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医修难为

80.第80章

    第80章

    夏隐往腿上拍了两张神行符,向前飞跃,不过片刻就觉得头顶一暗,那矮山竟然直接一步从她头顶跨了过去,拦在她前面。

    夏隐祭出青冥剑,危机当头,潜力爆发,青冥剑化出数十道剑影,朝矮山电射而去,全部击中目标,这简直就是超水平发挥。可惜……也就只是击中而已,剑影消散,如同一滴水落入大海一般,连一朵浪花都未曾翻起,更有甚者,青冥剑的本体居然被坚硬的山体反弹回来,刚好插在夏隐身前的地上。

    矮山似被激怒,又往前挪了一步,大块的泥土簌簌落下,夏隐运转木系灵力,数十条藤蔓破土而出结成一个护罩,免除了被活埋的命运。

    木灵力再转,数根藤条向矮山击去,借助反弹之力,夏隐飞速后退,谁知矮山上居然神奇的出现了一张嘴,轻轻一吸,一股强大的吸力拽着夏隐直接就向着矮山倒飞回去。

    夏隐大惊,等阶差距太大,一切挣扎都是徒劳,忍不住在心中哀嚎:爷还没看遍世间风景,竟然就要在这里被一只山怪吞了,老天爷你让我穿越一场就这意思?

    怨念还没发完,结果发现自己被摔在了地上,呃,莫非这山怪不吃肉,夏隐疑惑抬头,刚好对上一片庞大的果冻状物体,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就听“嗷呜”一声,又是大片的黄泥往下落,夏隐一手在地上猛击一掌,借力向后滑出了十来米,再次抬头,刚好看到那片黄泥正诡异的往上升,露出两大片果冻状物,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两只巨大的眼睛。

    山怪眨着大眼凑近夏隐,疑惑的道:“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故人的气息,你是谁?灵仙在哪里?”声音隆隆,仿佛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

    居然还是灵仙祖师的旧识!夏隐惊魂稍定,站起身来仰头高声询问:“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矮山尚未回答,夏隐体内忽然冲出一片乌云,飘到矮山顶上,飞速膨胀开来,不过数息时间就将整座矮山覆盖了起来,乌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该死的土麒麟,老子总算找到你了。居然不参加最后的大战,害得灵仙独力难支,害得我本体被击碎,呜呜呜,老子咬死你!”

    土麒麟在乌云的包裹下左摇右晃,不得解脱,忍不住仰天长啸,夏隐站的近,最先被波及,只觉两耳嗡嗡作响,天旋地转,连忙掩住双耳,飞退了几十里地,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乌金毕竟是重伤初愈,不能久战,不一会儿云状的身体就逐渐稀薄,变成雾状,土麒麟又再次仰天长啸一声,乌金终于支撑不住,变回拳头大小的一块乌云,不过还是停在疑似火麒麟头部的地方,一副不达目的誓不休的样子。

    就在此时,山岭外忽然传来一道女声:“尊者,可是你出关了?我可以进来吗?”

    土麒麟咕哝一声,忽然化为一个面目英俊的黄袍男子,对着禁地外朗声道:“正是!阿秀稍等!”又对着乌金道:“等会儿再和你说!”

    乌金亦步亦趋跟着:“又来这一套,逃兵,不说清楚当年的事你休想走!”

    土麒麟甩了甩袖子,边往外走边道:“想偷看人家夫妻俩诉衷情你就来,反正你这家伙猥琐惯了。”

    完全被两人遗忘的夏隐,看着土麒麟头顶着乌云往禁地外走,忍不住低喃道:“这就完了?那我到底是出去呢还是不出去啊?”

    自打来了妖族王地后除了夜深人静时悄悄出来活动一会儿,其余时间都在夏隐手腕上尽职尽责的装手镯的白白挪动了一下细长的身躯,低声惊叹:“刚才那是谁?是妖尊吗?我居然见到了万妖之祖的妖尊,哦,天哪,是妖尊哎,我居然……”

    夏隐没好气的拍了拍她的头,打断她道:“是妖尊又怎么样?你打算找他要签名吗?”

    白白美滋滋的道:“说不定我可以求他收我为徒。”

    夏隐道:“我想虎妖王会很乐意烹煮一锅蛇羹的。”

    土麒麟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又回到了夏隐跟前,问道:“你是灵仙的弟子?”问话期间,乌金一直在用云状的身体撞他的头,将自己撞得不断变形重组。

    夏隐诚实的道:“不,我是灵仙祖师隔了十几代的徒孙。”

    土麒麟皱着眉头,又嗅了嗅:“那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鸿蒙母茶树的气息?”

    “那是我在传承谷中意外得到的一根枝条培育出来的。”

    “想不到灵仙还留了后手!”土麒麟搓了搓下巴道:“你培育出几片茶叶了?给我几片炼药怎么样?”

    乌金放弃了撞头这种精神胜利法,“嗖”的一下飞回到夏隐肩头,幻化出一张人脸,怒道:“叛徒,逃兵,你休想!”

    土麒麟怒道:“死乌贼,老子都说了,当年是灵仙让我不要出现的,你再说老子叛徒,老子灭了你?”

    乌金道:“来呀,谁怕谁,你敢过来老子炼了你。”说完,夏隐觉得丹田微微一震,紫华乌金鼎脱体而出,落在土麒麟跟前,“呼”的一下长到数丈高,紫气缭绕,乌光闪闪。土麒麟似乎颇为忌惮,立刻后退了十来步。

    这才是仙器该有的气势啊!想到乌金这家伙之前一直什么说紫华乌金鼎没有恢复,不能多用,夏隐就气不打一处来。更叫人糟心的是,这货想出来就出来,连声招呼都不打,实在是太不把她这寄主放在眼里了。看来以后不能随便把他放进丹田了。

    夏隐在两人争吵的间隙,弱弱的举手问道:“两位,请问能否为我这个灵仙祖师的隔代嫡系传人解个惑,你们究竟在吵什么?”

    乌金率先回答,绕着夏隐转了一圈后道:“夏隐我告诉你,这只无良麒麟当年是灵仙的坐骑,灵仙仁厚,放他进横断山脉和同类一起生活,谁知他忘恩负义,仙界来人擒拿灵仙的时候,他居然龟缩在横断山脉不出来,害得灵仙独力难支,最后被抓回了仙界,直到现在都生死不明。”

    土麒麟大怒:“死乌贼,都说了当年灵仙派我来横断山脉给妖兽开智传授修炼之法是有原因。最后,也是他不让我出来参战的。”

    “什么原因?有种你说出来!还有,你说是灵仙让你躲起来不要参战,我天天和他在一起,怎么不知道?”乌金气势如虹,咄咄逼人。

    “对着一只鼎有什么好说的?”土麒麟立刻还以颜色,又看了夏隐一眼,不耐道:“至于派我来横断山脉的原因,有人族在这里,不好说。”

    乌金道:“夏隐传承了灵仙的鸿蒙母茶树,不是外人。”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热闹,夏隐听得直摇头,忍不住大叫一声:“别吵了!要么你们就打一场,胜的那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不想打,有这时间吵架,还不如去找人证物证呢!”

    乌金扭过云状的身子,恶狠狠的对夏隐道:“废话!都过去这么久了,哪还找得着啊?”

    土麒麟不语,呆呆的看着夏隐,半晌后忽然一击掌道:“我想到了。小丫头不是传承了灵仙的鸿蒙母茶树吗?只要她将灵仙的道法修炼到极致,就可以唤醒母茶树内沉睡的一点真灵,到时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白天有位朋友回国去见了一面,导致更晚了,这个还能算24号的那一章吗?本以为放假了就可以多写一点,偶尔也来点爆发啥的,结果发现还不如学期中生活规律呢!让票票和点击来得更猛烈些吧!不然我都没有写下去的动力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