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医修难为

181.第181章

    第181章

    两人的左侧正好是这个石室的中央,那里有一块黑石筑成的八角形石台,石台正中却是一根手臂粗的黑气柱,直达石室顶端。最令夏隐感觉毛骨悚然的是在那黑气柱中高速旋转的一张张人脸形状,刹那间,令她有一种在堕仙界面对魔气源泉的错觉。

    好在宁归元在一侧轻咳了一声,唤回了夏隐的神智。夏隐侧首,刚好看见宁归元眼神奇异的看着她,疑惑道:“你见过这个?”

    夏隐凝神细看,还是看出了一些不同,堕仙界魔气源泉中的那些人脸表情都十分狰狞痛苦,稍稍靠近就会听到各种恐怖的嘶吼,夺人心智。而这根黑气柱中的人脸都是双目紧闭,神情平和到近乎虔诚。

    夏隐心头一动,问宁归元:“这难道就是你所说的分寿之术的施术之所?如果这些人脸都是接受寿元的人,那么分寿给他们的高阶魔修呢?总不会是柏彦这个老骗子吧?”

    宁归元摇摇头:“分寿之术,我也只是见过大概的记载,对于其中的内情不甚清楚。这黑气柱,我亦是第一次见,是或不是,一查便知!”说完,一脚踏进了黑气柱中。夏隐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的“哎”了一声,却听宁归元的声音从黑气柱中传出:“运起轻身术进来,这黑气柱内另有乾坤。”

    夏隐依言踏入柱中,果然发现下方是个黑色的地洞,也不知有多深,宁归元正立在虚空之中等着她。这黑气柱从外头看不过成人胳膊粗细,内里虽然看起来宽大一些,但宁归元一人能够站进来已是奇迹,绝难同时容下两人并肩而立,所以宁归元一见夏隐过来,便率先下沉,夏隐紧随其后,小心翼翼的保持速度,免得一个不慎踩到归元真君金贵的头颅。

    这地洞挺深,两人这样匀速下降了约小半盏茶时分,还没见底。因着有宁归元在前头挡着,夏隐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觉得修士的这种虚空下降的技能,若是用来下矿井倒也不错,然后便又顺便脑补了一下自师尊往下,各位师兄头戴安全帽排队下矿井的场景,想到开心处忍不住一乐,就听脚底下宁归元的声音闷闷的传来:“笑什么?”

    夏隐连忙闭嘴,左右看了看,刚好发现洞壁上每隔一段便似有一点惨绿的光芒闪动,当下顺理成章的转移话题:“真君,洞壁上好像有绿芒闪动。”

    “嗯,那是用来加固洞壁以免坍塌的骨符。你刚才笑什么?”还没完没了了。夏隐郁闷的只想加速下降,最好一脚踩晕了宁归元了事,却听宁归元沉声道:“到底了,小心!”

    正待降落的夏隐就觉得左手袖子一紧,一股大力传来,整个身子就往左边跌过去,好在这些日子从未荒废过修炼,体内灵力自然产生反应,左臂上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反弹之力,将将抵消了宁归元的拉力,整个人险险的在宁归元身前站住,就差那么一丝丝就落入他怀中了。饶是如此,夏隐一偏头也险些撞到宁归元的下巴。

    宁归元后退一步,松开夏隐的衣袖,沉声道:“仔细看着些,还好你是医修,这样冒冒失失若真是上了战场该怎么办?”

    红果果的职业歧视,夏隐憋了一肚子气,转头看着方才预定的落脚地上那一片看似排得乱七八糟的骨符,努力为自己辩护:“若非真君您方才挡在我下面,我亦会仔细查探的。”

    宁归元搓了搓刚才拉住夏隐衣袖的手指,忍住了捏住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巴的冲动,磨了磨牙,蹲下来查看那一片排成圆形的骨符。

    这一片骨符刚好占满了整个地洞的底部,中央是三片巴掌宽的扁骨,周围便横七竖八的排列着很多类似指骨的圆柱形骨块,所有的骨符上面都刻画着一些线条,导致每个骨符的惨白中还隐隐透着幽绿,好似里面随时都能跳动出磷火来。

    夏隐低声道:“上头的黑气柱难道就是这个骨符阵生成的?”

    宁归元不语,忽然并指一点,一道金色的流光冲着骨符阵而去,原本白中透绿的骨符忽然像活过来了一样,绿芒流转,中央那三片扁骨符上更是跳出了绿油油的磷火,直接就将宁归元发出的金色流光包围起来,那金光在磷火的包围下团成一个环形左冲右突,似要突围,但在磷火的包围之下,逐渐收缩,慢慢变成一个黄豆大的小圆点,随着噼啪一声,就在磷火的包围下消失无踪。

    宁归元缓缓站起身来,英俊的侧脸在点点磷火的映照下晦涩难明,他略过夏隐探究的神色,视线在这不大的地洞中扫了一圈,忽然回身朝着一处洞壁直直的走过去。

    从宁归元查探骨符阵法开始,夏隐便已运转秘法查探这洞中情形,早知道这处根本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而是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幽深通道,不过应该是布有阵法禁制。

    夏隐跟着宁归元走到洞壁前,半潮的泥土,上面有一些挖铲过的痕迹,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

    夏隐医术了得,可惜对于阵法禁制一道实在是外行,此时只能看着洞壁念叨一回专业人士:“要是颜师姐在这里就好了!”

    宁归元忽然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面铜镜,一眼扫过去铜绿斑斓,也不知是哪一朝的古董,他口唇翕动,对着镜子念动了一串咒语,铜镜忽然腾空而起,原本锈迹斑驳的镜面上忽然黄光闪动,照到对面的洞壁上,“喀啦”一声,原本的半潮的泥土洞壁忽然消失不见,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微微的往外冒着寒意。

    宁归元收回铜镜,见夏隐眼睛一霎不霎的盯着他,那眼中渴求的光芒令他福至心灵的忽然解说了一句:“这河洛镜是专门用来破阵的高阶法宝,非元婴修为不能催动……”

    “哦!”夏隐失落的应了一声,按捺下心中的失意,一马当先往身前的通道走去,心下却在偷偷估算自家乾坤袋里的家当,最终的结论是:身家太单薄,武器储备太单一,修行尚未到顶,小夏仍需努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