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医修难为

32.第32章 闯祸了,跑吧(4)

    妙微真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以金丹修士之尊将加固药园禁制这等低级任务做足了一个月,并不负夏隐所望的表示,些许小事不用报酬,后续如有问题,欢迎随时找她。

    夏隐将脸上的歉疚之情夸大了三倍,对大师兄表示:这般麻烦妙微真人,真是不好意思,不如由大师兄出面,带着其余几人请妙微真人吃顿饭表示感谢。于衔玉思量再三觉得应该没什么阴谋,便点头同意了。

    为了体现心意并吃出气氛,夏隐提出了烛光晚餐的创议,指使李明威务必淘到俗世中人才用的红烛若干。

    答谢宴当日,夏隐向师尊表示,弟子们在一起吃吃喝喝,师尊在场难免放不开,于是提前做了几道精致小菜并两壶高价购得的灵酒请师尊带上去鸣剑峰找寒玉师伯。李明威给沈霄晖送了一本李家商会收到的神秘的“音攻秘籍”,沈霄晖当即表示心有所系,遗憾缺席当天晚宴。

    酒席摆在于衔玉的居所(其余几人的居所忽然间乱的不能见人了),夏隐等三人略陪了几杯便各寻了个借口出来了。然后有志一同的趴在篱笆外的灌木从中等待结果。

    高崔巍悄声道:“小八啊,你到底把迷幻散下在哪盘菜里了?吓得我刚才都没敢动筷子。”

    夏隐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笨!怎么能下在菜里呢?万一到时有人没吃那道菜怎么办?我把药粉藏在蜡烛里啦,所以才急着拉你们出来啊,估计这会儿药粉都该起效了。”高崔巍和李明威钦佩的朝夏隐竖起了大拇指。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窗户上忽然出现凌乱摇晃的身影,李明威大惊,忍不住道:“完了,打起来了。莫非他们两已经因爱生恨了?”

    高崔巍升出蒲扇大手,用力将他昂起的头摁了下去,低声道:“闭嘴!”

    少倾,烛火熄灭,人声杳然。三人互视一眼,夏隐拧眉:“到底怎样了?要不靠近点听一下。”正待起身,左右两肩被两位师兄摁的死死的。高崔巍一脸不赞同:“你一个小姑娘知不知羞?”

    夏隐瞠目,不就是听个洞房花烛夜的墙角吗?有什么不好意思,想当年黄一刀还在医院的更衣室近距离观察过真人版呢。当年她面不改色的路过野鸳鸯身边,光明正大的换完工作服,出门后听到里面风云再起,故意重新推开门,大喊一声“谁在那里?”从此以后,更衣室重新成为功能单一的更衣室,科室里多了一个让她随叫随到的小护士,十六楼的男科多了一位神秘病人,每每在下班之时才穿着白大褂、带着大口罩去找最著名的老专家看病,还从不挂号。

    不过,师兄们道德底线高,终归是件好事不是?夏隐无奈,只能不停的扫视门口,窗户以及房顶,确保没有人跑出来。约莫又过了半顿饭的时间,看里面还是一点动静也无。

    高崔巍率先起身:“估计事成了,咱们回去吧!”夏隐斜睨了他一眼,暗暗琢磨:不知道五师兄这是纯推测呢,还是经验之谈?三人互相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的各自回房了。

    夏隐哼着荒腔走板的小曲儿,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居所踱过去。灵仙门内因为禁制之故,常年风和日丽,气候宜人,此时柔柔的晚风拂面,令人神酥骨软,不经意间抬头一看,竟是满月之夜,人月两团圆,真是好兆头啊!

    大师兄曾经修到过金丹中期,寿元本有一千多岁,即便后来境界跌落又重修,但经过师尊的调理,活个八百多年应当没有问题,如今他才不过六百岁,便已过得像个清心寡欲的老僧。还有两百年的时间呢,难道也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夏隐可不赞成,生命意义在于多姿多彩的每一天,而不是用日复一日的灰暗日子积累出一个表示长寿的数字。此次出手帮助大师兄和妙微真人这对有情人跨出那一步,虽说手段欠光明了些,但心意和结果是好的,也算得上是功德无量吧。

    带着对自己的无限赞赏,夏隐躺在床上兴奋的翻来覆去,明日大师兄会如何感谢我呢?会不会如俗世间一般给个谢媒红包?想到开心处,夏隐忍不住拿被子捂着头呵呵直乐。

    “嘎”的一声,笑声忽然哽住。大师兄最讨厌我用药,说不定明早起来要秋后算账,要是这样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夏隐吓出了一身冷汗,坐在床中间设想最坏的结果。师尊和师兄都是宽厚人,所谓惩罚不过就是面壁思过外加罚抄门规。只是多年前,有感于寒玉剑君嘲笑他罚人的技术多年没有长进,师尊在形式上略略创新了一下,要求犯错的弟子在竹木简上刻门规,还不准使用灵力,纯靠腕力。不过竹木简储存不便,且易引起火灾,于是两年后改在金属板上刻门规。

    大师兄去门派执事堂一下定制了数百块用于刻门规的金属板,冲盈真君闻讯而来,表示金属板都是用炼器材料炼制出来的,灵仙峰为门派创收有限,不应如此耗费材料,建议夏隐等人将门规刻到禁闭室的墙上,既起到了惩罚之效,还能方便其他入禁闭室的弟子学习,一举两得。

    寒玉剑君表示十分赞同这个主意,还说等禁闭室里刻满后,她可以帮助削平一面山壁,到时可以让夏隐等人去做摩崖石刻,时时提醒全派弟子学习门规的重要性。

    夏隐仔细想了想这些年来的犯错频率,结论只有两个字:太高。貌似接天峰上三十个禁闭室的墙上外加天花板、地板都差不多快刻完了。如果明日大师兄恼羞成怒,搞不好夏隐真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上几个月的摩崖石刻。

    作为一个有志气有理想的女青年,这么丢面子的事,说什么也不能让它发生呀?那该如何破解这一局呢?

    托腮沉思时,双眼无意识的扫过床头小几上的乾坤袋,顿时心下一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留下有风险,不如去南境。在背景强大的毒舌二人组的照拂下,平安度过三十年应该不是梦,三十年后再回来,搞不好大师兄都儿女绕膝了,自然不好意思再寻她的晦气。

    夏隐坐言起行,立即开始收拾随身物件,将防身保命的东西一股脑儿塞进乾坤袋,悄无声息的溜出房门,走出灵仙峰禁制之前,还是抵不过良心的叫嚣,给五、七两位师兄发了个传讯符,大意是此次行事貌似有些过火,大师兄有可能天明后算账,小妹我先行一步,两位哥哥看到传讯也赶紧开溜吧。

    一路狂奔到灵仙门山门,见远处一队巡逻弟子过来,夏隐一个急转弯找了棵最近的树藏了起来,丫的,竟然忘记了夜间出山门需要令牌。正焦虑间,一股柔和的灵力将自己托起缓缓上升,来到一眉目温婉的素衣女子面前凌空而立。

    呃?做人果然不能太随意,否则报应就在眼前。比如眼下,前脚刚把人家的三弟子送上自己师兄的床,后脚人家师傅就来讨公道来了。夏隐闭目抱头,蹲下来蜷成一团,肢体语言表示,要打要骂随意,但请不要打脸,夏小医师还要见人呢。

    玲珑真君掩唇轻笑,声如银铃,悦耳之至:“想下山?”夏隐垂着头点了几下。

    “本座送你出去如何?”

    啥?夏隐猛的抬头,杏仁大眼里写满疑问:“不用报酬?”

    玲珑真君长叹一声:“妙微和衔玉那孩子,我是很看好的……”

    夏隐瞬间满血复活,眼前这位可是符阵双绝的元婴真君啊。帮她突破门派禁制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那简直就是举手之劳。当下谄媚笑道:“能为师叔分忧,是弟子的福分。还请师叔高抬贵手,送弟子出山门吧。大恩大德,弟子永生不忘。”

    夏隐只觉身子一轻,呼呼风声中悠悠传来一句“你可得记得今日的话。”睁眼时,已在山门之外。

    玲珑真君朝自己左侧看了一眼,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约五十丈开外的一处半空中,忽然出现两道人影,正是本应在鸣剑峰小酌的寒玉剑君师姐弟。

    寒玉剑君似笑非笑的看了明景真君一眼:“现在放心了!”

    明景真君叹息:“都怪我当初犹豫,耽误了衔玉和妙微两个孩子,如今小八解决我心头一件大事,理当奖赏她。但身为她的师尊,总不能鼓励下药这种下作手段吧。好在这孩子机灵,还知道跑……”

    寒玉剑君白了他一眼:“他俩要是我徒弟,早八百年我就给他们完婚了。结果你们两呢?一个非要假装贤淑搞什么女子不可主动,一个非要说什么万事随缘,要不是小八主意多,那两个孩子不被你们给害了,随缘,随缘,要是事事都随缘,我们还修个屁的仙……”寒玉剑君越说越生气,遁光一闪,留下明景真君自回鸣剑峰去了。

    明景真君目送那潇洒的背影远去,将胸前的长须捋了又捋,如果不时时提醒自己随缘,又该如何在这几千年的岁月中熬过那求而不得、相思不果的疼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