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医修难为

153.第153章

    第153章

    送宁白元走出挽芳谷,开启禁制后,夏隐一转身就吐出一口鲜血,隐在暗处的乌金飞出来抱怨道:“你说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死撑!”

    说完,化身云雾,裹着夏隐飞到洞府中新开的一间石室里,那里挖了一个大池子,里面装满了水月心镜湖的湖水,乌金把夏隐扔进池子里,一叠声的抱怨:“勉强越阶炼制定颜丹,伤了内腑不好好养着,还去应付你那个师兄,你以为你自己是铁打的呀?”

    夏隐闭目调息良久,才抬头苦笑道:“都是亲人,怎么着都要给他们个交待吧!”

    乌金讥笑道:“一半是假话,一半没说出来,你这也叫交待?”

    夏隐洒然一笑:“态度最重要么!”眼看乌金大嘴开合,似还有话要说,连忙闭上眼道:“你还是让我赶紧修炼恢复吧!要知道,钟无英的事还一直压着呢,寒玉师伯都派纯钧来问了无数次了,刚好趁着这段时间把这件事了了,也好安心。”

    乌金的大眼睁得差点占据了整张云状的脸:“那炼药的事你不管了?前面花了这么多心血呢!”

    夏隐摇摇头:“管理学告诉我们,一个优秀的创业者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放手,将工作交给合适的人,这样他的事业才能不受他个人的离去或归来的影响,健康发展下去!”

    乌金的脸皱成了一团:“何谓管理学?”总觉得这个小丫头知道的不是一般的多,和她多说几句话,感觉存了十万年的表情都不够用,一直都在不断开发新表情中。

    夏隐笑着摇摇头:“这个名字不重要,记住后面的内容就行了。另外,有空去关心一下小鹏学的怎么样了。养兵千日,眼看就要到用在一时的时候了!”话说,师尊以前提过的百年一度的道魔大战时什么时候开始来着,三年后还是五年后?

    ……

    钟无英有一种被软禁的错觉,自从被寒玉剑君截留在冲波岭,后面又跟着灵仙峰的几个人到了瑶山之后,最开始半年,灵仙峰那几位所谓的医修会隔三差五过来给他把个脉,问点奇奇怪怪的话,后面就集体消失不见了。

    以他的阅历来看,估计是找不到解决自己天生石脉问题的方法,羞于见人罢了。不过这一年半,寒玉剑君的弟子,那个叫纯钧的倒是经常带着一群剑修来找他,有时去猎兽,有时跑到坊市去巡查,当然更多的时候会偷偷带着酒和肉来找他喝一杯,探讨探讨修炼方法什么的。唯一的问题是,当他提出要离开的时候,纯钧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为此他给师尊发了传讯符,得到的回信是“先留着吧!”以及一句没头没尾的“她还好吗?”

    既然师尊大人都这么说了,钟无英也就安安心心的留在了灵仙门,权当放松。在去了几次瑶山晴雪谷,导致那里的妖兽看见他们几个的遁光就夹着尾巴藏起来之后,纯钧又给钟无英提供了一个新的修炼场所,接天峰的五号试练室,万道剑气的磨练,听起来就是满满的诱惑啊!

    这天,在五号试练室撑够了三个时辰,带着满身的剑伤回到自己居住的客院,正在那里清理伤口呢,就听到了敲门声,钟无英以为是纯钧(每次从五号试练室出来,这家伙就会闻风而来,欣赏他的满身伤痕),头也不回的叫了声“进来”,自己继续清理着伤口,顺便笑着来了一句:“来得正好,一会儿帮我把背上的伤口洗洗,上点药,反手上药真是累死人了。”

    背后雅雀无声,钟无英又笑道:“怎么?羡慕啊!告诉你,我今天可是在里面撑了三个时辰,就换来这么点剑伤,是不是妥妥的超过你了?”

    背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口哨声:“好!”

    “那是自然!”钟无英微笑转身,下一刻面色惊悚的将手中的布巾往胸前一遮:“怎么是你?”哪里是纯钧啊,分明是夏隐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眼下她正饶有兴味的盯着他光/裸的上半身,嘴角含着一缕意味不明的笑。

    钟无英大囧,一边忙着套衣衫,一边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一个女修,羞也不羞?”

    夏隐挥挥手,示意他转身:“这有什么好羞的?身为一名医修,比这更露的我都看过。转过去,我给你后背的伤口上个药,保证比纯钧技术精湛!”

    钟无英羞愤欲死,嘴里大叫着往一边躲:“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夏隐扎着两只手,笑得意味深长:“至于么?”

    钟无英一边手忙脚乱的系衣带,一边问:“你来干什么?”

    “身为你的主治医师,我来自然是告诉你,关于你的治疗方法,我们在理论上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现在可以考虑进入临床实验阶段!”

    这丫头说的什么玩意儿?钟无英一呆,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两根系了一半的衣带再次散开,露出古铜色的胸膛,以及上面七八道处理了一半,还在渗血的伤口。

    夏隐搓了搓手指,在职业病和强迫症的双重作用下,自动自发的上前,将他那穿了半拉的衣衫剥了下来,继续接下来的上药工作。

    止血散拍到伤口上,一阵清凉将苦思不果的钟无英唤醒,一看眼前这状况,连忙扯起衣衫左遮右挡:“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夏隐皱眉,一把抢过那衣衫往身后一扔:“男子汉大丈夫,至于吗,上药而已,又不是非礼你?”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从夏隐身后传来,钟无英一脸惊骇欲绝的表情,将双手举得高高的,以示清白。

    夏隐回身,看到纯钧一手拿着刚才被她扔掉的钟无英的衣衫,另一手指着他们两个,满脸的不可置信。当下摇了摇手里的药瓶:“如你所见,上药啊!”

    纯钧抽了一口气,闭上张开的大嘴,上前两步道:“钟兄,你还好吧?”

    钟无英羞愤交加,欲哭无泪:“把这丫头带走,我就好了!”

    夏隐鄙夷的一笑,把药瓶子往他手里一塞:“把这丫头带走了,你的天生石脉就永远好不了了。赶紧收拾收拾随我去见寒玉师伯,你的修为能不能进阶,就只能看我俩的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