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256章 阿姊,可否再为我煮一碗阳春面?(一)

    第256章 阿姊,可否再为我煮一碗阳春面?(一)

    阿姊,你说带冥儿回家,可为何忘川河畔,却等不到你?

    ——宫冥

    【恭喜宿主成功回归,由于上个位面完成十分成功,奖励积分+2000,随意支配属性点+5,天道给予奖励,清除所有负债积分当前人物属性:

    姓名:苏扶月

    年龄:23

    性别:女

    武力值:75

    魅力值:50

    智力:70

    金币(积分):0

    随意支配属性点:5

    拥有商品:琉璃琴、大力丸、鞭子、青鸾剑】

    “还是坚持开启强化模式?”韩绯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朝着苏扶月瞟了一眼,接着道,“别看了我哥不在,就咱两。”

    苏扶月摸了摸鼻子,从传送室走了出来,结果刚迈出门,就听韩绯道,“出来干什么?你待会儿不进位面世界了?”

    一边说着韩绯一边走了过来,如同赶小猪一样将苏扶月赶入了传送室,将人给按在了传送床上。

    “现在就去?”苏扶月话音刚落下,便晕了过去,进入了位面之中。

    原是韩绯已经开启了传送功能,等他弄好后,他拍了拍手刚转身就碰到了,刚从厕所回来了韩昙,他讪笑了一下。

    对着韩昙讨好道:“哥,我跟你说,我刚才怎么拦都拦不住,她自己就是要去位面历练的。我还特别贴心的给她开了强化模式,安排的是你之前说过的位面,她将会二次穿越。”

    第一次苏扶月是带着记忆穿越,去帮助客户的,这一次苏扶月将彻底忘记自己,成为土著。不过这是在她第一个身体死后三年,位面快要崩溃的阶段。

    正好适合苏扶月,提升锻炼!

    “韩绯,你最近有点闲。”韩昙似笑非笑地看着韩绯,说道,“洪荒位面最近挺需要人的,去逛逛?”

    他一句话都没说上,这人说传送就给传送走了?

    “洪荒位面不缺人啊!我记得最近洪荒文比较流行,所以洪荒位面人员火爆。”韩绯摸着下巴,对着韩昙有些疑惑地说道。

    韩昙抬起脚,将韩绯踹在了另一张传送床上,走到控制面板前,面目表情地按下了开关,接着道:“洪荒位面,女儿身你值得拥有。”

    “卧槽!”韩绯不可置信地叫了出声,接着毫无形象地吼道,“你是亲哥还是仇人?不带这么坑自己亲弟的啊!”

    “以前是亲哥,以后是仇人,等你拐个媳妇儿。”韩昙说完按下了启动键,接着控制面板上跳出了四个字“男扮女装”。

    韩昙勾了勾唇角,转身看向了苏扶月,弯下身子对着苏扶月的唇角落了一吻。手掌轻抚着苏扶月的脸颊,薄唇轻启:“好好玩。”

    ……

    皇城天子脚下繁华一片,商易不绝人声鼎沸,这天下第二庄便落在了此处。

    传闻天下第二庄,是一少年为其养姐所开,那年少年十六,如今也有二十光景。可惜了那养姐无福气,享受了一年好日子,便撒手人寰。

    这天下第二庄的庄主,便自此迷上了玄学,沉迷与如何招魂。好在这庄子大小事宜皆运行正常,而且有了第一皇商的铁招牌,更是让人无法得罪。

    而这位庄主的名字,便叫做宫冥。

    茶楼里,靠窗坐着一小女子,那小女子头带着兜里轻纱遮脸。身边站在两凶神恶煞的侍卫,对坐则是一摇着折扇的翩翩公子。

    “小丫头,那天下第二庄的庄主,便如此上得你心?”牧尘笑望着眼前的少女,折扇收起便要挑起对方的面纱。

    对面的少女抬起了眼睑,手指轻抬一条竹叶青从她的怀中钻出,直接盘在了折扇上。吓得牧尘连忙丢点了折扇,后退了一步对着少女,道:“苏扶月,我不就好奇问一句,你搞谋杀吗?”

    “难道侯爷不曾教过小侯爷,祸从口出这个道理吗?”苏扶月站起身,抬起手竹叶青钻回了她的袖口中。

    她淡淡地扫了一眼牧尘,转过身一袭青衣在空中划开弧度,带着淡淡地芳香,随她而去。

    牧尘见此上前,还想与苏扶月再说些什么,却被两个侍卫挡住,比之身经百战的两侍卫。牧尘在他们的面前,就如同一只娇小可人的公鸡一般,他收回了手。

    愤然地咬着牙,朝着另一条路走去,回了侯府。而苏扶月却无兴趣管牧尘会如何,她出了茶楼后便遇到了出去买糕点的丫鬟,云裳。

    云裳欢脱,站在苏扶月身侧话语不断,“小姐,听闻天下第二庄庄主要来参加老爷的晚宴,我们不如早点回去?”

    “无需。”苏扶月淡淡地应了一声,语气清淡不带一丝情绪。

    天下第二庄,口气倒是不小,不过也颇有本事。只可惜了还是个封建迷信之人,玄学之术?可笑。

    云裳闻言点了点头,接着拿出了糕点,对着苏扶月道:“小姐,这是云裳抢到的糕点,趁热吃。”

    苏扶月垂下眼睑看向云裳,捏了一块塞入了云裳的嘴里,这才拿起另一块放在了口中。

    酥而不腻,张记的糕点,一如既往。

    “小姐那我们何时回去?”云裳接着分了两块糕点给了两个侍卫,这才对着苏扶月问道。

    闻言,苏扶月没有回答,缓步朝着前面走去,她苏扶月,年芳十六,相府嫡女。天楚国未来太子妃第一人选,天楚国第一才女,花名天下。

    可这天楚国太子,荒淫无道,天楚国根基早已乱了纲常。这也令她那野心勃勃的父亲,一心想要拿下这皇位,怕是今晚的晚宴也是为了拉拢宫冥。

    毕竟,这宫冥垄断了天楚国大片的财路,若得他支持行军打仗,攻下天楚国便是指日可待之事。

    “回去吧。”苏扶月走了一段路,转过身对着云裳以及两个侍卫说了一声,刚迈开步子便有一小乞丐拉住了苏扶月的衣服。

    苏扶月垂首望着那小乞丐,微风拂过吹起她面前的轻纱,不知何处飞来的飞镖,令她带的斗笠从头上落下。使得她的容颜露在了这光天化日之下,她微微蹙眉看着松开手有些怯生生地孩子。

    “给他着银两。”说完,便朝着对面的酒楼而去,若她没看错方才那飞镖是从客栈二楼而来。

    而坐在二楼之人,正是当朝太子,长孙吴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