非是。”

    “……”苏扶月有些难为情,偏过头接着说道,“根据现在的案子走向,孙伊人是无意间被害,从我、木绾绾以及小舒被抓,到木绾绾跳楼,小舒一家被灭门,你家被人闯空门。

    到你出车祸,再到木绾绾一家出事,这案子所有的疑点就集中在了十年前那期案子上。”

    “你怀疑我?”沈御熙摸了摸下巴,接着说道,“确实十年前那个案子后,最有杀机的人应该是我,可我显然并不知道这后面的真相。”

    自从他考入警校,成为民警后,在无数的案子后,他渐渐迷失了曾经一腔热血的自己。

    如今,是他错了。

    “我不怀疑你,我喜欢你。”苏扶月没皮没脸地应了一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