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第18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18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她看着满室的诡异,惊恐万分地说:“什么人?出来!不要在暗处装神弄鬼吓唬人,我,我才不怕!”

    恰时,窗外又响起一声轻悦而悠长的狐鸣,朱梓言机械的转过头,缓缓看去左边斑驳的白墙上,那扇高高且有些窄小的窗口。

    不由,惊愕的张了张嘴。

    窗外,淡薄的云烟飘散,那只蜷缩着身子栖息在紫薇树上,额前印有赤色云纹,却浑身雪白的九尾狐狸,赫然显得十分扎眼。

    它九条蓬松的尾巴随风轻摆,在血色的月光下泛着流光溢彩,当那双慵懒的金色眼睛闪着浓浓寒光,漫不经心的看过来,时竟似妖娆的美人一般凉凉一笑,眸中飘过一缕细碎的流光。

    朱梓言顿时吓得两眼一翻,栽倒在冯锦倾怀里晕了过去。

    耳边一阵细碎的银铃声响起,带着缥缈的曲音。

    当整个人浑浑噩噩似朵流云般飘落到散金桥中央,朱梓言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眼前浓重的迷雾透着一股薄薄的迷迭香。

    她伸手挥了两下,朝前走了几步,手腕上,脚踝上的银铃铛叮当作响。

    于是,朱梓言低下头诧异的打量了一番自己。

    此时,一身修身艳红长裙,腰间还系着一圈银铃,脚上一双绣着玫瑰,点缀圆润珍珠的红色绣花鞋,在月色下闪着晶莹的光晕。

    这粲然如烟火,红如烈酒的装束,怎么有点几分江湖女侠的风范。

    她抬起双手,长袖上的几缕长带飘飘,摸了两下头发,原本的波波头,竟然变成及腰的长发,还梳着高高的马尾辫,发间插着两枚金步摇。

    朱梓言惊愕的瞥了眼,垂落在右耳际的红流苏,喃喃地自问,“怎,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又做梦了吗?怎么,怎么可能?只是,此时的梦里又会出现什么怪诞离奇的事情?”

    接着,抬起头看去四周,又壮着胆子地喊,“哪处来的妖魔鬼怪,在此戏弄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不快快滚出来!”

    话落,散金桥上浓如烟尘的迷雾逐渐向两边散去,漆黑如墨的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耳畔陡然响起一串忽远忽近的孤寂箫声,正是之前听到的那曲《广陵散》。

    朱梓言左右张望了几番,冷然地说:“是何人在吹箫?为何只敢躲在暗处故弄玄虚?”

    为何又是广陵散?这平日最爱听的古琴曲,此时竟然有些毛骨悚然!

    香樟树下,忽然亮起一盏盏漂浮在半空中的细长红纸灯笼,灯笼上用金漆提着风月无边的唐诗宋词元曲明清,笔法苍劲有力,尽是些歌颂爱情的佳句。

    细细瞧去,只见眼前的四盏红纸灯笼上,好像提着的都是纳兰容若的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空中似传来一道微不可闻的叹息声,青葱的树叶同时也无风而动,整个静谧的地方都透着浓浓的诡异。

    朱梓言哆嗦着嘴唇,往后退了两步,喃喃地问:“是什么人,在这里卖弄风情,还,还不快点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